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炎传 > 第54章 援冰宫(四)

第54章 援冰宫(四)

  在孤岛后山暗礁处偷偷探出头,神识扫过四周,没有发现异常,林炎窜行在乱石之间,依仗金蛇和神识,不疑会被敌人先察觉自己的行踪。

  凭记忆,林炎很快找到原火祝的住所,小心探查情况。

  自从林炎将海底珍宝清扫一空,混沌***已难有所得,不得已,火祝只能将火氏器庐搬离这座孤岛,安扎到离海集。岛上已几乎无人。偶尔看到走动的女子皆是侍女打扮,想来是舞阳安排过来服侍、看管冰清儿的。实力有高有低,但应该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

  “小金,感觉如何?”

  “不好,有危险。肯定有高手坐镇这里。”

  林炎查探不出,金蛇只能通过直觉感知到危险,那此人的实力定是高出他们甚多,难道舞阳没有离开?

  “小金,危险来自那间屋子吗?”林炎手指点了点最里间那间屋子,种种迹象分析,冰清儿应该就在那屋里。

  “不是,大哥,是前面一间。”

  林炎皱眉:那是必经之路,自己潜行过去想不被察觉,很难!

  “大哥,我去,他不可能察觉得到我的。”心神相通,金蛇知道林炎的难题所在。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你去……也好,通过冰蜃,她应该知道你的存在。小心点。”

  “放心,大哥,只要她行动不受限,自己走出来,我们就有机会带她走。”金蛇离开林炎,小心窜行过去。

  屋里,冰清儿愁眉不展枯坐床沿。舞阳突然离开,肯定是玄老在行动,他担心玄老的安危。舞阳的实力,她有体会,确定已不在武圣范畴,玄老不是他对手。即便前屋的鸠脸婆婆,实力也只是稍逊玄老少许。但愿玄老不要硬来,护我冰宫传承为先。我……大不了一死了之,他又能拿我怎样。

  “嗯,黑蛇?……是林炎的黑蛇吗,他上岛了?!”突然看到游进屋内的金蛇,冰清儿大吃一惊,又很快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以防被鸠脸婆婆察觉。

  金蛇游至冰清儿脚边,同冰清儿对视。

  冰清儿常年同冰蜃生活在一起ꓹ 能分辨得出金蛇的善意。张口无声,慢慢唇语道:“他上岛了?”

  金蛇点头。

  “你们快走吧ꓹ 舞阳回来谁都逃不了。也告诉玄老,不要再来救我ꓹ 另立宫主ꓹ 将冰宫传承下去。”

  金蛇只是看着她,没有动弹。

  冰清儿以为金蛇不明其意,挥手示意它赶紧离开。

  “冰姑娘,起身啦,需要什么跟我老婆子说。”外面ꓹ 鸠脸婆婆听到动静,问道。

  “不需要。”冰清儿冷冷答道。

  外面ꓹ 脚步声响起ꓹ 向这里行来。

  金蛇警觉ꓹ 寻找藏身之所。

  冰清儿深处左臂。

  金蛇会意,窜进冰清儿衣袖之中。

  门开ꓹ 一个老太婆走进屋里ꓹ 双眼冷光泛泛,看冰清儿的眼神很有恨意,脸上的狐疑也一闪而逝。“阳弟虽暂时离开ꓹ 相信很快就会回来ꓹ 冰姑娘不要有什么幻想ꓹ 让我为难。”

  无视鸠脸婆婆的眼神,冰清儿向门口走去。

  鸠脸婆婆伸手拦下,“你想干什么?”

  冰清儿停下,看着眼前的手臂,冷冷道:“闷了,想出去走走,怎么,不行?”

  鸠脸婆婆咬牙放下手臂,“不要耍什么花样,没人能救得了你。”

  冰清儿扭头扫了她一眼,轻蔑道:“是吗?”继续向外走去。

  再次扫视屋内,没有发现异常,鸠脸婆婆跟着走了出来,但心头有个阴影一直挥之不去。

  冰清儿笼着双袖在院内随意走动着,累了亭子里歇歇,眼睛梢都不梢鸠脸婆婆一眼。

  盯着看了近一个时辰,鸠脸婆婆不想再受这气,冷哼一声扭身回房。反正你也走不出这个孤岛,能玩出什么花样?

  少了鸠脸婆婆一旁监视,金蛇在衣袖内轻碰冰清儿手臂,指引她林炎的藏身之所。

  走近林炎处三尺许,冰清儿回头看了看这个院落,笑了起来,顿时百花失艳不敢与之争。“我们走吧。”冰清儿轻语道。

  霎时,林炎暴起,探臂揽住冰清儿腰肢,飞速向后山而去。

  “敌袭”、“有情况”……侍女反应过来,一边示警一边出手拦截。

  “嘭”、“哗啦”鸠脸婆婆直接冲破房门飞射而出,直追林炎身后,手中暗器频出,目标林炎——怀中的冰清儿。这时下死手,即便阳弟责问起来也可以解释的过去。

  躲避暗器,“游鱼身法”的优势显现出来,闪转腾挪间一一闪过,还让对手无法预判。

  “林护道,先解开我的禁制,要不然根本无法逃离。”冰清儿提醒道。

  左臂霸气外放,冲击着冰清儿身体上被下的禁制;右手挥动九天玄铁棍向后挑飞一块块乱石,阻碍鸠脸婆婆的追击;不顾一切的窜逃。这里距乱石滩不远,一定要赶在她追上前抵达,否则再难脱身!

  前方,弱水翻滚拍打着岩石,已无路可去;身后,鸠脸婆婆手持龙形拐杖离身不到一丈。

  林炎转身,冲鸠脸婆婆道:“有劳相送,告辞!”脚尖点地,身形飞临弱水上空,很快急速下坠,“噗通”一声,坠入弱水之中。

  鸠脸婆婆立在岸边,扫视着水面的变化;手中,暗器紧扣,随时待发。半个时辰过去,水面毫无变化,鸠脸婆婆脸色铁青,更加不堪入目。“世上真有人可以不惧弱水?”这疑问在脑海盘旋不去。

  “莲姐,人呢?”身后,舞阳的声音响起。

  鸠脸婆婆转身,面有愧色道:“阳弟,回来了。姐办事不利,追到此处,他们跳海了。”

  舞阳眼神冷了很多,却没有责问她,看着翻滚的弱水,喃喃道:“你心真够狠的,宁愿下弱水也不愿意呆在我身边……这世上还有谁能比我配得上你?!”

  “阳弟……”

  “姐,你们先回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舞阳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道。

  鸠脸婆婆没再言语,挥手带走了一众侍女。不过,没多久,她又带人过来,抬着一艘小型星空木帆板船,放在海岸边,再次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