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秦二世 > 第1027章 这是孤对你的期望!

第1027章 这是孤对你的期望!

  听完嬴高的话,王贲深深地看了一眼嬴高,轻笑,道:“以我对于储君的性格了解,不应该是希望山东六国合纵成功,然后一举灭之么?”

  这一刻,王贲似笑非笑。

  他太了解嬴高了,以嬴高的性格,不可能会如此的步步为营,而是力求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将山东六国的主力大军灭掉。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在用兵之上,有一些相似之处。

  他们都是歼灭战的继承者,也是喜欢兵行险着,毕其功于一戏的贯穿者。

  “哈哈哈.......”

  大笑一声,嬴高点了点头,道:“知我者,王叔也,孤心中是这样想的,但是不管是父王还是老师,都不赞同。”

  “大秦东出,牵扯太大,整个朝廷都希望循序渐进,而且,这一次东出,孤只能动用关外大营,蟒雀军,万胜军,以及三川郡以及以及接受的南阳地区的守军。”

  “虽然除了当地守军之外,不管是蟒雀军还是万胜军都是当世精锐,但是,数量太少,根本不足以掀起六国大战。”

  “这一次,孤只调集了十万蟒雀军入三川郡,这样一来,只灭韩会稳妥一点。”

  嬴高心里清楚,毕其功于一役以及循序渐进,各有好处,具体如何抉择,这需要秦王政来决定。

  现在嬴政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不管是作为儿子,还是臣子都只有服从一条路。

  “灭国大战,而且是第一战,只能胜利不能失败,而且这也是你成为储君之后的第一战,却是应该慎重。”

  王贲喝了一口茶水,朝着嬴高,道:“既然储君已经做出了部署,臣回去之后,便找一个时机前往三川郡统领万胜军,防备李牧。”

  王贲心里清楚,别看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对于李牧这个人,他十分的忌惮,因为不管是嬴高,还是他的父亲,都不止一次的提及过李牧的难缠。

  要知道,李牧可是击败过他父亲的男人,王贲自然是清楚,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嗯。”

  微微颔首,嬴高朝着王贲,道:“如此一来,就要辛苦王叔了,匆匆南下,却连岁首都不能在府中度过,就需要前往军中。”

  闻言,王贲慷慨激昂,道:“为了大秦,为了王上,当如此!”

  最后,嬴高送走了王贲,他心里清楚,王贲的那一环是关键,李牧作为当世名将,其能力远在项羽等人之上。

  而且,李牧手中握着最为精锐的赵边骑,一旦战争爆发,李牧出手将会横生变数,而嬴高最喜欢做的,便是将一切变数都掐灭在行动之前。

  “储君,姚贾先生出使齐国也有了消息,齐王会保持中立,靖夜司刚刚得到消息!”司马师眼中浮现一抹凝重,朝着嬴高,道。

  “嗯!”

  微微颔首,对于此嬴高心中其实早有预料,齐国终究是距离大秦与韩国太过于遥远,就算是战争爆发,战火暂时也不会烧到齐国。

  而且,介入此战,需要齐国全力以赴,才有可能挡住大秦的脚步。

  更何况,这一次乃是他率领大军灭韩。

  有道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除非是有极大地利益诱惑,否则没有人会为了别人,而损失自己。

  唇亡齿寒的道理人人都懂,但是当事情发生了,让你在生死面前做出选择,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理智选择的。

  至少在嬴高的记忆中,齐王不是这样的人。

  “齐国早已经在一片繁华中腐朽,齐王只是守着昔日的荣光以及临淄的繁华,在醉生梦死中,等待着灭亡。”

  嬴高眼中浮现一抹莫名,朝着司马师,道:“目下,齐国那边有黑冰台,靖夜司的主要精力放在三晋之地。”

  “我大秦东出,韩国是第一战,但是接下来便是赵魏,而且灭韩一战中,最有可能对于我们产生影响的便是赵魏两国。”

  “两国距离韩国太近,他们是最有可能,也是出兵能够直扑战场的。”

  说到这里,嬴高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师,一字一顿,道:“事关大秦东出战略,盯住三晋之地的一举一动。”

  “这一次,靖夜司不允许有丝毫的意外发生,若是出现意外,你这个统领也就不要干了。”

  “诺。”

  点头答应一声,司马师脸上的羞愧一闪而逝,朝着嬴高肃然一躬,道:“请储君放心,靖夜司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若是发生意外,臣提头来见!”

  .........

  司马师心里清楚,靖夜司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次的意外,而每一次嬴高都没有追究,这一次关系到了大秦东出。

  这是大秦朝野上下共同的心愿。

  若是出现失误,就算是嬴高放过自己,他心中也过意不去。

  望着司马师离去,嬴高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他心里清楚,也是时候给司马师来一点压力了,韩非那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

  “储君,良想要参军!”

  这一刻,张良走过来,朝着嬴高语气凝重,道。

  很显然,这一刻的张良早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他心里也早已经做好了决定。

  “子房啊!”

  嬴高看着眼前的张良,脸上的笑意更显的浓郁:“参军不是不可以,而且你的未来归宿也是军中。”

  “但是,孤不建议是现在。”

  看着张良脸色微顿,嬴高话锋一转,道:“人这一辈子,想要有所成就,就要扬长避短。”

  “军中,有各种不同的分工,每一个将士的职责也各有不同。”

  “.........”

  “而且,黑冰台以及靖夜司,乌木崖传来消息,黄石公虽然逃走了,但是他们找到了一卷兵书。”

  这一刻,嬴高深深地看了一眼张良,语气也变得肃然:“孤认为你的长处不是上阵杀敌,也不是领兵作战,而是运筹帷幄。”

  “所以,现在你最应该做的便是学习,孤希望,你能够做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这是孤对你的期望,希望你不会让孤失望,你的路,应该是范增,尉缭那样的道路,而不是一如蒙寥,王离等人一样。”

  “这件事你自己好好想一下,然后再来告诉孤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