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能仙医 > 第一千一百章 第四层!

第一千一百章 第四层!

  这怎么可能!

  看着唐锐徐徐上升,艾西亚的美眸越发撑圆。

  不论是击倒的人数,还是流出的血液,都是她更加占优,为什么孤舟把这个机会留给唐锐!

  就因为他切割的伤口更多么?

  “艾西亚,有个细节被你忽略了。”

  唐锐没有把答案带入第四层,俯瞰着艾西亚笑道,“孤舟要的,是血液当中的气血力量,而且,已经落入地面的血液,都被视为废弃。”

  艾西亚这才恍然大悟。

  她只一味追求流血,却没有深究孤舟要把这些血液拿来做什么。

  只是,孤舟又怎么把气血提取出来,这依然是个谜团。

  拿出手机,她想询问更多,可当她把屏幕举起,却发现唐锐已经升入更高的黑暗,不可能看清手机上的文字了。

  艾西亚咬咬贝齿,心中呢喃。

  这次算你赢了,等我去了第四层,一定要跟你再赌一次!

  而就在这时,头顶又传来一声惨叫。

  那是第四层中因表现不佳,而重新下放的犯人。

  下放和提升不同,不会有机械臂带他下来,只听到扑通一声,他便重重的摔进一片血污。

  “太可怕了,第四层太可怕了!”

  那犯人像是得了失心疯,凄厉的声音叫喊着,“就让我在第五层沉沦,我再也不要回去了,再也不要……”

  几个离他稍近一点的犯人,能够清晰看见,他身上衣衫破损的地方,露出几块红嫩的皮肤,像是受了严重外伤,长出来的新肉。

  这显然和第五层受到的伤势不同,第五层多是切割伤,经过益气汤修复,只会留疤,不会像这样留下大片新皮。

  这画面,像是被割下了一整块肉,复又痊愈的模样!

  艾西亚黛眉微皱,忍不住抬头又看向唐锐离开的方向。

  此刻的唐锐,并没有心情去思考第四层都会面临什么,他在尽可能看清四周,想要探究两大楼层之间的结构,片刻,他发现自己被抓进一条两米见宽的通道,忽而直行,忽而转弯,终于停止的时候,他看见脚下是一扇圆形的门。

  嗡。

  门翼打开,机械臂也同一时刻松手。

  这次的下坠距离只有五六米,待唐锐双脚触地,黑暗的视野豁然开朗。

  他站在一座巨大的擂台上面,周围是层层叠叠的玻璃房,那边是第五层犯人心心念念的囚室了!

  哪怕它只是四面钢化玻璃围成的房间,但至少也算是一处单独空间,在你受伤需要休息的时候,可以心无防备的躺下来,好好的睡一觉。

  而且,有些囚室的犯人,正在享受美味的烤肉,虽说食材单一,但比起只有药味的益气汤,这简直就是天堂般的享受。

  “快看,又有第五层的人上来了。”

  由于囚室都是透明墙板,唐锐的出现,很快就引起了众人注意。

  除了极个别人不感兴趣,其他人几乎都转过头,投来戏谑嘲弄的目光。

  “看他的衣服还很整洁呢,跟之前那些杂碎恐怕不太一样。”

  “这可不好说,之前不也有爱好打斗时疯狂放血的家伙,误打误撞进入了第四层,说不定他就是这种人。”

  “倒也是,第五层看着挺唬人,但游戏规则太简单了,要杀出重围并非难事,咱们第四层就不一样了,只是能打还不行,需要他能顶住强大的心理压力才行!”

  各个国家的语言在这里混杂,但表达的意义大抵相同。

  没有一人相信,唐锐能够在第四层长久的留下来。

  咔。

  一道清脆的开门声响起,唐锐看见一间空荡的玻璃房朝他开启。

  淡然一笑,唐锐走进玻璃房,在那张纯钢打造的硬板床坐了下来。

  床头放着一把斩刀,床板上则是擂刻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其中囊括世界上几乎所有文字,排在最前列的赫然就是中文。

  “第四层禁止杀人,禁止抗拒战斗,禁止拒绝以及浪费食物,违背禁忌者,将被押入小黑屋受罚。”

  看完全部文字,唐锐有些哭笑不得,前两条禁忌倒没什么,可这第三条……

  从第五层那种原始地带上来,谁还会拒绝食物么?

  “新人,你是不是感觉这些禁忌很可笑啊?”

  隔壁囚室,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等到战斗开始,你就知道这些禁忌有多么可怕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跟这里相比,小黑屋才是真正的孤舟炼狱,不想去那种地方受罪的话,你就老老实实的遵照禁忌行事。”

  这人是亚洲面孔,许是这样,他才愿意跟唐锐多说两句。

  唐锐笑着点了点头:“多谢指教,还未请教姓名。”

  “果然是新人。”

  对方不屑的笑了起来,“到了这种鬼地方,谁还会询问姓名,不过你既然问了,我便告诉你吧,我叫周天勇,曾是神州定安市的武协会长。”

  唐锐不由怔住。

  没想到在这,竟能遇见武协同门?!

  “周会长,我也是武协……”

  咚咚咚!

  不等说完,浩瀚的战鼓声音陡然奏响。

  周天勇兴奋的舔舐嘴唇:“战斗开始,又要有肉吃了。”

  唐锐没想太多,只以为吃肉是胜利者的特权。

  咔咔!

  视线中,两间囚室同时开启,其中一个黄发犯人动作飞快,夺门而出,另一人却有些畏惧,像是抗拒战斗。

  “锡安,你上一场明明赢了,怎么到这一场,变得这么畏首畏尾,怕什么,出去跟他打啊!”

  有几个认识他的犯人,用力拍打着玻璃门,振声嘶吼。

  同时,擂台中央缓缓开启一扇暗门,一道人影缓缓升起。

  唐锐有些意外,这种角斗场一样的设置,竟然还有裁判么?!

  那人身背一把长刀,面容冷峻,目空一切。

  “叫锡安的这个家伙再不上台,丹尼尔就要出手了。”

  周天勇冷哼一声说道。

  果然,丹尼尔握住肩后的刀柄,目光定格在锡安身上:“战斗开始,便不可违抗。”

  “我,我打。”

  丹尼尔在第四层像是绝对主宰,锡安当即成了一只乖巧的弱鸡,老老实实走出囚室。

  黄发犯人早就等的不耐烦,待他刚踏上擂台,便一个猛虎扑食,攻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