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匠心 > 1009 天晴了

1009 天晴了

  不能说岳云罗是完全为了这个,毕竟孙博然也同意并且坚决支持,但如果说岳云罗完全没这方面的想法,也是不可能的。

  监察当然能比一方主事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做更多自己的事情。

  譬如磨练技艺,早日晋升天工。

  当然,究竟要怎么晋升天工,岳云罗不知道,也没人知道,但让许问不要更多地为琐事缠身,应该有些帮助。

  “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岳云罗反问许问。

  确实,许问也必须承认。

  他的时间太少,而事情太多,经常会有分身乏术的感觉。

  而且,相比于主事的困守一方,监察更能行走天下,看更多的人,学更多的东西,做更多的事。

  这项工作,于公于私,都很适合他,非常适合。

  “行,我会好好做的。”许问转过头去,继续刻版,这样说道。

  …………

  其他人确实累了,入睡的时候是傍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第一个醒的是李溪水,他睁开眼睛,头顶上是旭日殿的大梁,身下铺着柔软的垫子,不知道是谁铺上,把他们搬上去的。

  他竟然完全不知道,真的睡得太熟了。

  他身边全是人,横七竖八倒成一片,还在打着呼噜。殿内灯火通明,充斥着沙沙的雨声。

  殿内,雨声?

  李溪水一愣,起身到处看,才发现殿外确实在下雨,但这琐细如雨的声音其实更多的来自于殿内,是许问工作的声音。

  他好奇地站起来,走过去看,看见许问正在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用木头刻雕版。桌子旁边已经堆了很大一堆,是刻好的。

  李溪水拿起一块,虽然是倒的,但马上还是认了出来,是他们方才讨论出来,最终确定的建渠方案,很快就要落实到各地去的。

  “你把这全刻出来了?”他惊讶地问。

  “对,回头多印几份,你们带到任上去。有些事情空口白话讲起来费劲,有个依凭比较省事。”许问快完成了,一边雕一边说。

  “所以你就没睡觉,一直在忙这个?”李溪水问。

  “做这个不费脑子,放松思绪,澄明身心,也是休息。”许问道。

  除了许问,没人会把这个当休息。

  李溪水无语,坐在旁边看他工作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这个监察是要到处走的,什么时候来我们晋北?”

  “我会先在西漠留一段时间,等他们开工。我对那里最熟,实践过程中方案有没有什么问题,还是在西漠能看得最清楚。有问题的话,我会尽快调整,通知你们。如果没有问题,我会一路向东走,什么时候走到晋北得看情况,现在不好说。”许问明显已经想好了,慢条斯理但很清晰地告诉了他。

  “行,等你来了晋北,我必好好招待你。”李溪水保证。

  “按照规划,我到晋北未必会通知你。”许问笑着说。

  “微服私访是吧?那我可得小心了。”

  “哈哈。”

  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许问道:“做完了。”

  他刻完了最后一块雕版,招呼人过来整理,搬到外面去。

  大唐宫再周全也没有印坊,不过许问在做的时候,岳云罗就已经派人出去,准备好了。

  现在快马送去雕版,过了一会儿,又快马把一本本订好的册子送了回来,好几大箱。

  这时候各人陆续醒来,刚一醒就收到了一个大礼包,刚刚才新鲜出炉的最终定案以雕版书册的形式落到了他们的手上。

  “每人十本,回去以后可以斟酌着发给一些重要的相关人士看。索性里面也没什么机密,做事的人多了解一点也不是坏事。”许问说道,“每个人拿到的都不是只有自己的那一部分,每个人都有全局的方案。水和土都是相通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做事的时候都要想到其他。”

  坐在上面说话的一开始是孙博然,然后是岳云罗,现在变成了许问。

  下面所有人听得都很认真,心服口服。

  他们知道了这册子是许问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做出来的,有些惊奇,有些佩服,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许问就是这么一个物,总让他们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许问讲得很简单,刚讲完,就听见好几个人肚子叽哩咕噜叫的声音。

  晚饭的饭点被他们睡过去了,这时候也该饿了。

  岳云罗手一拍,侍女如云,菜肴飘香,早就准备好的热饭热菜连珠阶送了上来。

  许问看着她的举动,想起了荆南海,这主仆两人,真是一脉相承的周到。

  酒足饭饱,又睡了一个好觉,一行人准备各回各家了。

  朱甘棠也要先回去一趟,把修路后续的事情处理一下,还有他磨合了两年的那支团队,也要再商量商量,看看愿不愿意跟着他一起到晋中来。

  那支团队最初是以月龄队的一些役工作为班底,后来吸纳了不少西漠本地人,开其智,教其行。

  这时代大部分人热土难离,他们不愿意离开西漠去往外地,是很正常的事情。

  许问也一样,他现在实际上是失去了限制,去哪里都可以。

  但井年年现在只能当个副手且不提,李晟当初负责的是技术方面的专项工作,现在要掌控全局,还得他好好移交一下工作。

  短时间内,他还是离不开西漠的。

  不过想一想,接下来能趁这个机会去大周其他地方多走走多看看,学更多的东西,练更好的技艺……他还没出行,心情已经激动了起来。

  离开吴安城的时候,许问路过城中,突然留意到一件事情,明明走过,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有一户正在拆卸檐下的灯笼,不像是拆换,就是真的拆下来,不打算用了。

  他又往其他地方看了看,一些高门大户门口的灯笼还留着,小门小户的,几乎全拆了。

  现在的吴安夜晚,肯定没有之前那么美了……

  但许问看着,却笑了起来。

  …………

  许问他们又背上了大箱子,快马加鞭回去了西漠,这一次他们比来的路上更赶,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到了。

  看见逢春城熟悉的城墙与山影时,所有人都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这是他们亲手建起来的城市,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全部都把这里当家了。

  许问先去落春园,处理完万流会议后续的一些事情,骑上马,回去了竹林小屋。

  还在石板小径上,他就看见了连林林忙碌的身影。

  到现在为止,雨已经没像之前下得那么大,但也一直没有停过。

  这种时候,最麻烦的就是植物的生长。

  有些植物喜水,开始疯长;有些植物根部积水过多则是会烂根的。

  大夫在这里种了很多草药,各种种类都有,喜水的习性也都不一样。

  这种连续的下雨天,已经死了很多株草药了。

  这可不行,人生病受伤并不会因为下雨而停止,用药量也不会因此减少。

  之前连林林跟许问讨论,许问就想出了一个主意,用大棚搭建临时的温室。

  现在建大棚是用塑料布,现在石油的应用还远没有到能制作塑料的地步,只好想别的办法。

  现在最能替代塑料布的莫过于油纸油布,它们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达成类似的作用,但一个是制作难度和成本比较大,另一个是在透明度等必备条件上还有所缺陷。

  许问思考了一段时间,改进了工艺,现在连林林正在检查维护的,就是利用改进技术制作出来的油布搭建成的大棚。

  与她一起工作的是李姑姑和大夫,甚至还有兰月和秦织锦。

  几个人戴着斗笠,遮住不时飘落下来的小雨,一边说笑,一边做事。

  远远有声音传过来,听不太清楚,但其中的轻快能让人的心也跟着一起飞扬起来。

  许问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远远看着这一幕。

  片刻后,李姑姑转过头来,正对上他的目光。

  她似乎愣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但接着她就笑了。

  李姑姑年纪大了,一直以来,她都有点沉闷、不苟言笑的感觉。

  但这时,她真诚而亲切地笑着,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家人一样。

  笑了两下,她连忙走过去,拍了拍连林林的肩膀。

  连林林诧异抬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来,与许问对上目光。

  那一刻,虽然还在下雨,但许问突然感觉,天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