笔趣阁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左旋拓荒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左旋拓荒

  宇宙无垠无际,飞向结集星系的众多生命激烈战火,只是宇宙中极为渺小的一点。

  即便扩大至整个超星系,也不过是宇宙的一隅之地罢了。

  如果从更遥远的星球上遥望漫天的星辰,这里的战争大约连个浪花都不能得算上。

  然而就像宇宙的膨胀一样,宇宙中的每一个点都仿佛是一个个中心,其他一切星系物质都远离自己而去,而每一个生命它正存活的地方,正感知世界的地方,便是它自己此时此刻生命与感知的中心。

  不经过彩虹桥,所有生命包括灵生命,在宇宙天文尺度的限制下,其一生,也只能活动在宇宙中的一个可能连浪花都算不上的极小范围之内,而遥远世界的意义,仅仅存在于观看那里过去发生过什么。

  但这个极小的范围,却是无数生命终其一生的意义所在之地。

  星空生命尚且如此,地面生命便更是如此,正常情况下它们连自己的诞生星球都离开不了。

  相比楚云升召集下的各方生命激烈竞争的战场,左旋一方的战场基本由地面生命组成。

  星空中无数生命飞向召集之地,从外面抢占该阵地的时候,左旋同样开始由彩虹桥里面抢夺阵地。

  看起来,它们似乎要简单许多,只要找到对应的降临点,很快就能极快地抵达。

  但它们的难度恰恰就在这里,甚至远超外面此时激烈竞争导致的杀戮。

  它们不显得那么激烈与辉煌,但它们连接起来的过程跨度太大太久,如史诗一般塞满历史的长河。

  不是每一个降临点都存在于行星之上,也不是每一个每个具有降临点的行星都合适哪怕一种生命存活,更不是每一个合适生命存活同时又具有降临点的几乎完美行星就一定仍然还存在生命。

  甚而至于,在极限完美的情况之下,就连生命都存在了,也可能出现这些生命早就不再向降临点提供可供降临的生命了。

  没有可供降临的生命,非灵生命完全不可能通过这个降临点再降临,即便是灵生命,没有降临体提供的记忆体,想要精准找到出口也是困难重重。

  而这些困难都还不是最难的,对左旋而言,此时最难的是在错综复杂且极为危险的彩虹桥里,找到217号星系所对应的降临点记忆体。

  这是一个极为浩大的工程,否则即便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左旋也不至于这么久了,只能控制或者了解本超星系中有限的异点星系。

  对于左旋而言,它就像是一个拓荒的过程,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与漫长的时间,神使的出发,仅仅是这个过程的最后关节而已。

  寒灵主就做过这样的事情,左旋有近乎标准化的拓荒探索规定与方法,以灵为拓荒探索的神使是最基本的要求。

  其他生命是做不到的,常见的无生命降临点就会将其他生命神使统统排除出去。

  相比新神国,左旋冲入本超星系的绝大部分灵生命都有过神使的经历,就像寒灵主一样,它们早就对进入者在选择上的安排。

  同样,这也是这里的左旋众灵为什么能够在“短时间”里,通过降临点掌控许多异点星系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找到能够掌控的异点星系虽然难,但可以根据左旋已掌握的情报,再随机的尝试,只要有成功的星系就可以算一个。

  可要在复杂的彩虹桥里找到一个特定的降临点记忆体,就像大海捞针一般困难重重。

  217号星系在星空众的位置很好确定,耗费一些时间,倒退它过去的历史位置也不会太难,但要对应上彩虹桥里的记忆体就成了极大的难题。

  217号星系上并未发现仍繁衍的生命,那么根据左旋拓荒探索的方法,要么寻找到最直接的最底层记忆体,要么找到以前去过那里的生命还残留的记忆,要么去找该星系以前或许存在的生命时候,它们使用过降临后留下的记忆等等。

  第一个基本不在考虑之列,难度之大难以想象,后面的大部分是“体力活”,有时候还要加上运气的成分。

  彩虹桥里乱七八糟的记忆体太多太多了,许多还充满了即便是灵生命进去也极具危险的记忆体,要从自己所在的降临点出发,找到目标记忆体,其中可能还要经过许多记忆体链接,难度激增,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唯有大范围大数量的试错。

  换句话说,便是用无数的生命进去探路,进去送死。

  使用星空生命进去探路自然有好处,但使用成本太高,效率便显得低下,地面生命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经过不断地尝试发现,星空生命进去之后,它们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出现对彩虹桥本身的关注超过自己的任务。

  而使用地面生命就没有这个烦恼,它们常常连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以为自己是穿越了时空到了异世界。

  左旋的灵主只要事先对它意识思维加以影响,让它冥冥之中觉得自己神选之子之类,又或者,该左旋灵主以自己的形象映射,给它佐以“帮助”,等等,让它能够在它前往探索的记忆体中存活更久的时间。

  最终,要么它被记忆体中的推演生命杀死,要么被彩虹桥本身抹杀,万一它在某个记忆体中发现端倪,或者侥幸存活,左旋灵主自然不会冲上去补上一刀,反而会更加高兴,加以更好的培养,然后将它引导向更复杂与更危险的记忆体去探索新的“世界”,榨干它一切价值为止。

  意外总是会有的,但左旋不在乎。

  能够从作为拓荒神使的左旋灵主掌控中逃脱出来的极端意外现象者,也只能在庞大的左旋面前东躲西藏,瑟瑟发抖,或者认命地继续干活。

  对未知的星空通过彩虹桥去探索,绝非一个两个灵生命就可以办到的,只有左旋这样的庞大神国才能有这样的能力。

  它需要大量的记忆体情报汇总,需要很多的神使灵从不同的降临点出发,利用地面生命探索带回的情报进行归纳分析,跨星空大范围的协调,等等。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有时候只能发现一个很久前某个生命前往过该降临点的记忆体,但要进入这个记忆体,反而要在很远远的其他超级星系某个降临点那里才行。

  两者在星空相距极为遥远,靠航行过去完全不可能,飞死灵生命都做不到,而只靠降临点的话,没有左旋这样丰富的降临点掌控资源,即便从彩虹桥里面也找不到路径过去。

  没有左旋神国这样横跨遥远星空的超大范围调度能力,从而根本无法进入这个记忆体,后面的一切就没法谈论了。

  想要将217号星系降临点有关联的记忆体搜索出来,对这里的左旋众灵来说,即便经验丰富,难度也非常大。

  或许该降临点有关的某个记忆体的确存在,但它是由来自本超星系之外的降临点映射而来,失去本超星系之外的神国体系支援,它们就永远找不到这个记忆体。

  当它们失去整个左旋神国的体系支撑,即便它们在本超星系占有优势,一切都变得复杂与艰难起来。

  星空之外,楚云升召集的众多生命有的也许要飞行上千万个乃至上亿个地球年才能到达217号星系,但对左旋众灵而言,它们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近乎同等时间内,送数不清的地面生命进入彩虹桥不断地进行探索。

  这些数不清的地面生命所经历的人生与历史,连接起来,谱写在时间长河上,成为极为悠久的漫长史诗。

  而它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它们一代接着一代,一个接着一个,数之不尽,漫长无比,仅仅只是为了一次灵战而做的准备工作而已。

  这还是楚云升在这一隅之地发动的一次灵战,不过是星空中的一个微小浪花,而两大神国的神战,就连寒灵主与愔灵主都认为自己作为灵主可能也只不过是其“历史过程”之一罢了。

  如果再放到本超星系的两大交战方,时间与历史跨度则更为可怕。

  皆灵主自上一次灵战退走后,经过最近的左旋控制星系降临点,到达另外一个备用任务星系已经很久了。

  它很好地解决了一些与楚云升有关的问题,即便面对特使的询问,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在这个可控异点星系,它已待了很久很久了。

  由于异点星系本身的问题,它花费了上百万个该行星年,才将这个行星的物理环境小心翼翼地改造为合适大量拓荒所需生命可以生存的环境。

  换做其他正常行星,作为一个灵,它随意就能做到现在程度,但在异点星系,它不得不小心谨慎。

  这个异点星系条件远远没有它原任务的星系好,否则也不会作为备用,现在它也没办法,只能将就用这里。

  改造环境换了上百万年,也不过只是后续任务的一个零头。

  拓荒生命在它的隐秘控制下,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科技永远停滞不前,历史永远每隔一段时间被它清零重来,反反复复,比愔灵主擦除航迹还要无聊地重复着这些工作。

  这些工作可以交给星空种族的自动程式去控制,但皆灵主仍需要时刻在降临点汇总探索情报,一刻也不能停止。

  到如今,它早已懒得去计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了,时间对它此时而言没有多大的意义,只要它的生命仍然足够悠久,它只会关注哪些事情已经发生,哪些事情正在发生,以及这些事情的发生次序。

  它的运气也并不怎么样,迄今为止,它弄进降临点的拓荒生命死后的尸体如果没有处理掉而是堆积起来的话,怕是整个行星都要密密麻麻地被堆满,且可以形成无数高山峻岭。

  但可惜,一个有价值的记忆体都没有找到。

  它“工作成果”的唯一价值就是给其他左旋灵主提供参考——某个记忆体没用。

  不过最近几百年它的运气似乎回来了一点,八百年前它送入降临点的一个拓荒生命出现了“意外”,接连几次从彩虹桥自身抹杀中及时地成功逃生,现在已成为皆灵主主要培养对象。

  它倒是不怎么吝啬,通过借用左旋规定中常用的例子,教会了这个意外生命许多修炼之法——它实在是懒得自己创造新的形象与形式去欺骗这个意外生命,保持让这个生命以为自己是神选之子之类的事情。

  反正左旋规定中所举出的例子有很多,直接拿来用就好了。

  就像不久前,它没办法偷懒了,只好自己进一次降临点,顺着一个个记忆体,追踪到这个意外生命正闯入的一个记忆体,临时帮它解决了一次危机。

  临走的时候,它一再对这个意外生命强调:因为某个非常可怕的原因,自己出现的机会有限,出来一次就少一次,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出现。

  当然它也不忘按照左旋规定中的例子,告诉这个意外生命,它是自己全部的希望之类的话。

  它可不想频繁进来帮这个意外生命解决没什么价值的危险,对这个意外生命的重视,它的思路和其他做过神使的左旋灵主稍稍有些不同:它更喜欢这些意外生命的运气。

  然后没多久,它就再次去解救这个意外生命。

  这个意外生命逃到了一个新的记忆体中,一进去便触发了大量危机与警示。

  皆灵主跟着它的路线,只好再紧急出现一次。

  而这一次,在极为漫长的拓荒工作中,它第一次兴奋与紧张起来!

  在这个战火纷飞的记忆体中,它终于看到观察星空的角度,疑似就在217星系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