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1976章 狗鼻子可真灵

第1976章 狗鼻子可真灵

  说话间,从不远处的宿舍楼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不少,见她拍好收回手,关天佑这才推着她往宿舍楼里走。

  看吧!……外面不冷啊,这也就是他傻妹妹,关心则乱。有拍碎雪花的时间,还不如进宿舍楼再说。

  关天佑边朝一楼客厅里和他打招呼的人挥了挥手,先夸道,“聪明!不给我打寻呼机是对的,回电话还不如过来快。”

  不,你就是不想打电话,不说有时还得排队等着前面打完电话才能轮到,就是打电话也要花钱的是不?

  那句话是咋说来着的,用钱的时候不知咋的就会自动按汇率那么一转,脑子里就突然冒出相应的金额。

  得~

  下不了手了。

  “你先上楼,我和他们几个坐会儿聊聊天。等风小了,咱们再一起上食堂用晚餐。不急,七点出门都来得及。”

  不等关平安回话,松开她的关天佑已经和走来的同学拳头对拳头,几人边说笑着边往客厅的沙发区那边走去。

  见他们几人聊得既开心又热闹,加上室内有暖气。热的,关平安只好先边解开手套与围巾,边上楼。

  当然,她就是提前邀请她哥一起上楼,也没用的。她哥,她爹,包括小北在内,他们爷仨有些习惯就非常相似。

  如进出她宿舍,要不是需要搬东西或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是进入宿舍楼,他们是宁愿在一楼大厅等着,也不想上楼。

  在这方面上,她爹就带了一个好头。不管是外冷里热的小北,还是她外热里冷的哥,他们就很讲究男女有别。

  要说最大的区别,有的。在用钱的方面上,她哥是能省则省。虽不是葛朗台,但他也是力争每一笔钱用在刀刃上。

  “关,是不是你哥过来了?”不知几时回到宿舍的田中惠子从她的单人间里裹着棉被就跑出来了。

  关平安见状乐得直笑,点头的同时,乐得差点连刚脱下的大衣帽子围巾都抱不住。这妞,也太夸张了一些。

  “等我。”惠子见她笑,自己也跟着笑。说完,她又裹着棉被往回跑,边嚷嚷着,“好热,好热。”

  这一下子,关平安是乐得不想先回房间,抱着大衣等物就直接往客厅的面朝惠子房门口的沙发上一坐。

  “劳拉和苏西呢?”她出门之前,苏西还在里面。劳拉和惠子这两个爱跑的倒是不知串到哪个宿舍聊天去了。

  “我在面面。”双人间里响起苏西的声音,“我正在床上看书,马上出来。你出去没多久,劳拉也走了。”

  那就是从另一个进出口离开,不然就她之前一直站在正门口不远处,是绝不会没见到对方出门。

  关平安没想问苏西对方是不是跑去找她那个窄长脸的男朋友汉克。废话,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自从那对情侣上次闹了一场之后旧情复燃,劳拉更是把对方当成了宝,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守着人。

  之前是汉克经常跑出来找她,如今是反过来了。要不是据说今天汉克在实验室,劳拉还不一定有时间串门。

  这样的相处模式,仔细一想,让关平安都有些忐忑不安。任何事物,贵在一个稳定,如此激进?

  就是不知会不会如抛物线,抛得越高,反弹得越厉害。人这一辈子还长着呢,这个年龄段才哪到哪。

  可看劳拉的架势,就跟用尽一生的热情去爱似的。明明是智商不低的女孩儿,却偏偏陷入情关拔也拔不出来。

  要是这俩人半途分手的话,关平安都不敢想象劳拉还有没有余力去爱另外一个人,实在太疯狂了。

  挺好的一个女孩儿。模样好,入读的还是名校,就是抛去身世背景,等毕业后走出去也是社会精英。

  可惜了,喊也喊不醒。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多难得的学习机会,心思全放在感情上。

  还是苏西好,好学又理智。这位忠实的基督教徒,日子过得就相当有节律。看着本书走来的苏西,关平安不由地笑了。

  “你可以邀请你哥上来。”苏西不用关平安拍沙发示意她入座已挤入她身边,“最冷的天气还没来啊。”

  “哦,主啊,你原谅你无知的信徒吧。”终于去了棉被套上外套的惠子跑出她的房间,“这是一种新体验。”

  “被子包着上街?”苏西给了惠子一道鄙视的目光,“你又是从谁哪里学来的,要不要先试试L奔?”

  惠子一噎,恼羞成怒地伸手就挠向她的腋窝,吓得苏西顿时花容变色,连喊着淑女不准什么与什么。

  乖乖~差点要被殃及的关平安吓得赶紧抱着怀里的东西往一侧沙发而逃,“腰,反击,对,右腰,你快抓她脚心啊……”

  她不喊还好,一喊立即暴露,相互挠痒痒挠得闹出一团的俩人相视一眼,立即同时站起扑向一侧。

  “啊!……压死人了……痒,哈哈哈……停!……”

  关平安一声惊呼掺杂着笑声响起,室内瞬间响起哄笑声,惹得走廊上经过的学生们也不由得跟着笑出声。

  笑闹过后,成了疯婆子的三人气喘咻咻地瘫在沙发上。你看我,我看你的,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又不约而同笑出声。

  “我今晚可以加餐了。”

  不闹,你也会加餐。重死了,这妞!刚刚就差点压得她断气。关平安瞪了眼惠子,丫的,好像又胖了。

  “关,你身上有香味。不是香水,是天然的香味。有桃花的花香,有橘子的清香,有类似沉香的香味,有牛奶的奶香,还有其他的香味?我形容不出来是什么,混在一起,非常好闻。”

  苏西见关平安不以为然的样子,含笑点头,“她这次说的是真话。刚开始我也以为你喷了定制香水。

  后来,你每天晨跑回来从卫生间冲澡出来,我和劳拉都闻到了。惠子说你可能是从小就开始泡过香汤。”

  要是说惠子一贯喜欢夸张的话,那苏西就未必。关平安心里一凛,赶紧先低头蹙了蹙鼻子,“没有啊。”

  狗鼻子可真灵。

  这就是朝夕相处的弊端。

  自从小北提过之后,她平时就已经很注意。看来单单配置遮味药粉备用还不足,还要改改习惯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