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丹朱 > 第四百零六章 突发

第四百零六章 突发

  太子大步的跑着,不知是跑的胸口窒息,还是因为听到的消息而窒息,他大口大口的喘气,踩上最后一台阶差点摔倒。

  “殿下殿下。”福清扶着他,含泪道,“小心小心。”

  太子甩开他,再次大步的向殿前奔去。

  殿前已经有不少太监等候,看到太子过来,忙纷纷迎来搀扶。

  “父皇,怎么样?”太子颤声问。

  为首的太监颤声道:“现在还没醒,但气息无碍。”

  意思就是皇帝还活着。

  说着话太子脚步不停进了大殿,厅堂里贤妃徐妃金瑶公主都在,眼里含泪也不敢大声哭唯恐惊扰太医们诊治。

  太子疾步进了内室,太医们让开路,太子看着床上躺着的皇帝,跪下哭着喊“父皇。”

  皇帝双目紧闭,面色微白,一动不动,胸口略有些急促的起伏证明人还活着。

  “殿下。”张院判低声道,“我们正在想办法,陛下暂时还算稳定。”

  “这还算稳定?”太子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说着话看向进忠太监。

  父皇身边有进忠太监日夜寸步不离,没有能瞒过他的事。

  进忠太监神情焦急又难过:“陛下,其实有一段身子不好了,头发发作的越来越多,张太医特意调了方药来控制,没想到,还是没控制住。”

  太子的眼泪流下来:“怎么没有告诉我,父皇还这么操劳,我也不知道。”

  进忠太监跪下自责“都是老奴有罪。”

  张院判在旁轻声说:“殿下,陛下这病是积年的,原本真是可以控制的,只要多休息,不要动怒发火,本来这几天已经调理的差不多了,怎么突然这种重——”

  换做别的太医说这种话,会被呵斥为推脱,但张院判已经跟着皇帝这么多年? 张院判当年亡故的长子也是在皇帝跟前长大,跟皇子们一般,君臣关系很是亲密? 因此听到他的话? 太子立刻看向进忠太监:“怎么回事?父皇难道又发脾气了?是因为王爷们成亲操劳吗?”

  进忠太监的神情变得古怪? 迟疑一下:“也,没有。”

  太子和太医们在这里说话,外间的贤妃徐妃都竖着耳朵听呢? 听到这里? 再顾不上避讳急急进来。

  “没有呢,都是我们和少府监在忙,说了让陛下好好歇息。”两人异口同声? 为自己也为对方作证。

  要是说陛下的病是因为操持三个亲王的婚事加重? 那三个亲王可就罪大恶极了。

  “燕王他们最近都没有进宫呢。”贤妃说道? “我说过了不要他们来烦扰陛下。”

  “修容虽然在宫里。”徐妃忙道? “但一直在忙以策取士的事。”

  她们说这话? 门外禀告“齐王来了。”

  太子看过去? 看到楚修容疾步进来“父皇——”

  太子打断他:“前边都知道了?”

  皇帝虽然没有上朝,但朝臣们依旧各司其职,前殿也有当值的官员们。

  皇帝突发猛疾是天大的事,除了通知太子,后宫已经暂时封锁了消息。

  “是我让人告诉他的。”徐妃忙道? 掩面哭? “陛下这样? 我真是吓到了。”

  楚修容对太子道:“我没有惊动别人。”

  都是儿子? 他就算是太子,也不能无缘无故不让其他的皇子来探望皇帝,太子点点头示意他近前哽咽道:“父皇也不知道怎么了?”

  楚修容跪在床边? 忍着泪握着皇帝的手:“父皇。”他再看张院判有些惊喜,“父皇的手还有力气,我握住他,他用力了。”

  张院判没有什么惊喜,轻声说:“目前还好,只是还是要尽快让陛下醒来,如果拖得太久,只怕——”

  他接下来的话没有再说,在场的人心里也都明白了。

  贤妃徐妃的哭声响起,金瑶公主默默流泪。

  “太子。”楚修容深吸一口气,“召大臣们进来吧。”

  太子看他一眼没说话。

  “还有燕王鲁王他们。”贤妃哭着不忘说道。

  太子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孤知道了,孤去安排。”

  楚修容又道:“还有六弟。”

  听到这个名字,太子停顿一下,看向进忠太监:“六弟,是不是来过了?”

  六皇子进宫的事怎么可能瞒过太子,虽然太子一直不主动说,进忠太监心里叹口气,只能点头:“是,适才刚来过。”

  一个太医在旁补充:“就是臣给陛下送药的时候,臣看到陛下面色不好,本要先为陛下诊脉,陛下拒绝了,只把药一口吃了,臣就退下了,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听到说陛下晕倒了。”

  室内的人都看向那太医,适才这太医老老实实一句话不说,现在当着太子的面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还毫不掩饰的推卸责任——

  不过大家也可以理解,今天是他当值,陛下在吃了他送来的药后晕倒,这太医是要吓死了,先前不敢说话,看到储君太子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太子看他一眼,再看向进忠太监问:“六弟,他来做什么?”

  进忠太监实话实说:“六殿下说先不成亲,先带丹朱小姐回西京,待两人想成亲的时候再成亲。”

  此言一出,满室哗然,贤妃徐妃更是大声喊“怎么能这样?”“这孩子怎么回事?”“成亲是他说的,现在又来说不成亲!”

  其他人模模糊糊不太清楚,她们是很清楚的,楚鱼容之所以能跟陈丹朱成亲,都是楚鱼容自己搞的鬼,那时候就让陛下生气了一次,现在竟然又说不成亲,把陛下的圣旨当成什么了!

  怪不得陛下气晕了!

  室内乱糟糟一团,太子楚修容都不说话,金瑶公主也掩住嘴眼里又是眼泪又是震惊——别人不清楚,她其实很清楚,楚鱼容真的能干出这种事。

  真是楚鱼容让陛下气的发病了!

  没有人敢说是,但也没有否定,太医们太监们沉默不语。

  太子长叹一声,看进忠太监:“父皇很生气吧?”

  进忠太监低头道:“是。”

  有小太监在旁补充:“陛下还把奏章摔了。”

  先前六皇子在皇帝这里只有进忠太监侍立,内里说了什么其他人不知道,不过听到了皇帝的骂声,待六皇子走了,小太监们进内,看到地上落着奏章,很显然就是发脾气了。

  进忠太监看了这小太监一眼,是这小太监话太多吗?但也可以理解,皇帝突然发病昏迷,当时在场的内侍们都免不得被罚,大家都心惊胆战。

  一向好脾气的贤妃也再忍不住:“把他叫进来!陛下这样了,他一走了之!”

  进忠太监没有说话,他其实有话说,皇帝和六皇子这样其实并不是生气,他们父子一向如此相处,但他又不能说,因为没有办法解释一向如此这件事。

  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唉,进忠太监只能沉默不语,这次六皇子算是运气不好惹麻烦了。

  此时外边禀告当值的官员们都请过来了。

  徐妃也轻声对太子道:“还是快把六殿下叫来吧,也好给大家一个交代。”

  皇帝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就病倒了吧!最近除了亲王们的婚事也没有别的大事了!

  室内的视线凝聚在太子身上,皇帝躺下了,如今能做主的就是太子。

  听完这些话的太子反而没有了怒气,摇头轻叹:“父皇已经这样了,叫他来能怎样?他的身体也不好,再出点事,孤怎么跟父皇交代。”

  他抬抬手。

  “先请大臣们进来商议吧,父皇的病情最要紧。”

  太子殿下真是个心软的长兄啊,室内的人们低头感叹。

  楚修容的眼中闪过一丝嘲笑,话都说成这样了,不把六皇子叫进来有什么改变?

  叫进来反而要争辩,不叫进来,待大臣们来了,就直接定罪了。

  徐妃在一旁瞪了他一眼,很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唯恐他多嘴,有六皇子担责,大家就安全了——皇帝昏迷倒下,大夏一半的天都属于太子了。

  握住了一半天的太子,可就有了生杀大权了。

  楚修容对徐妃点点头,不用她提醒啊,这本就是他的安排。

  大殿门打开,门外脚步杂乱,闻讯的官员们涌涌而来,如同天边的阴云,远处隐隐还有滚雷声声。

  一场急雨不可避免。

  .....

  .....

  密集的雨点打下来的时候,站在窗边得王咸被溅了一身,他后退一步,看向室内,楚鱼容坐着喝茶,虽然说是喝茶,但其实也在走神。

  “你刚离开陛下就出事。”王咸道,“这也太巧了。”

  楚鱼容点点头:“我刚看过陛下,他没有要发病的迹象,所以——”

  这件事一定有问题。

  尽管如此,当时听到宫里传来仓促的报信声,楚鱼容还是决然离开了。

  说不定宫内张开了大网正等着他扑进去。

  他不能贸然进去,一是暴露自己在宫里有眼线,二是担心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

  王咸默然一刻,道:“不管是谁,希望他们不要这么丧心病狂。”

  谋杀皇帝啊。

  “消息说是昏迷,父皇暂时没有性命危险。”楚鱼容低声说。

  王咸低声道:“不管他们谁要对付谁,但此举也算计了你,是要试探你的深浅,我们不做些什么吗?”

  楚鱼容淡淡道:“不用理会,他们,我不在意。”他站起来走到门边,隔着层层雨雾望皇城所在。

  困在那一方天地里的人们,可恨又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