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 第4023章 海王不敢这么海(10)

第4023章 海王不敢这么海(10)

  大市场人挤人,染白停住脚步,眯起桃花眼看着那巨大露天的菜市场,大爷大妈坐在小板凳上吆喝,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海鲜就摆在还积雪薄冰的地上。

  “走啊!”见她站着不动,苏杰催促,“这不得先买食材吗?”

  染白慢吞吞的走。

  天气一直阴着,飘落细细碎碎的小雪花,道路两边堆了高高的雪堆,有小孩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拿着塑料铲子在玩雪,踩在地上咯吱咯吱的。

  苏杰来过几次,并且钟爱某一家摊主的鲈鱼,导致买鱼的摊主对他很熟悉,摊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穿着很保暖的红色大棉袄,两鬓斑白,笑容满面,很是慈祥:“带同学回家吃饭啦?”

  苏杰点点头,说是朋友。

  染白很少见过这么大的菜市场,一时间有些新奇,蹲在地上撑着下巴看水桶里游着的鱼,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挺俊一小伙子。”奶奶乐呵呵地夸赞,慈祥地看着眼前看鱼的少年,“奶奶家鱼可新鲜嘞,炖起来贼好吃。”

  染白抬头笑道:“看着就养眼。”

  苏杰站在旁边,已经身心俱疲,无力解释,算了,小伙子就小伙子吧。

  来菜市场买菜的大多都不是年轻人,少年蹲在那里的模样着实扎眼,穿着简单帅气,皮肤很白,鼻梁高挺,低着头的时候雪花落在碎发、睫毛上,养眼的很。

  笑起来的时候浓烈璀璨,桃花眼一弯,极具感染力。

  “这个鱼可以碰吗?”她抬眸问。

  老人说可以,染白按耐不住的伸出手指一把握住水桶里的大肥鱼,水花四溅,她松了手,那条鱼飞快溜走,水挺冰的,甩了甩指尖,肤色白净。

  “我天啊你居然还玩鱼幼不幼稚哥们?”苏杰忍不住吐槽。

  “我乐意。”

  少爷很任性。

  苏杰最后挑了一条很肥很大的鲈鱼,奶奶给他们抹去了三块五,让苏杰下次再带着朋友来,苏杰僵硬的笑着,内心悲伤的滴血。

  他都没有被便宜过三块五!

  整整三块五!

  买完鲈鱼后苏杰又带着染白在菜市场逛了逛,直奔青菜,菜市场很大一眼看不到尽头,苏杰有的地方都没去过,好几条街都是。

  就在他们挑选生菜的时候,忽然听到对面摊上响起的中气十足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位看起来很时尚很优雅的老人,约莫六十多岁,穿着打扮都很精致,手腕上戴着一个翡翠镯子,可是说的话却和打扮大不相同,雷厉风行和摊主砍价。

  “三十拿了,你看我哪次来不照顾你家生意啊是不是?”

  “哎呦姐,这三十真下不来。”摊主皱成一张苦瓜脸:“我这都亏本了,三十七,三十七成不?”

  那位气质极佳的奶奶紧缩眉头,挑挑拣拣,苏杰眼睁睁的看着到最后摊主一脸割肉的以三十的价格卖出去,奶奶心满意足的拎着虾往其他摊铺逛。

  “卧槽,这才是砍价吧。”他摸着下巴感叹,没听到染白说话,往旁边一看。

  人呢???

  “卧槽?”他四处一看,才发现灰风衣的人晃荡到那位气质优雅的奶奶身后了:“……”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兄弟你干什么?”

  “发现一个小窍门。”

  “什么?”

  那位奶奶又走到了停在路边的小货车前,货车车厢铺着棉被,上面放满了西瓜,她将其他菜都放在一旁,开始捧着西瓜又摸又敲,好一会儿在挑选出来的两个大西瓜上犹豫不决。

  染白就在旁边看着。

  “想吃西瓜?”苏杰满脸狐疑。

  染白点头。

  “那你瞅什么买啊。”

  “先观摩观摩。”

  “……”

  他觉得卫白指定有点什么毛病。

  染白站在那,单手抄在口袋中,身形修长,短发利落,说话的时候尽数呵成了雾气。

  直到挑西瓜的老人最终选中了一个称了称,染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上去,想也没想将老人放下的那个西瓜抱起来,捧给车主,“我要这个。”

  苏杰:“……”

  这又是什么操作。

  捡漏之王?

  你真聪明?

  车主正在给老人称西瓜,等待着的徐惠琴听到一声清越声音,忍不住偏头看过去,见是个相貌俊俏的男生,和蔼笑了一下,染白也弯着眼睛对她笑。

  接下来染白全程跟着这位奶奶买菜,对方挑什么她指使苏杰买什么,而且一路上还和奶奶聊的火热,特别投缘,在冰天雪地里笑的灿烂,奶奶还帮着他们砍价。

  苏杰在后面双手拎着菜,恍恍惚惚的看着前面走在一起的两个人,如同祖孙俩,看起来格外和谐。

  三个人的世界终究是拥挤的。

  他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社交牛逼症吗?

  把他都给整不会了。

  “这买菜啊,都是有经验的,得货比三家,有些黑心摊主就专门坑你们这种没怎么买过菜的小年轻。”奶奶还传授染白买菜砍价的绝活,染白听得特别认真,接连点头,“原来是这样……好厉害。”

  就,很捧场。

  苏杰满脸怨气的拎着菜。

  为了买些便宜的菜,这位仁兄就差没有把自己卖给奶奶了。

  等买完菜了的时候,徐惠琴听染白说他们要回去炖鱼,跟染白讲炖鱼都需要注意什么,“你们买的鲈鱼奶奶看了,还不错,回去炖的时候要先处理干净,身上切刀才能更好的入味,记得加料酒去去腥……”

  虽然染白听的七七八八很不理解,但面上绝不会输,一脸我都懂,我悟了的表情。

  封落:“……”

  笑死了。

  某位宿主聪明绝顶的智商卡在了做菜这一道永远跨不过的大山上。

  最后终于不得已的分开,染白礼貌道:“奶奶再见。”

  徐惠琴好久没遇到这么合眼缘的孩子,有些恋恋不舍,热情道:“再来菜市场买菜记住了啊,能省一块是一块。”

  染白点头。

  “兄弟你看看我。”苏杰幽怨的扑上来,双手拎着满满的菜,怀里还捧着活蹦乱跳的鱼和大西瓜。

  “真帅。”染白赞叹。

  “……”

  雪越下越大了,冷风呼啸,雪花扑了满脸,他们往苏杰家里走,路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后突地响起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