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神秘与人体研究会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神秘与人体研究会

  斯塔夫惊奇大陆杂志社的社长办公室内,作为社长的斯塔夫已经完全被手中的这份研究资料给吸引住了,为此他拒绝了所有的访客,就是为了专心致志的阅读这份文稿。

  虽然斯塔夫惊奇大陆这只是一份专门刊登一些满足普通人猎奇爱好的神秘学期刊杂志,用学院那些傲慢者的话来说,就是不入流的地摊货,但杂志社的社长斯塔夫却拥有着另外一层非同寻常的身份,他是神秘与人体研究会的审稿员。

  神秘与人体研究会是挂靠在知识之灵教会下的一个专门从事神秘学和人体研究的半公开会社,会社成员并不是很多,但都是知名的学者,并且在每个大城市的学院中都设有分社,拥有不低的影响力。

  研究会每个月都会在不同的学院内刊发一本神秘与人体的杂志,杂志内容主要是一些和神秘学和人体学有关的学术文章。

  只不过碍于一些限制,刊发的学术文章涉及神秘学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和考古、历史之类的学术有关,至于人体学的文章也大多都是一些涉及医学、解刨学甚至人体美学之类的文章,真正同时涉及神秘学和人体学的学术文章并不是很多。

  斯塔夫作为内部主要成员之一,他很清楚研究会每个月之所以会刊发这本基本上赚不到钱的学术杂志主要是为了筛选和寻找合适的新成员,而他这位审稿员的任务就是在无数投稿中找出有潜力成为伙伴、又不会给研究会带来麻烦的新人。

  虽然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很少有成果,在他担任审稿员的这几十年中,经过他的手被发掘出来的新人不到二十人,所幸这些人最终都通过的研究会的审核,成为了研究会的正式成员。

  在研究会的众多审稿员中,斯塔夫还算幸运的,因为他所在的西望洋角港宗教气氛并不如大陆中部、北部和东部地区那样浓厚,加上西望洋角港又是远洋港口,所以这里经常会从远洋水手哪里接触到一些新大陆的新思潮,从而使得港口整体氛围更为开明,而非保守,对于各类事物的宽容度要高很多,所以他刊发一些有些越线的文章也不会遭遇太多刁难或者危险。

  而那些身处在宗教气氛浓厚地区的审稿员可就不那么幸运了,这些审稿员虽然因为自身身份或者知识之灵教会的原因,拥有一些自我保护力,但他们依然需要小心谨慎的审核任何一篇公开刊发的文章,招募新成员更是要比其他地区严苛百倍。

  因为过去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审稿员招募的新成员是某个保守教会的异端追捕者,这名异端追捕者在成为研究会成员后就搜集到了不少研究会成员的资料以及一些涉及教会异端的行为,进而被其抓住了把柄,而涉及到这些把柄的成员要么被当成了异端追捕,要么直接被抓起来,在公共广场上点燃成了火炬。

  “这篇稿子有问题吗?”在办公室内,还有一个学者打扮的中年人看到斯塔夫认真读完手中的稿子,然后放在桌上,陷入沉思,便不由得询问道。

  也难怪中年人会这样,因为这篇稿子是他推送的,并且稿子的撰写者也被他看重,打算在下一个聚会中,将其推荐给研究会,招募其为新成员。

  对于他们这些审稿员来说,审核学术期刊的稿件只是次要任务,招募新成员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而每成功招募一名新成员,审稿员能够获得的奖励也就越多,像斯塔夫这样成功招募到了将近二十名新成员的审稿员,在研究会的话语权几乎不比一个地区负责人差多少,并且每年的奖金数额也非常惊人,几乎可以维持极为奢侈的生活了。

  中年人名叫埃里克·琼森,也是斯塔夫推荐加入研究会,只可惜他的才能有限,除了早期在人体研究上作出了一些足够引人注目的成果以外,之后二十多年就再也没有任何建树了,不过他依然凭借早期的研究成果成为了西望洋角学院解刨学的主任导师,并且还成为了研究会的审稿员。

  只是就如同他担任的导师工作一样,他的审稿员工作也乏善可陈,几乎没有太多建树,在发掘新人方面更是一无所获,这也使得他本人感到了焦虑,以至于他在发现了一个可以发掘的新成员后,便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斯塔夫,希望凭借斯塔夫的经验来判断这个新成员的成色。

  “虽然文章绝大多数内容都是建立在公开资料上的猜想,但这些猜想并不是毫无根据的,而且如果他仅仅是凭借这些公开资料就完成了整个古王国骑士有过人体改造的推测,那么他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天才。”斯塔夫一边作出了他的评价,一边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朝埃里克递过去,说道:“这是昨天刚刚送来的卡里墓穴群发掘报告,你看看吧!”

  埃里克接过文件快速的翻阅了一遍,脸上的表情也逐渐被震惊所取代,还没有将文件看完,就迫不及待的起身将那份学术文稿拿起来,和手中的文件对照了一起来。

  “你也感到很震惊吧?”看到埃里克的表情,斯塔夫笑了笑,起身走到酒柜旁,给自己和中年人分别倒了一杯酒,说道。

  “几乎一模一样!”埃里克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斯塔夫递过来的酒杯,一口将杯中酒喝掉,才压下了心中的震惊,随后他略带疑问的说道:“他会不是是事先……”

  “不可能!”斯塔夫摇了摇头,说道:“发掘现场被严密保护起来,没有任何教会接触过,报告也是通过特殊渠道送到我手中的,整个研究会只有不到十个人看过这份报告。”说着,他停顿了一下,说道:“看来你真的发现了一个天才,现在唯一需要确定的就是他的身份是否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就在下次聚会的时候把他带过来吧!对了,你还没有说这人是谁,我认识吗?”

  埃里克回答道:“您应该认识他,但可能不熟,就是昨晚宴会上……”

  不等说完,斯塔夫就露出了恍然之色,道:“喔,是那位和内马尔争辩的外国学者吗?”

  “是的,他是刚刚来西望洋角定居的外国人,自称曾在中央王国地区罗德公国学院就读过,听口音的确有中央王国地区的口音,只是我们在中央王国地区的学院中并没有分社,所以也调查不出他所说的身份是真是假,不过……”埃里克说着话,稍微迟疑了一下,道:“不过我觉得他所说的身份应该是真的,就算去调查也绝对调查不出什么问题来,但他本人的身份却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来自中央王国地区。”

  “这话怎么说?”斯塔夫疑问道。

  “因为我无意中听到了他用新大陆欧特联邦语说了一句新大陆的谚语。”埃里克颇显自傲的说道:“您应该知道我在欧特联邦方面的研究深度,如果不是涉及教会禁罚法令的话,我甚至可以公开宣称在对欧特联邦了解程度上,整个源大陆能够和我相提并论的人不超过十个。我可以非常肯定,那人所说的欧特联邦语非常纯正,我所说的纯正并不是那种极为正式的官方欧特联邦语,而是那种带着地方口音的纯正欧特联邦。”

  就如同其他接触教会禁忌研究的学者一样,斯塔夫也同样对欧特联邦心神向往多年,认为那里肯定是学者的天堂,他的愿望就是在死前能够前往欧特联邦,让自己埋骨在那个没有教会的土地上,只可惜他始终放不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远渡重洋去往陌生的新大陆。

  在他的抽屉中有一个盒子装满了他买的船票,几乎每一艘前往新大陆的远洋轮船停靠在西望洋角港的时候,他都忍不住会买一张船票,但却从来没有勇气使用它,久而久之就已经装满了好几个盒子。

  所以在听了埃里克的话后,斯塔夫立刻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忍不住问道:“你怀疑他是来自欧特联邦?”

  埃里克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我已经用真理天平对他进行过测试了,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教会的特征,反倒是他手腕上带着一件禁忌物,真理天平也无法确定那个禁忌物是什么,反馈信息是超出分析范围,就和……”

  “就和起源物一样,对吗?”斯塔夫立刻激动的问道。

  埃里克点头承认道:“根据我的判断,就算不是起源物,但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教会绝对不会把这种禁忌物拿出来,而对教会了解的人也绝对不会把这种程度的禁忌物直接带在手上,所以只有对此一无所知的人才会作出这种事情来,我所能想到的只有从未和教会接触过的欧特联邦学者才会犯这种常识性的致命错误。”

  “是的,你说得有道理。”斯塔夫给自己再倒了一杯酒,喝下后,作出决定道:“明天我在家中召开一个神秘学和人体学爱好者的小聚会,除了找来一些在我的杂志上投稿的业余爱好者以外,也会把其他人召集过来,到时候你就把他带过来,我们所有人重新审核一下他的状况,只要没有问题,你在下一次聚会中作为推荐人,把他推荐给研究会吧!”

  埃里克闻言,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没有再在斯塔夫的办公室多做停留,直接起身,离开了斯塔夫的杂志社,上了等候在门口的马车,朝车夫说了一个地点,便急匆匆的朝着学院方向驶去。

  很快马车就来到了位于医科校区边缘的一条街道入口处停了下来,埃里克下车后,就走了进去,直接进入到了位于入口处不远的一个有着中央王国风格的小酒馆内。

  因为是白天的远古,小酒馆显得有些冷清,只有靠窗的位置才坐着几个人。

  埃里克的视线在酒馆内扫看了一眼,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径直来到了位于靠街窗户旁的一个小桌子旁,坐在了正在看书那人的对面。

  “雷欧先生,您的稿子已经通过了,并且我还想邀请您参加一次神秘与人体杂志社社长召开的聚会,主要是一些对神秘学和人体学有兴趣的爱好者参加的小聚会,您也可以借此认识一下民间的爱好者,虽然他们在学识方面无法和你我相比,但却也能够经常弄到一些好东西,多接触一下他们不是坏事。”

  雷欧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然后朝侍应招了招手,示意给埃里克一杯酒,跟着说道:“埃里克教授,我的确愿意参加这样的聚会,但我对西望洋角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参加这样的聚会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神秘学和人体学这东西很容易就会因为触犯教会的禁忌,被指责成异端。”

  埃里克解释道:“这个您请放心,这次聚会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因为到时候圣祷院的院长大人也会到场,我想应该没有人会指责圣祷院院长参加的聚会是异端聚会吧?”

  雷欧没有再说其他的,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埃里克又说道:“到时候,我会去接您参加聚会。”

  雷欧问道:“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只需要带着脑子和嘴巴去就可以了。”埃里克开了个玩笑,但很快就觉得这个玩笑有些不合时宜,又收敛了笑容,继续解释道:“到时候,您可能会遇到一些学者提出一些刁难的问题,您只需要按照您的想法回答就可以了,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明白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到时候再见。”埃里克见事情已经通知完了,便站起身准备离开,只是在站起身的时候,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您之前不是说想要研究宗教史,但找不到足够详细的资料吗?”

  雷欧承认道:“是的,市面上的资料很难找到,学院方面大部分有用的资料也都只对导师开放。”

  埃里克像是在抛出诱饵一般,说道:“这次召开聚会的斯塔夫先生也是一位宗教史的研究专家,在他的家中收藏了一本初版的神学大全,那是市面上最好的研究宗教史的资料,您如果能够通过审核与考验,那么您就有机会能够借到那套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