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辽东之虎 > 第四十三章 意外事件

第四十三章 意外事件

  酒品看人品,赵良栋端起酒杯就干杯。

  看得出来,这是个大老粗实诚人。

  这对虎妞来说是件好事情,李家现在不缺心思机巧八面玲珑的家伙,倒是缺少这种实诚的大老粗。

  喝白酒肯定喝不过这位准姐夫,李麟果断的换了啤酒。

  这东西适合用碗喝,喝上三五碗都不成问题。

  不过啤酒这东西,喝多了之后会走肾。具体来说……,就是频繁的上厕所。

  李麟从厕所出来,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长袍的家伙。

  看到李麟瞧他们,立刻对着李麟躬着腰。

  李麟出来吃顿饭是大事情,厨房里面有人监视着厨子。走廊里面全是便衣!

  李麟包厢两边的的包厢,全都被包下来,里面坐着的也是便衣。

  整个三楼,实际上处于封锁状态。

  赵良栋也不知道,自己宴请未来小舅子,给醉风楼的老板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李麟也不明白,虎妞究竟是怎么瞒过赵良栋的。

  按理说,虎妞在京城里的那套宅子,傻子也知道这是大富大贵之家。

  平民百姓的,怎么可能在通州新城有那么大一套别墅。

  别墅门口,还有警卫连站岗。

  普通人家,能有正经八百的辽军站岗?

  对着副官勾了勾手,副官立刻跑了过来。

  “少帅!”

  “都说了,今天不准叫我少帅,让人听了去。”

  “诺!”

  “给我四叔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有事情要去禀报。”

  “诺!”

  赵良栋的话,让李麟心底警铃大作。

  整补中心是普通百姓踏入明军的第一步,在整补中心学成什么样,那今后就是什么样。

  如果大明军队都变成了这副模样,那还怎么打赢这场仗。

  看来这个整补中心,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不过这件事情,他可没办法推动。

  毕竟,李麟现在并没有实际职务。插手这种事情,名不正,言不顺。

  “喂!大麟,你在干什么?”赵良栋从包间里面走出来,看到李枭和一个伙计打扮的家伙说话,立刻走过来。

  “哦,没啥!让他们上壶热茶,刚刚吐了漱漱口。”李麟看到赵良栋出来,赶忙遮掩。

  “这位爷!本店只有去年雨前,您看……!”扮成伙计的家伙相当机灵,听到李麟的话立刻续上。

  “什么去年今年的,赶紧端热茶来,没见我家兄弟等着漱口。”赵良栋大气的说道。

  “诺!”“伙计”赶忙躬着身子走。

  “回来!”

  赵良栋一声喝,“伙计”浑身一颤,很怕赵良栋看穿了自己。

  “这位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今天帐只能我来付,不许他人付账。

  若是你们偷偷收了别人的钱,小心老子砸了你的店。”

  肌肉鼓鼓的赵良栋,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跟张飞似的。

  “伙计”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到底是李枭警卫团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失神只是在一瞬间,立刻弓起了身子:

  “这位爷,小的知道了。这就知会账房,不许别人结账。”

  “知道就好!大麟,赶紧进屋。

  我跟你说,不许你结账。说好我请客!”

  赵良栋大手一抓,拉着李麟的胳膊往包间里面走。

  他不知道的是,就这一抓过去的瞬间。走廊里面至少有四个人的手摸向腰间手枪!

  “你俩干嘛去了?这么久?”走进包间虎妞问道。

  “你兄弟要找伙计结账,还怕我知道,谎称要茶水。

  这点儿小把戏,也能骗得过我?

  兄弟,今天是我请你。

  哥哥虽然穷,但一顿饭钱还是请得起。

  安心的坐!”赵良栋压着李麟的肩膀,李麟根本没办法拒绝。

  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愁眉苦脸的看着虎妞。

  这家伙力气太大了……!

  未来这位大姐,怎么受得了。

  “来,兄弟!干。”赵良栋再次端起酒杯。

  李麟终于明白,这位准姐夫不是酒篓子,而是酒缸。

  太能喝了!

  酒局结束的时候,李麟已经是昏沉沉的,需要虎妞搀扶着才能走稳当。

  “兄弟,你也是个实在人。”赵良栋打着酒咯,熊掌一样的巴掌往李麟后背上拍,差一点儿就把李麟拍吐了。

  侍卫们很担心的看着李麟,很怕这位太子爷喝出个好歹来。

  晃晃悠悠的走到楼下,赵良栋径直去会账。

  “哎呀!我的镯子碰碎了,小兔崽子你找死啊。”一个尖利的女声传了过来。

  李麟和虎妞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到水族箱边上,一个背着包裹的小男孩儿,正被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薅住脖领子。

  “我……我……!我不小心的。”那小男孩大概六七岁,被这女人一吓有些害怕,说话结结巴巴声音很小。

  “哼!你不小心的,你个小兔崽子,你知道这翡翠的镯子值多少钱吗?

  你个小兔崽子!”那女人越说越气,“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小男孩儿的脸上。

  小男孩儿倔强的憋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你干什么?凭什么打我的孩子?”一个穿着粗布衣服,脑袋上戴着白花的妇人跑了过来,一把将小男孩搂在怀里。

  “娘!”委屈的小男孩儿“哇”的一声哭出来。

  “呦!

  哪里来的乡下人,这醉风楼真是越干越次了。怎么什么人都进得来!

  你儿子碰坏了我的翡翠镯子,你说怎么办?”

  “碰坏了镯子我们赔,你怎么打个孩子。”

  “呵呵!你们赔?赔得起么你们。

  我这镯子,可是我们当家的从缅甸弄回来的。价值上千银元!

  我看就是算是把你们卖了,都不值这个价钱。”

  妖艳女人给了这对母子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上千银元……!”妇人有些傻眼。

  她明显就是第一次来京城,一千银元对她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妇人对着小男孩的屁股,狠狠拍了两巴掌。

  “行了!行了!别演戏了,说说,这镯子怎么赔。”妖艳女人厌恶的看着眼前这对母子。

  “俺想让俺爹也看看长钳子的大虾。”孩子哭得泪眼婆娑,把后背的包裹抱在怀里。

  “傻孩子!”那妇人看到包裹,眼泪一双一对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装什么可怜,今天不赔钱,你们休想走出这个门口。”妖艳女子不依不饶。

  “嫂子!怎么了?”那对母子正六神无主的时候,身后忽然多了个穿着军装的少尉。

  “孩子不小心,碰坏了人家的镯子,人家要赔一千两银子。”妇人忍住眼泪说道。

  “什么镯子一千两银子,这不是讹人呢么?”少尉气吼吼的喝道。

  “怎么?当兵的来就不用赔钱了?

  当家的,快着些过来。我被人欺负了!

  当兵的欺负人,还要打我啊……当家的,快点儿过来啊,一会儿我就被人打死了。”

  或许是畏惧这身军装,妖艳女子立刻嚎哭起来,一边嚎哭一边大声呼唤着她男人。

  “谁欺负俺的女人,活腻歪了!

  呦呵!队伍上的人,队伍上的人碰坏了别人的东西就不用赔了?”

  散台桌子上,站起来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壮汉。剃成青皮的脑瓜子上疙疙瘩瘩好多伤疤,脖子上挂着条拇指粗细的金链子。

  走起路来好似肉山一样,比赵良栋还大了一号。

  “那你也不能讹人,什么镯子一千银元。”

  “一千银元?你听错了把,一杠一,是三千银元。

  看看这东西,水头足足的正宗缅甸绿翡翠。

  现在京城市价,没五千银元你都不要打听价。”壮汉狞笑着看着少尉军官。

  “五千银元,我的天呐!”抱着孩子的妇人嚎哭的声音更大了。

  “我警告你,他们是烈士的遗孤。你敢讹诈烈士遗孤,到了衙门里面没你好果子吃。”

  少尉军官显然也被五千银元这个数字吓到了!

  “烈士,你说烈士就是烈士了?我还说他们是……!”壮汉说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

  那个小男孩打开了怀里的包裹,褪下包裹皮,里面赫然是个骨灰坛子。

  “这是俺爹,跟着大帅在俄国打仗打死了。俺娘和俺来接俺爹回家!”小男孩儿眼睛里冒出来的泪水,好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哎呦!晦气死了,被个死人撞了。

  当家的,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得走多长时间霉运啊!你得多要些钱财才行。”

  妖艳女人一见到骨灰坛子,接连“呸”“呸”“呸”的往地上吐着唾沫,脸上更是嫌弃到了极点的模样。

  “呵呵!跟着大帅打仗打死了,那也得赔钱。

  《大明律》里面可说,烈士家的人碰坏了别人东西不用赔的?

  不过念着你们是烈士家的遗孤,少要一些,给四千银元就放过你们。

  不然,咱们去衙门打官司,你得赔五千两银子才行。”

  壮汉瞥了一眼骨灰,虽然愣了一瞬间,但很快镇定下来。

  那少尉气得咬牙切齿,却没有任何办法。

  真是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这壮汉拿《大明律》说事儿,少尉也没有办法。

  毕竟,队伍上的人也得遵守《大明律》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