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灵行传 > 第3479章 崩坏之于星穹 (一百零五)

第3479章 崩坏之于星穹 (一百零五)

  第3479章  崩坏之于星穹  (一百零五)

  某年某月某日,欧洲某个小国的某个贫民窟里。

  一名衣衫褴褛的人类少年,拖着他散发着垃.圾堆恶臭的、倦透了的身体,回到家中。

  当然,那个所谓的"家",无非只是一个破烂的铁皮平房而已。它勉强发挥着遮风挡雨的作用,却无法规避炎夏的酷暑,凛冬的严寒。风雨也能轻易地找到穿透这间破屋子的方法,把凄风冷雨送入其中。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家,成为了少年唯一的安身之所。天地之大,唯有此处可以容身。

  更正一下:"勉强可以容身"。

  如果忽视屋子角落里那个整天只知道喝酒,除了打骂这名少年之外就什么都不会做的父亲的话,这个铁皮破屋还是勉强可以忍受的。

  每天捡完垃.圾回家,上缴捡垃.圾得到的数个铜币之后,父亲会让他去买酒和食物——永远是酒优先。这之后就是静静地挨父亲一顿毒打。等父亲开始醉倒,不再打他的时候,孩子总算可以躺在房间的角落里,蜷缩着身体休息一下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着穷困潦倒、没有梦想也没有希望的生活,少年只渴望自己能早一点长大,逃离这个可怕的贫民窟。

  然而,就在这一天,事情发生了变化。

  屋内多了两位穿着全身黑衣的客人。就在少年反应过来之前,那两名黑衣人已经把少年粗暴地压倒在地上,正试图用麻绳绑起他的手脚。

  孩子试图呼喊,让坐在那里的父亲救他。可是那个醉汉却背对着他,看着窗外的乌云,装作听不见这一切。

  在那一刻起,少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亲嗜赌成性,早就欠下了巨额的债务。那笔巨款,自然不是靠少年每天捡垃圾得到的几个铜币,可以偿还的。

  因此孩子被卖掉了。这些把他按在地上的黑衣人就是人贩子,是来带他走的。

  被带走的话下场只有两个。要么成为奴隶,被奴隶主凄惨地奴役到死为止;要么直接被杀害,内.脏器官被拆解出来,高价买到黑市。贫民窟里经常有这种可怕的谣传,少年自然也听说过,即使不相信也不得不畏惧。

  他声嘶力竭地恳求父亲拯救他,不要把他卖掉,然而那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根本没在听。

  爱的反面不是憎恨,是冷漠。

  他曾经还天真地认为父亲对他还心存一丝半点的爱,但此刻的他顿悟了。对父亲而言,他只是个赚钱的工具。哪怕是捡垃圾得来的钱,哪怕只是几个铜币,只要他还有利用价值,父亲就没有把他赶出这个家。

  父亲从一开始就对他没有心存半点爱。

  现在他父亲甚至连他最后的利用价值也想压榨,把他卖给了人贩子。

  所以这一切,已经够了!

  在那一刻起,少年长大了。那绝不是身体上的成长,而是心灵在衰老,被这个世界染以漆黑。

  被压制在地上的少年感觉到手边有东西在扎他。他记起来了,昨天烂醉的父亲用酒瓶敲破了他的头,应该是那时候留在地上的玻璃碎片,没有来得及收拾干净。

  于是他就把玻璃碎片捏紧,藏在手心。哪怕被扎得出血,也绝对不喊疼,不流泪。

  那天晚上,一辆从贫民区驶往老城区的奴隶运输车,翻了车。没有人知道里面那些被绳子五花大绑的奴隶们到底是怎么逃脱的,也没有人知道负责运送奴隶的两名人贩子,为什么会被割喉惨死。

  同一天深夜,贫民区一间破旧的小铁皮屋里,平白多了一具尸体。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男人似乎分不清什么是酒,什么是酒瓶。他试图把打碎了的酒瓶吞下肚子,他的口腔和食道被无数的玻璃碎片扎破,男人大出血而死。警察认为死因没有可疑。

  同一天的子夜,城市的富人区被烈火吞噬。据说火灾发生的前夕,有人在街角嗅到了汽油的味道。然而大部分生活糜烂至极的富人奴隶主,此时不是沉迷吸食迷.药,就是和提供服务的女奴们缠绵,谁都没有来得及逃。那场火灾据说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制造了两万名死伤者。细碎的夜雨不仅没能起到灭火作用,甚至还助长了火势。

  同一天的黎明十分,一个恐怖的杀人魔,那个被称为"开颅手席克"的人,自黑暗中诞生。

  在此后的三年内,出现了近千名受害者。他们基本都是奴隶主、人贩子,偶尔还有嗜赌成性的酒鬼。

  这些人的脑袋都无一例外地,被重物砸碎,其内容物也被恶意地捣鼓出来,涂了一地,死状相当凄惨恐怖。

  简直就像是,有谁打开这些恶人的脑袋,想看看里面是否存在什么邪恶的东西。

  没有人知道[开颅手席克]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潜入各种财阀、奴隶主的家中,对那些被安保系统重重保护起来的奴隶主,实施如此残忍的击杀。

  总之这个[开颅手席克]在欧洲一带曾经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就连平民们的家长都会这样吓唬自己的孩子们:要是你不乖的话,就会被[开颅手席克]抓起来开颅!听到这个名字的小孩会被平白吓哭,正在哭的小孩则会被吓得不敢再哭。[开颅手席克]就是如此根植于所有人心中,如同噩梦般的存在。

  尽管如此,[开颅手席克]似乎只会对那些真正的人渣下杀手。似乎从未有过他对无辜的人——特别是孩子——下手的案例。

  不过这个[开颅手席克]很快就落网了。他的杀.人手段过于凶残,他杀戮的时候动静也不小,这种事情进行过几千次,再厉害的家伙也终究会失手。

  只是,哪怕负责逮捕[开颅手席克]的警官们亲眼所见,也没有任何人能够相信,那个沐浴在血海之中,只有十二岁的少年,居然就是穷凶极恶的连环杀人犯。

  那名少年甚至说不出自己的名字,任何人对他说话都不答应。他就像着了魔似的,对世界表现出无尽的冷漠,只是疯狂地扑杀那些他看不爽的人。

  由于欧洲各国当时已经通过了所谓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警官们甚至无法把这名少年定罪。当然,就凭少年如此疯狂的行径,足以把他送进疯人院里,甚至让他在疯人院里渡过余生。法院也可以在少年成年之后再下达死刑判决,直接把少年送上绞刑架。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定的,也理应这样定下。[开颅手席克]已经落网,世界上少了一个疯子。

  然而真实却并非如此。

  有某个组织看中了这名少年的凶残,认为这份与生俱来的凶残才是孕育更优秀物种的关键。这个被称为[学院]的组织便暗中搞到了这名少年……的脑子。

  是的,只是脑子。脑子以外的东西并不重要。躯体只是脑子的容器罢了。

  于是,[开颅手席克]被秘密执行了死刑。某国的司法机关向外界如此宣称。世人终于能从[开颅手]这场梦魇中醒来了。

  而那个执行死刑之前就被秘密挖走的脑子,被送到远离世界的某个地方。它被洗.脑,被特殊的药物和改造手术强化过,然后被重新安装到另一副身体里——一副几乎没有战斗力,除了脑力惊人就一无是处的,狐狼型人造人的体内。

  那被称为"二号实验体",也得到了"雷德利奇"这个名字,与他的"哥哥"——"一号实验体"被安排到同一个生活区生活。

  两名极度聪明的孩子在同一个密闭空间里生活。跨越了死,迎来了新生,雷德利奇拥有了新的家,甚至还拥有了一个"哥哥"。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即使被洗掉了记忆,他也知道自己心中一直欠缺什么。

  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他对世界的态度,只剩下冷漠。

  也许他与生俱来就不懂得[爱]。又或者,他曾依稀还留着的那一点[爱],在曾经的某一天,已经彻底消逝了。

  ——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吧?

  "一号实验体"希洛玛是学院人造人技术的巅峰之作。学院不惜用花费庞大的财力、物力和技术力来制造最优质的人造人脑,从零开始,创造出狐人型人造人"希洛玛"。

  如果这个实验成功,他们就可以依样画葫芦,创造出同样聪明绝顶的指挥官型人造人,用以指挥智力相对低下、但是体力惊人的人造人军团作战。

  "二号实验体"雷德利奇则是一种洗.脑实验和人脑强化实验。学院想知道直接用人类的脑子进行脑力强化改造,可以让普通人脑聪明到哪个地步,又是否可控。所以他们需要凶残至极、但又极度年轻的罪犯的脑子,来进行这个实验。

  以前许多次实验失败证明,成年人的脑子内没有[光魂],此物会在人类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与人体神经系统同化,最终彻底消失。所以二号实验体必须是未成年人的脑子。[开颅手席克]的脑子,有幸成为了这个实验体。

  如果实验成功,也就意味着学院可以直接改造人类的脑子来实现接近"一号实验体"

  实验结果……强差人意。

  "二号实验体"雷德利奇虽然也显示出充分的高智能,但那只是人类能达到的极限,无法和"一号实验体"希洛玛相提并论。

  而"一号实验体"自从拥有了自我,开始显出散漫、厌学、抗拒上级等情绪。他太过聪明了,因此也太过傲慢。如果学院投入庞大的资金来量产(笑死,根本不够资金量产!)一号实验体希洛玛的同类型人造人,却发现过于聪明的人造人不愿意统帅人造人军团,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创造高智力指挥官型人造人的实验,可以说是以全盘失败告终。

  当学院打算秘密处分掉一、二号实验体之时,[一号]希洛玛却找到了方法逃离学院。

  学院明白,想追捕一号实验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他们派出二号实验体去进行追捕,并且让二号去传达一个附带条件。

  条件就是,如果希洛玛肯帮助学院的某位赞助者,为这名赞助者的死对头制造一点商业上的麻烦,学院就会放任希洛玛不管,让狐人希洛玛在地球上自由行动。

  雷德利奇终究找到了希洛玛,把条件传达,本来事情就这样定了。

  然而聪明的雷德利奇早就明白了一切。这个附带条件只是装个样子。他和希洛玛其实是被抛弃了。

  创造指挥官型人造人的实验恐怕是全盘失败了,但学院不舍得就这样浪费掉曾经投入进去的莫大资金。所以他们打算让希洛玛和雷德利奇,发挥一点战略性的作用。

  为什么学院这种无限接近神明的组织,会视一个区区的黑帮组织为仇敌,雷德利奇不懂。上面的大人物在盘算什么,反正是他无法揣度的。

  可是希洛玛的任务却失败了。

  本是被派去扰乱对手的商业活动,希洛玛那个笨蛋却居然反被拉拢策反,转投到那黑帮势力里。

  于是雷德利奇被派去追捕希洛玛,不择手段也要把一号实验体找回来……又或者当场击杀。

  然而——

  当年轻的狐狼人雷德利奇找到他哥哥时,希洛玛正伙同金狮子雷欧波特坐在夜总会包厢的大沙发上,左搂右抱着数十名美女。

  "嘿,雷德利奇!"当时的虎人希洛玛嬉皮笑脸地对他弟弟说:"别总绷着你那张臭脸了,一起来玩吧。

  我保证你会享受到这辈子从未享受过的逸乐。

  我保证事情一定会变得很有趣的。"

  雷德利奇本来已经举起了枪,打算扣动扳机。

  但他眼前的光景实在太…不堪入目了,太…诱人了。

  他选择加入其中。

  复杂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去想。他只知道他那位极度聪明的哥哥不会骗他的,乐子一定会有。

  即使不是在现在,而是在遥远的未来。

  喜欢光灵行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