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齐璐2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齐璐2

  姜蝉:“你想从商?你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些。”

  齐璐摸着肚子:“我知道我没有接触过这些,可我可以学,小蝉,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你帮帮我?我不想一直困在过去,你拉我一把?”

  姜蝉的心蓦地就软了,从本心上来说,她不认为齐璐是一个坏人。她只是习惯了用口是心非来掩饰心里的真实想法,尽管她上辈子活了五十多,可在姜蝉的眼里,齐璐依然像个小姑娘似的。

  她的为人处世非常稚嫩,心思简单的她一眼就能够看穿。

  “我可以帮你,可我不会主动出手,我会给你提供学习的机会,你想要什么需要你自己学习得来。”姜蝉将齐璐的精神体拖进了学习空间,这个学习空间她给许多委托人都开过。

  看着学习空间内陌生的书籍,都是她不曾接触过的领域,齐璐愣了愣:“我会好好学习的,你为我提供了这么有利的条件,我能够回报你什么?”

  姜蝉想了想:“我不需要你回报我什么,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的话,那就在你事业有了起色以后,为社会多做点贡献吧。”

  齐璐笑开:“当然,我上辈子每个月都会捐款的,我还对口援助了好几个孩子的。”

  姜蝉颔首:“所以我才会接下你的委托,你并不是一个坏人,就是自己走岔了路,后来就再也回不了头。”

  齐璐憋了许久的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我不想哭的,可我忍不住,我就哭这一次……”

  姜蝉叹了口气,她在齐璐的身边坐下:“你怀孕了,不要哭哭啼啼的,对孩子不好。”

  齐璐赶紧抹了抹眼睛:“真的吗?那我不哭了。”

  她从来没有当过母亲,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这不姜蝉一哄她立刻就收起了眼泪。

  看着这么好哄的齐璐,姜蝉叹气:“你这么好哄,会惯坏别人的,人都是会得寸进尺的,没有人会适可而止。”

  齐璐眼睫毛上还挂着两颗眼泪珠子要落不落的,看着又脆弱又可怜:“没关系,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彻底地放松。”

  “既然想从商,你想过你的第一桶金从哪里来吗?据我所知,你工作一年手头可没有多少钱。”

  为了转移齐璐的注意力,姜蝉找了另外一个话题。

  齐璐想了半晌,“衣食住行是必不可少,我想要搞房地产,我知道以后哪里会涨,可我手头没钱,别说买地皮了,我连买房的钱都没有。”

  “过几年房价会疯涨,到了那个时候再入场就晚了。”

  她说着看着姜蝉,眼神中满是祈求。也许是从来没有求过人,齐璐很不好意思。

  姜蝉抚额,她就当培养小徒弟了,只是这个小徒弟上辈子只长了年龄,她想要将齐璐培养出来,无疑要费许多心思。

  “你听过赌石吗?”静默了一会儿,姜蝉忽然问了一句,她盘算了下,像齐璐这样家庭出生的孩子,肯定是时时刻刻都被外界关注的。

  她若是贸贸然地去炒股,亏了好说赚了就需要费尽口舌解释,不如选择一个一锤子买卖,既能够堵住外界的口,又能够为自己的第一桶金选择一个合适的来源。

  在姜蝉沉默的时候,齐璐的心一直提着,听到赌石这个词,齐璐眼睛眨了眨:“听说过,但是没有实地经历过。”

  姜蝉:“你现在手头一共三千块钱不到,这点钱可选择的余地太少了。我们去赌石,你明天就买票去Y省。”

  齐璐犹豫:“我不会赌石,亏了怎么办?”

  姜蝉:“我在,你怎么会亏?”

  确定了去Y省的行程,齐璐也是个果断的人,既然想要将这个孩子留下,她就要做很多事情。庆幸的是她才工作了两个月,连实习期都没过,想要辞职轻松地很。

  前脚她刚刚辞职,后脚她爸齐正的电话就打来了:“璐璐,怎么突然就要辞职了?你以前不就想当老师的吗?”

  齐璐鼻子一酸,算算时间她和她爸都二十多年没见了。她爸在她三十岁那年就过世了,若是她爸还在,哪里容得了赵琦维后来那么糟践她?

  “我不想当老师了,爸,我回去跟你细说吧,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吸了吸鼻子,齐璐忍住眼泪,她不能哭,能够见到她爸她应该开心才是。

  “好好好,你回来再仔细说,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齐正的语气很和蔼,他就齐璐一个女儿,妻子过世后他就没有再娶,一直将齐璐看做眼珠子似的。

  好不容易将孩子培养成才,眼看着她在大学里当了老师以后他就能够稍稍放心了,没想到女儿突然辞职了,齐正在办公室就有点坐不住了。

  “没谁欺负我,就是我突然有了想要努力的目标,我回去后再跟您说。”露出一抹笑,齐璐三言两语地挂了电话,随手将小灵通扔到包包里。

  “你爸可是个老狐狸,你这个说法可瞒不过他。”姜蝉忽然说了一句,不是她说,齐家的心眼似乎都长到了齐正的身上,这么一个老狐狸居然培养出来一个傻白甜。

  哦,这位只占了前两点,还一点都不甜。

  齐璐耸肩:“我爸才不是老狐狸,他肯定会发现我的异样,可是他不会逼问我,他舍不得。我只需要挑挑拣拣地说一些,至于别的,就看我爸自己能不能发现了。”

  姜蝉无奈,这就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孩子,在父母面前才会这么的肆意。

  晚上,齐正的书房内。

  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儿,齐正不怒自威:“想好了?真的就这么放手让梁靖走?你若是现在后悔,还能够拦住他。”

  齐璐直视着齐正:“我想好了,留着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不是都说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吗?让人家去拥抱国外的月亮吧,我就不拖别人的后腿了。”

  齐正咬牙:“原本以为这小子不错,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东西。连我都瞒地好好的,要不是他今天跟你说,我都不知道他去办了移民手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