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贝兰德传说 > 第七三章 战场父子

第七三章 战场父子

  父亲雷克斯的突然现身让休伊第一次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这也是休伊第一次看到雷克斯跟人战斗,他发现父亲的战斗技巧跟自己全然不同。休伊的战斗方式凶悍、拼命,每一击都用尽全力,甚至不惜以伤换伤。而雷克斯每一次攻击发起时都只用一半的力量,然后在进攻中有一个二次发力的过程,如果敌人中途变招他的攻击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雷克斯的攻击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休伊凌厉,但因为能够合理分配力量和斗气,战斗持续性更强。而且雷克斯每一次出手仿佛都计算过了对手所有可能的变化,因此动作总是先人半步,一旦攻击发起便源源不断,产生犹如窒息般的压迫打法。

  哈巴克之前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和斗气,现在又对上比自己武者等级高出一级的对手,在雷克斯连绵不绝的猛烈攻击下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哈巴克再次释放一记斗气技之后转身就逃。

  “打伤了我儿子总要留下点赔偿吧!”雷克斯却不肯就此罢休,一道流光追了上去。

  在休伊和贝姬还在给小青治伤的时候,雷克斯便去而复返,只是手中多了半截胳膊。

  哈巴克也算应了自己的誓言。

  “这里不安全,你们俩跟我走。”

  “小青受伤太重,现在还不能动。”贝姬露出哭相。

  雷克斯没说话直接凝形出一尊披甲雷神凝形,单手轻松的夹住雷蟒往远方飞去。

  雷克斯选择在二十里外一处隐蔽的山坳中落脚,把小青放下之后,父子再次相对竟一时无言。

  最终还是雷克斯先开口,“你这些年在外面确实成长了不少,已经有跟战将武者碰一碰的勇气了。”

  休伊依然低着头,“要不是你来,今晚恐怕就死在战场上了。”

  雷克斯突然上前抓住休伊的双臂轻轻捋过,“还好,只是骨头断了,经脉没事儿。”

  “佣兵团有治疗魔法师,过两天就好了。”休伊几乎是下意识的回道。

  雷克斯直接扯开了休伊的武服,取出一些绿色的膏状物体涂满休伊的双臂和整个前胸、后背,“运转斗气,用斗气淬炼伤口。”

  休伊依言坐了下来,当斗气运转的时候,赫然发现身上涂抹的膏状物竟然能缓缓侵入皮肤,最后附着在骨骼上,之前断裂的骨头吸收了膏状物之后竟然主动生长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心中大喜的休伊开始一圈一圈的运转斗气,直到再无任何东西被吸入体内,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当休伊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雷克斯就坐在自己面前,静静地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神奇!”

  “百药玉骨膏,你母亲月影豹族秘传的圣药。”

  休伊没想到雷克斯会主动提起母亲,在此之前雷克斯从来没有主动提过跟母亲任何相关的事情。

  雷克斯自顾说了下去,“你已经大了,有些事情虽然未必理解但也应该知道了。当年跟兽人的一场战斗中,我受伤被俘了,而且被一个女兽人俘虏了,后来她又把我放了。从小在王宫长大的我却被她的野性、率真给迷住了,你可能不会理解,我竟然爱上了一个女兽人!”

  “不,我理解。”休伊虽然没见过灵羽,却也知道亚瑟也曾爱上过一个女兽人。

  雷克斯在自己儿子面前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她甚至抛下部族跟我回艾萨克,其他人都以为我抓了一个兽人女奴隶回来。直到你出生,王室的人才知道我是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兽人。人、兽两族的婚姻根本是不被接受的,何况我还是王室成员、国王的亲弟弟。斯特雷齐要求我处死你母亲,我当然不同意,因此便想把她送走,穿过奥兰多山脉送回她的部落。你母亲当时只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把你也带走。”

  雷克斯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我自以为这样便保护下了你们母子,却还是忽略了两点。一是忽略了你母亲的感受,一个被人族俘虏的女兽人带着和人族生的孩子返回部落后会受到怎样的歧视和屈辱?二是忽略了王室的态度,王室或许可以允许你母亲回去,却不允许她将一个有王室血脉的半兽人带回兽人部落,因为那将是王室最大的耻辱。霍布斯亲王当年暗中安排了追杀之人,我和你母亲一分开他的人便动手了,但你母亲的实力却超过了他们的预期,硬是从伏击中杀了出来,我听到打斗声音赶过去的时候你母亲已经受了重伤。你母亲最后是自杀的,她说要用她的命来换你的命,要求我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你。”

  休伊的泪水已经不受控的大滴落下。

  雷克斯的眼圈湿润,将手放在休伊的肩膀上,“当年是我的错,不怪你怨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

  休伊只是轻轻的摇头,多年来压在他心头的那块石头,这一刻终于搬开了。

  雷克斯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玉石材质、豹头人身、背生双翼形状的吊坠,“这是你母亲留下来的,月影豹一族的图腾豹神。”

  休伊将吊坠紧紧攥在手里,吊坠中传出丝丝的暖意仿佛是母亲的温度。

  雷克斯随后又拿出来了一个兽皮小册子放在休伊面前,“这也是月影豹族图腾之力和兽人武技修炼秘法。”

  休伊猛的抬起头,诧异的目光看着雷克斯,“你不介意我修炼兽人武技?”

  “不论哪一族的武技都是杀人的方法、保命的手段,没有什么区别。你体内源自兽人血脉的天赋是压不住的,兽神吊坠中蕴含着图腾之力,以此为引,你现在就运行兽人的图腾修炼之法,彻底激活体内的图腾之力。”

  休伊依言翻开了兽皮手册,很快便沉浸其中,体内的图腾之力自动运转起来。

  被压抑多年的血脉之力终于激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一团黑光在休伊背后逐渐成型,最终凝结成一头肋生双翅的飞豹形象。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黑光消散,休伊睁开了双眼,目光惊讶的看着雷克斯,“父亲?”

  休伊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当面叫雷克斯父亲。

  雷克斯面含笑容的点头,“你武者等级已然是七级顶峰,图腾之力非但不会阻碍斗气修炼,反而有助益作用。你彻底觉醒图腾产生的能量自然而然的推动斗气跨过七级,可谓水到渠成。”

  “您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个效果是吗?”

  “八级武者再叠加图腾狂化,从今在这个战场之上,战将之下再也没有你的对手,我也放心让你独自闯荡。”

  “父亲,我以为你这次来会让我跟你回去。”

  雷克斯一笑,“你已经长大了,可以选择自己想走的道路了。等你想回去的时候,艾萨克再也没人敢另眼看你!”

  此时天色已然微亮,雷克斯说完拍了拍休伊的肩膀,直接转身飞走了,只留下晨光中一个长长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