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氏族 > 章五九零 八月初一(5)

章五九零 八月初一(5)

  含元殿外,寒门官员人群前列,吏部侍郎王载愣愣出神,良久都没从剧烈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自从看到被人从面前推过去的赵玄极,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并不自觉的开始怀疑整个皇朝对待赵氏的公正性。

  他回过头,看向相距不太远的徐林、方不同等人,发现对方也是跟他差不多的神色,愧疚与自责近乎是赤裸裸的写在脸上。

  平心而论,他跟徐林、方不同等人,一直都相信赵宁、赵玄极等人的品性操守,也没少感叹赵氏的功绩与忠义。但也仅限于此。

  他们没有深入认识过赵氏的艰难与不易,没有意识到赵氏能够立下那些显赫功勋,是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有过哪些不为人知的挣扎与坚持!

  “存国家之功,护民族之力,国战之后竟然被人忽略忘却,这真是我们全都狼心狗肺?”王载不由得扪心自问。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并不是他们都没有良心,而是有人刻意淡化赵氏的功绩,让人不去谈论、关注赵氏国战期间的种种付出,并通过各种隐蔽手段引导人们不去在意赵氏!

  这个人,是大齐皇帝宋治。

  是国战胜利的最大获益者!

  国战之后,宋治从未提起过赵氏在国战中的功勋,皇朝有战事他都不用赵氏的人,唐郡王在朝堂上向来没有出言献策的机会。

  王载转头看向含元殿,目光闪烁,脸色低沉。

  他不得不去想一些现实问题:帝王是该有帝王心术,但这样黑白不分、善罚不明、用人不当的帝王,真的是一个对天下有好处的帝王吗?

  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吗?

  天下大乱至此,谁该来承担这个责任?

  谁又能给大齐天下一个光明未来?

  念及于此,王载向陆续看过来的徐林、方不同示意,让对方将何贞之等人带上,跟着他到人群后面去,他有话要说。

  ......

  含元殿中。

  高居地台的宋治,看着赵玄极目光连连变幻,在闭上眼深一口气后,他威严不减的淡淡道:“镇国公此时到含元殿来,难不成是想为这些谋反的世家开脱?

  “镇国公应该知道,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国贼,证据确凿。镇国公若是耽误朕平叛诛贼,只怕会让人怀疑赵氏的用心,有损赵氏的忠义之名。”

  他一开口,就堵死了赵玄极“主持公道”的可能性。

  面色蜡黄的赵玄极咳嗽两声,喘着粗气艰难开口:

  “陛下,臣只想问一句,若是今日陈氏、韩式等世家倾覆,陛下接下来......咳咳,是不是就要对付赵氏?”

  宋治目光一凛。

  他没想到赵玄极会把问题问得这么直接。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对他不构成威胁,今时今日,他已经拥有可以不顾一切,随心所欲的实力!

  皇帝面无表情地道:“朕向来赏罚严明,国战结束论功行赏的时候,朕可不曾亏待任何一位有功之臣。

  “赵宁领受郡王爵位,成为大齐开朝立国以来,唯一一位异姓王,就是朕对赵氏态度的最好证明。

  “赵氏若一直是忠臣,朕自然会信任有加,但如果镇国公今日要为国贼说话,跟叛臣为伍,那朕就不得不秉公处置,将赵氏一并拿下!”

  这样一番“铁面无私”的话,让赵玄极眼中残留的一缕光芒彻底消失,捂着胸口咳嗽不停。他咳得是那样激烈,让人怀疑他还能不能顺过气。

  殿内殿外的文武大臣,闻言或者面色剧变,或者浑身一僵。

  为了避免被大战波及,他们虽然距离含元殿有点距离,但彼此都是高手强者,聚精会神关注殿中动静的情况下,基本都能听清宋治与赵玄极的对话。

  “至今为止,赵氏做了什么错事,竟然让陛下这样无情的对待病重的镇国公,说要将赵氏拿下?”

  “陛下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摆明了就是要对付赵氏了!”

  “一直是忠臣,什么样的忠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样的忠臣?”

  诸多类似的心声,在无数官员胸中响起。

  他们多有不忿之色,无法接受面对这样的大都督,皇帝仍是半点儿愧疚感念之心都没有,言谈间没有丝毫亲近之意,说的话更是不留任何余地。

  大家都知道帝王无情,可哪个帝王会真表现得没有丝毫感情?对臣子不亲近不信任,对功臣不敬重不爱护,这样的帝王岂不是会寒所有人的心?

  现在,宋治就是无情到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不适。

  赵玄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努力良久却没有成功,最终是由身旁的红裙姑娘搀扶,这才从椅子上起身。

  刚刚站稳,他就一把推开了红裙姑娘,整整衣襟,面容肃穆的直视宋治,艰难而坚定地伸出脚,迟缓却有力的落下。

  就这样,赵玄极走出了三步。

  这三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很多人情不自禁屏住呼吸。不少武将甚至不由自主叫出声:“大都督!”生怕赵玄极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地。

  赵玄极没有摔倒。

  他面向宋治,虽然身形依旧佝偻,纵然身体显得消瘦,却站得出奇的稳,稳如磐石!

  就像赵氏族人站在雁门关上,站在井陉关上,站在寿阳城头,面对汹涌无边的北胡大军时,披甲执锐站着的那样!

  宋治心头微紧。

  他感受到了一股力量。这不是修为之力,也不是身体的蛮力,而是一股意志的力量——那是强者的意志!

  无所畏惧的悍将意志!

  宁折不弯的志士意志!

  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意志!

  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意志!

  这一刻,宋治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赵氏的人,为何能在国战最艰难时,面对最强悍的敌人,依旧百战不屈、百折不挠,一次次挡住了北胡大军,又一次次击退了北胡进攻。

  这股意志,让他们能够独守黄河之北的河东,一守就是五年,不曾败退;也是这股意志,让他们独守北境国门雁门关,一守就是一百三十多年,不曾有失!

  宋治没有这股意志,所以他感到了压迫感。

  一个王极境中期的强大修行者,堂堂大齐皇朝至高无上的帝王,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垂暮老人时,竟敢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赵玄极吐字缓慢却字字有力道:“陛下,陈氏、韩式等世家面对北胡入侵时,浴血奋战五年,族人子弟死伤无数,这才保全了大齐江山。

  “自古以来为人臣者,千功难抵一回过。君要臣死,总有各种理由与手段,让为臣者不得不死,甚至是留下千古骂名。

  “老臣做了一辈子忠臣,为皇朝倾尽所有,连老命都已经时日无多,从不敢忤逆陛下的旨意,到头来,却没得到陛下信任。

  “世家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有过功劳,用人命与鲜血换来的功劳!可陛下在铲除世家时,却没有任何垂怜与犹豫,只想把世家连根拔起!

  “世家不是不能亡,天下大势、历史潮流如此,谁也无可奈何。

  “但世家之亡,不能是被陛下这样无理无端的,不顾世家国战之功的,于今时今日,用权术与权力灭掉!

  “自国战之前,陛下挑起将门勋贵、士人门第之争,分化打压世家开始,经历国战惨重损失,到了眼下,世家已是垂暮老人,孱弱无力,行将就木。

  “正如老臣一样。

  “如今,陛下要处置陈氏、韩式等世家,而且一出手就是一锅端,请恕老臣......今日要做一回不忠之臣!

  “老臣,要与这些不曾被北胡大军屠尽的功臣站在一起,向陛下问一句:我世家大族的公平何在?我世家大族的尊严何在?!”

  最后一句话从赵玄极嘴里喊出来,充满悲愤与不甘,掷地有声,气若奔雷!

  话说完,他徐徐张开手臂。

  他的双臂抬得并不高。他已经无力将手臂抬高。他的确没有力气了,就跟那些注定要消亡的世家一样。

  但这双手臂举得坚定!

  曾经,这双手拿过刀执过剑,守过国门掌过大权,杀过敌人挡过北胡的暗箭!如今,这双手已经枯瘦无力,但他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意志,依然如初。

  殿内殿外,看到这一幕,听到赵玄极那些话的文武百官,无不陷入沉默。

  时代大势、历史潮流要世家亡,世家不能不亡。

  从国战之前,世家就被宋治用各种手段算计,纵然是不甘,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技不如人。

  但五年国战,世家大族死了那么多人,出了那么多力,好不容易保住了大齐皇朝,宋治还要继续在本朝覆灭世家,就让人无法接受。

  一个是非不明、恩怨不分、赏罚无度的帝王,和他统治下的皇朝,真的是可以容身、值得托付的皇朝吗?

  就算奸佞小人,不择手段爬上高位的贪官污吏,从内心来说,就真的愿意生活在这样的天下吗?

  他们拼命得来的富贵,在这样的帝王面前,长久得了吗?

  看看如今的大齐天下,都成了什么样了?

  乱兵四起,烽火连城,强者割据,弱者造反,下者克上,溃卒做贼......大军所过之处,谁的身家性命、荣华富贵一定能保全?谁的妻儿老小一定能活下去?

  洪水过处,焉有不湿之地?

  一个不太平不稳定的天下,谁会想要它?

  一个让天下大乱,让皇朝不稳,让万民担心受怕的帝王,谁会想拥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