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凡有条龙 > 第366章:夺旗战

第366章:夺旗战

  “太牛了!”孙利满脸喜气从树上下来。

  童峰和郑光大其实对甘一凡提出的计划并不感冒,只是因为甘一凡执着且不听劝,两人也没奈何,顺着他的思路完善计划。

  而在甘一凡找到第一面旗帜离开的时候,他们并不放心,于是让身形最小巧的孙利上树观望。

  汉斯发难,因为距离不算远,那声惨嚎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略略放心的同时也对甘一凡是否能够招架后续拦截选手而担心。

  直到这时,孙利从树上下来,他们才知道甘一凡不仅重伤飞人汉斯,还在抵达天坑之前,先后重创另外三名选手,只有一位选手放弃夺旗全身而退。

  “这家伙真有这么强……”郑光大暗自嘀咕。

  童峰也在疑惑甘一凡实力,再一次询问经过,孙利将自己所见仔细重申,他这才相信许菀之前所言,有刀在手的甘一凡和没刀在手的甘一凡,完全是两个概念。

  “那么接下来按照原计划进行,你们三人负责寻旗,我去接应甘一凡。”童峰正色道,“另外你们三人不要分开太远,甘一凡伤人在先,恐怕会遭到其他队伍敌视,自保为主,找到旗帜先不着急交给我,等我信号。”

  三人应下,许菀郑重道:“一凡伤人消息没那么快扩散,你是他们第一目标,小心。”

  童峰离开之后,剩下三人保持一定距离分散开寻旗,并往山顶方向移动。

  另一边密林中,山姆、英吉、法兰等六国选手汇聚一处。

  山姆乔恩说:“刚才发生什么?我听着像德意汉斯惨叫,是谁伤了他?”

  法兰女选手科蒂说:“哦,我们也听见了,不过正在赶来途中,没有留意。”

  倭国选手山本弘一说:“我好像见到一人从头顶飞过,接着就听见汉斯叫声。”

  英吉选手亨特说:“我看见那人踩着树梢飞掠,身材像华夏童峰。”

  加拿选手贾斯汀道:“如果是童峰的话能说得通,也只有他能在短时间伤害汉斯。”

  英吉选手亨利道:“他手上有一面旗帜。”

  “……”

  众人七嘴八舌用英语交流,乔恩双手压了压,说道:“不一定是童峰,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高调行事,但不管是不是他,都已经有人先一步找到旗帜,我们按计划行事,每队抽调两人跟我一起下天坑夺旗,其他人分散搜寻。”

  “记住,别手软,特别是见到华夏选手,见一个灭一个,只要不杀人不算违规。”

  众人纷纷点头,面露狠色,迅速分散开来,一队人往山顶追去,剩下的人分头寻找。

  这个时间,领队们注意力全都放在海面上,从甘一凡进入天坑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十分钟的样子,而甘一凡已经出现在三海里的海面。

  也就是说,甘一凡仅仅用去十分钟时间,甚至还不到,就已经穿过天坑之下的狭长水道进入大海。

  一道水线在海面上延伸出去,惊人的速度,仅仅片刻就已来到灯塔平台

  ,一面刺绣联合国会徽的三角旗帜稳稳插在五星红旗之前。

  华夏队取得开门红,沈伟力与有荣焉,兴奋道:“华夏选手插上第一面旗帜,影片片头可以提前确定了,由我华夏特事战士最先出场。”

  原来第一个插旗的国家享有最先出镜权,怪不得沈伟力这么兴奋。

  山姆领队酸溜溜的道:“第一个十秒归华夏,相信第二个十秒是我们山姆国。”

  法兰领队接着说:“希望第三个十秒归我们法兰。”

  英吉领队歪了歪嘴,没吭声。

  影片片头算上字幕总共四分钟片长,一首主题曲《守护》时间,而只有前三十秒时间分成三段,每段十秒,归团队赛插旗前三名,至于后续除去字幕剩下的大概一分半钟时间,就要被切割零碎,往往一个国家异能战士出境只有几秒,而且先后顺序依然要看插旗顺序。

  英吉领队当然希望自己国家选手能在第二位插旗,可他没敢跟山姆领队争执,至于法兰领队,他是不想口舌之争。其实一切都要看队员表现,领队在这里争辩也没多大实际意义。

  再说童峰抵达天坑,并用最快的速度穿越一号通道,这个时候距离团队赛开赛半个小时都不到,天坑底部通道也都没有遇见人,童峰也不着急,抬头往灯塔方向看去,一面带有联合国会徽的旗帜插在五星红旗前凹槽,而甘一凡不见踪影。

  童峰笑了笑,嘀咕一句:“这家伙倔归倔,真不赖。”左右看看,找了一处礁石后头隐藏起来。

  风浪渐渐大了些,不过对于天坑内部通道没有影响。乔恩带着一群人紧赶慢赶终究没能追上甘一凡,旗已经插上,改变不了。他们寻觅一番,没有找到华夏队员,便返回天坑底部,隐藏在三条通道内出口。看他们架势,是打算埋伏除他们六国联盟之外的所有选手。

  沙鲁克是一位印国选手,拥有高种姓,曾是一位印军山地师少尉,觉醒异能之后转到某海军继续服役。他的年龄其实不大,今年二十六岁,在印国来说算是年少有为。

  不过对于由华夏主办的国际异能大赛,他的年龄超了,可军部大笔一挥,帮他改了年龄,就这么地,他来参加国际异能大赛。

  他起初并不愿意来,因为他害怕华夏军人,那些军人太倔强,太较真,一点都不通情达理,往他们边境线迈出一步,就好像要了他们的命似的,真跟你拼命。

  而他听说邻国特事战士,大多数都是从正规军转过去的,他可不想跟他们在赛场上遇见。

  不过后来他当上校的父亲私下告诉他,西方列强跟我们组成七国联盟,一同对抗华夏,他顿时自信感爆棚,再也不说不参加的话。

  就这样,他兴匆匆来到吉化岛。

  可谁知那些西方强国选手好似都不待见他,包括跟他一起参加赛事的其他四名选手,他们五人已经够低调,够奉承的了,可依然如此,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像父亲说的那样七国联盟,而是将他们排除在外的六国联盟。

  至于为什么会

  这样,他搞不懂。

  但来都来了,也不可能中途跑回去,只好参赛。

  个人赛他参加两项,一项障碍跑,另一项擂台赛,至于击打铁球的比赛,他没参加,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觉醒水行异能并不适用力量型竞争,根本不可能和其他国家队选手争锋。

  当然了,障碍跑也就是参与性质,还有擂台赛,也不是他的长项,第一轮淘汰赛就被淘汰。

  他的长项是潜水,同比印国年青一代变异人,他的水性是最好的,速度也是最快的,所以他被赋予插旗重任。

  他的队友非常幸运,开赛不久找到一面旗帜,在他队友帮助下,他携带旗帜迅速登山,这个过程遭到其他国家选手阻挠,都是他的队友拼尽全力护他上山。

  幸运之神还是相当眷顾他的,成功在被追上之前进入二号通道。

  二号通道入口在山腰,可以直通天坑底部。他拼老命跑进水中,这才松了口气。

  他有这个自信,一旦入水,很少有人可以追上他。

  事实上也是这样,他成功穿过二号通道。

  可他哪里想到,刚游出二号通道内出口,身周忽然出现几个人,直接劈头盖脸一顿暴揍,抢走了旗帜,而他甚至都不知道是哪一国的选手偷袭他,带着满身疼痛逃离通道。

  随着时间持续,类似印国选手沙鲁克的遭遇时有发生,一面面旗帜被六国联盟选手抢夺。而他们也没想到,抢到手的旗帜居然又会被别人抢走,甚至因此身受重伤,不得不提前退出比赛。

  最先遭到偷袭的人是法兰女选手科蒂。

  这次异能大赛,除了鸟人汉斯有翅膀之外,还有一人也有翅膀,那就是科蒂。

  虽说科蒂飞不起来,不过借助海水浮力在海面上也能像飞一样,甚至比起从水下潜行的水行异能选手还要更快。

  所以,她也是第一个被偷袭的选手。

  当时她以时速二三十海里的速度海面飞奔,那模样其实真不美,跟水鸭子踩水飞奔似的。

  而就在她距离灯塔平台仅仅剩下几百米,海滩观望的法兰领队兴奋不已手舞足蹈的时候,突然沉入水中。

  法兰领队双手僵在头顶,满脸的欣喜变成惊愕。

  科蒂却迟迟不见浮出水面。

  法兰领队醒悟过来,他知道出事了。

  “是你的人水下偷袭,无耻!”他愤怒指责沈伟力。

  沈伟力没工夫搭理他,因为他猜到托科蒂下水的人是甘一凡。而甘一凡自从插旗露了一面,直到现在也没有在水面上见到,甘一凡并非水行异能者,他能在海水中坚持多久呢?

  沈伟力又兴奋又紧张。

  没过多久,科蒂像一条死鱼一样被扔上平台,随之甘一凡跳上平台插上第二面旗帜,继续下水。

  “好样的!”沈伟力兴奋低喊,这样一来,片头前三十秒的第二个十秒又归华夏所有。

  然而,连沈伟力也预料不到,这才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