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氏族 > 章五九二 反击(2)

章五九二 反击(2)

  /

  在赵北望等人出现前,韩昭就在心里默默盘算过世家与朝廷的力量对比。

  世家与寒门的王极境高手数量相差不多,但眼下寒门王极境尽数在此,宋治还有帝室高手呼应,世家在剔除赵氏、魏氏、杨氏后,所剩的王极境没多少。

  孝文山之变和高福瑞被斩两战中,朝廷损了一些王极境,所以眼下含元殿内外的朝廷高手数量,是世家的两倍左右,对付世家毫无问题!

  皇宫大内,王极境之下,元神境强者多不胜数。别的不说,仅仅是飞鱼卫中的精锐与元从禁军中的骁将,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庞大数字。

  有这么多高手强者,将含元殿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陈氏、韩式等世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反抗即意味着全军覆没!

  至于燕平的世家强者,且不说他们的数量不那么多,比不上官府禁军,连能不能进得了皇城都是一个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陈氏、韩式等世家,根本无力跟宋治抗衡,就算拼个鱼死网破,也只能拉一些人垫背,不会改变最终结果。

  但如今赵北望等人一到,形势立即发生了变化!

  在所有大齐世家中,就数赵氏王极境高手最多,哪怕赵宁眼下不在燕平,随着赵北望等人加入,世家的精锐修行者们,也不再是死路一条。

  他们可以尝试突围。

  可以杀出燕平城去!

  虽然难免死伤不小,尤其是王极境之下的修行者、普通人,肯定会折损惨重,但只要逃出京畿之地,西可去河东,南可去河北义军辖地,要摆脱追杀并非那么难。

  如此一来,至少不是全军覆没的结局,世家精华还能保住很大一部分。

  而帝室、寒门修行者,若是追杀得狠了,把世家修行者逼得太急,必将付出不小的代价,让朝廷变得羸弱,日后大家要倾覆皇朝就会简单很多!

  想到这里,韩昭心神大振,胸中燃起希望的熊熊烈火。

  .......

  可转瞬间,他听到了宋治对赵北望等人的判决。

  他猛地一惊。

  皇帝的态度怎么可能如此坚决?

  他就不怕京师大乱,朝廷遭受重创?!

  韩昭刚刚升起的希望之火,一下子熄灭了不少,心情瞬间变得极为沉重。

  皇帝不讲道理,手腕铁血,看来世家的选择已经只有一个:他们必须放手一搏,以惨痛伤亡、亲友罹难,来换取一线生机!

  不等韩昭回头跟其他世家官员们交流眼神,下一刻,赵北望的声音落入他耳中。

  大批北胡王极境高手潜入大齐境内的消息,在他刚刚因为下定决心,而沉静不少的心潮中,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些胡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来燕平?他们就不怕被大齐高手群起而攻之?他们难道知道今日大齐要内斗厮杀,所以趁虚而入?

  可他们怎么能知道?!

  韩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坠入了云里雾里,除了疑惑不解,就是胆战心惊。

  相比之于将门出身,善于治军征战不善于阴谋算计的韩昭,大殿外寒门官员人群后的王载等人,就擅长勾心斗角得多。

  王载、徐林、方不同、何贞之等人,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明白大齐皇朝到底发生了什么,想通了皇帝为何在赵氏高手到场的情况下,依然敢于向众世家发难,且有不给赵氏任何机会的底气!

  众人之前的顾虑已成现实。

  北胡高手果然到了京师!

  大齐的皇帝宋治,竟然真的向北胡借了援兵?!

  皇帝果真要用异族的刀,来杀大齐的臣?!

  要用国战仇敌的剑,来诛国战功臣的心?!

  王载等人不是脸色铁青就是面红耳赤,牙关紧咬、青筋显露者亦有不少。

  徐林脾气相对暴躁,此刻已是难以忍受,撸起袖子就要往人群前挤,估计是想对着含元殿嚷嚷几句公道话。

  王载拉住他,对众人道:“这些只是赵帅一面之词,在没有见到北胡高手之前,我们不能武断的认为陛下果真做了这些事——先冷静一些,看看再说!”

  大殿中,宋治听到赵北望的话,就像是被一万根银针戳了脊梁骨,霎时间遍体生寒、慌乱不安,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情。

  赵北望怎么会知道天元王庭的高手来了燕平?

  对方远在雁门关,怎么可能发现天元高手的踪迹?

  难不成他们还真的一直在巡视草原?

  蒙哥、察拉罕这些人被发现了踪迹还不自知?

  他们怎么能如此大意!

  思虑电闪间,宋治心乱如麻。

  这个时候再否定赵北望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他不让蒙哥、察拉罕等人出手,而这几乎又是不可能的,赵氏高手皆尽在此,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原本,宋治还想用“江湖高手”这四个字,来解释蒙哥、察拉罕等人的身份,毕竟后者有过乔装易容。

  ——陈安之等世家高手,都能乔装打扮后在陇右相助魏氏,跟赵玉洁等人交手,蒙哥、察拉罕等人自然可以效仿一二。

  至于江湖中凭空冒出这么多高手极不合理的问题,宋治没打算纠结——就只准江湖高手相助河北乱军,偏不准江湖高手效忠朝廷?

  而现在,赵北望上来就先说明了蒙哥、察拉罕等人的身份,可想而知,接下来他们还有会各种理由佐证这一点。

  而最关键的是,陈安之等人可以打死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蒙哥、察拉罕等人却未必愿意一直隐瞒真容——他们巴不得大齐的乱子更大些。

  瞬息之间,宋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局面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闭上眼,缓缓吐出一口气,再睁开双目时,眸中已然尽是凌厉的电光。

  事到临头需要放胆,既然没法再遮遮掩掩,那就不必再有所顾虑,分胜负看的是实力对比,而不是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就算他找了塞外援手,落下了一些不好的口实,但只要出发点是平叛诛贼,谁也不会说他这个皇帝的不是!

  之前那些朝代引入外族兵马平叛,不也只是毁誉参半,而非一边倒的骂名?

  更何况现在他只是找来了一些高手,并没有让外族兵马进入境内,去祸乱州县劫掠百姓——草原兵马确实没有动,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放蒙哥等人进来。

  他宋治建立过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带领皇朝军民赢得过艰难国战,谁不称赞他的英明神武,谁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唾骂他背叛他?

  没有人会这么做!

  眨眼间,宋治杀心已定!

  他看向赵北望等人,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

  “近日的确有天元高手入境,但不是潜入,而是作为正经使臣,被飞鱼卫领着来的。他们进入燕平,是要跟朕共谋邦国和平盟约,此事再正常不过。

  “赵北望,你赵氏戍卫的是雁门关,无端深入草原,是为逾越本分,若是跟草原部族起了争端,岂不是要让双方妄起刀兵?

  “朕没空听你胡搅蛮缠,你等逾期未到燕平是事实,若像赵玄极所言,赵氏都是忠臣,那就乖乖等候三司讯问——你们难道不信任朝廷?

  “现在,朕令尔等下殿受审,若是在含元殿公然反抗,即为谋反,朕,必诛之!”

  说着,他再度一挥大袖,向宋明、敬新磨下令:“拿人!”

  听到宋治亲口承认有北胡高手在燕平,韩昭等人再是愚笨,也醒悟过来皇帝今日为何底气充足。对方就是要借北胡的高手,来除掉他们这些世家!

  韩昭悲愤莫名,气得眼前阵阵发黑,只差当场吐血。

  但他又深感无力。

  有北胡高手相助,哪怕赵氏力挺,他们今日也只有死路一条!

  殿外群臣哗然,无论世家官员还是寒门大臣,都深感匪夷所思,面面相觑者不知有多少,迷茫心乱者亦不知凡几。

  国战结束不过一年,皇帝就要借助昔日敌人的力量,来对付大齐的血战功臣?!

  几乎没人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徐林怒发冲冠,王载脸颊抽动,方不同等人俱是双手发抖。

  “陛下且慢!”

  宋治话音方落,一道清丽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

  众人循声去看,发现皇后赵七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殿外!

  看到皇后,殿外的王载等人在眼前一亮后,都是面色复杂。

  不等宋治说什么,赵七月已经迈步入殿,她先没管宋治,而是径直来到赵玄极身边,把对方扶到椅子上坐下,“不是说不用您来,您怎么还是来了?”

  赵玄极先前跟宋治言辞交锋,又站了许久,早就体力不支,此刻只是缓缓摇了摇头,怅然长叹,并未再开口。

  宋治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站在地台上,他能清楚看见殿外玉阶下广场上的百官。他发现他承认天元高手在燕平后,众臣的反应过于激烈,举止太过杂乱不安,面容过于肃穆难看。

  甚至有人愤怒不已。

  这样的人不是不能出现,他知道会有这样的人。

  关键在于,这样的人太多了。

  超过了半数!

  “朕不是已经说了,天元高手到燕平来,是为了跟朕共商邦国和平大计,就算出手也是因为朕的命令——这些人为何还会有这样的反应?”

  百官的神色让宋治感觉到棘手,同时也很愤怒,一种不被理解不被尊重的愤怒——朕说的话,你们身为臣子怎敢不信?如此正当的理由,你们怎能不信?!

  正因心潮起伏,他忘了第一时间应付赵七月。

  而当他回过神,打算喝斥赵七月的时候,赵七月已经先一步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