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齐璐3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齐璐3

  齐璐很平静:“人家既然要走,肯定要瞒着您,免得您给他使绊子。他要走就走吧,我们就当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齐正探究地看着齐璐:“你不难过吗?你们感情一直很好,原本不是商量着年底结婚的吗?他现在一走了之,你怎么办?”

  齐璐眼眶红了:“我当然难过,可在难过之前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将一张化验单推到齐正的面前:“我怀孕了,两个月,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齐正唰地站起来:“不行,不能让梁靖就这么走了,得让他和你结婚!”

  齐璐:“我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您若是让他留下来,就算我们真的结婚了,以后也只会是一对怨偶,日后想起来这只会是我们之间的心结。”

  “他是铁了心要走的,这个时候告诉他,也只会是他事业上的障碍。”齐璐抬头看着齐正,他正在书房里焦急地走来走去,显然心中郁气难平。

  齐正勉强定神:“就算让梁靖走了,可这个孩子也不能留,你还小,一个人带着孩子会非常辛苦,还要承受外界的流言蜚语。”

  齐璐勾唇:“我知道后果很严重,可如果失去这个孩子,我这一生都不能再有孩子了。如果生下这个孩子,以后我可能还能够拥有孩子,可如果失去了他,我的身体承受不了。”

  齐正瘫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非得要留下这个孩子?”

  齐璐轻笑:“您不要这么难过,您换个角度想,若是我留下这个孩子,这孩子就是我们齐家的,您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含饴弄孙,我一辈子都在您身边,您也不用担心我以后会被人欺负?”

  齐正叹气:“就是太辛苦了,我舍不得你这么辛苦,你是我的掌珠,我含辛茹苦这么多年将你培养长大,结果让梁靖这小子给……”

  齐璐:“只要能够在您的身边,我不怕辛苦。您想想,以后您的身边不仅仅是我,还有您的小孙子,您是不是特别开心?”

  齐正勉强露出个笑模样:“你就知道一定是孙子?万一又来个像你这样的小姑娘来气我?”

  齐璐信誓旦旦:“那不会,肯定是个男孩儿。”

  姜蝉可是和她说了,那是个男孩儿,她绝对相信姜蝉说的话!

  书房里的气氛和缓下来,齐璐抱着茶杯:“梁靖那边您就别插手了,您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不容易,别为了我给别人落下话柄。我已经长大了,知道我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齐正再次和齐璐确定:“真的就这么让梁靖走了?他这一走以后就不一定回来了。”

  齐璐很确定,“让他走吧,他一走这孩子就是我们齐家的,您白得一个大孙子还不好?咱们齐家人丁单薄,这种添丁进口的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

  齐正探究地看着齐璐:“你怎么这么平静?一点都不难过?你们之前感情不是很好的吗?”

  齐璐心一跳,她爸果然是个老狐狸!

  “我当然难过,可再难过又能够怎么办?人家要走你还能绑着他不成?”勉强找了这么个理由,齐璐站起身:“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我要出发去Y省,九点半的机票。”

  看齐璐像只兔子似的蹿了出去,齐正磨了磨牙,丫头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了。

  在床上躺下后,姜蝉在床边坐下:“老齐迟早会发现端倪的,你瞒不了多久。”

  齐璐摊开手脚,笑地有点狡黠:“他不会逼问我,他只会暗地里观察,能看出来多少是多少吧,反正我不主动开口。”

  “我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无非是我为什么对梁靖抛弃我离开为什么这么平静。”齐璐叹了口气,“算算时间,我和梁靖都要有三十年没见了。再浓烈的情感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以后,也已经消失殆尽。”

  “更何况你遇到了一个更让你心伤的男人。”姜蝉淡淡道:“你想清楚了?彻底地和过去割裂?再也不和赵琦维扯上任何关系?”

  齐璐摸了摸肚子:“我想好了,那种痛苦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尝试,重来一次我真的怕了,我只想带着这个孩子,带着他去看看这个世界。”

  “梁靖为了国外的前程抛弃了我,而赵琦维为了我爸的权力不得不和我结婚,婚后却是这么多年的冷暴力,我感觉自己像是泡在苦水中,日日都不得解脱。”

  姜蝉说地很客观:“可是是你先逼着赵琦维娶你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你明知道赵琦维喜欢陈秒,你还去横插一脚。”

  齐璐耸肩:“所以啊,破坏别人感情的注定不得好死。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吧,现在我不插手,我离他们远远的,让赵琦维和陈秒去相亲相爱吧。”

  “我知道你觉得我破坏别人的感情这一点不道德,后来我也知道做错了。只是那个时候的我太年轻,被梁靖抛弃后愤世嫉俗。”

  “再加上我因为这个……”齐璐说着摸了摸肚子:“我一辈子都不能再成为一个妈妈,我就对所有的异性充满偏见。”

  “算了不说了,说这些都是在为自己找借口。”齐璐看着天花板:“只是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样,当你走错一步后,就再也回不了头。我无数次为我曾经的过错悔恨,而那一段失败的婚姻更是让我受尽折磨。”

  姜蝉沉默许久:“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知错而改就不算无可救药。你可以将这当作是全新的一辈子,此时的你还不认识赵琦维,更不认识陈秒。”

  齐璐勉强扯出一抹笑:“是,我应该不认识他们的,算算时间,没有多久赵琦维就要离开老家来到B市念大学,而我早已从这所大学辞职,我们注定不会再产生交集。”

  “你知道我最羡慕谁吗?”躺在床上许久,齐璐才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姜蝉想了想:“你最羡慕陈秒。同为被抛弃的人,可是她后来家庭幸福,子女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