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肥千金 > 第481章 再次救人

第481章 再次救人

  一到医馆,便见白夫人在那等着她,神色焦急。

  “臣妾见过安国郡主。”

  竟是先行了大礼,

  因为白取,二人算是很熟悉了。

  杜华立即伸手虚扶:“白夫人何当如此?”

  “小神医,请您救救舍妹吧。”

  白夫人眼睛含泪。

  “令妹怎么了?”

  原来,白夫人的妹妹嫁到余伯府,这几日临产,已经难产两日,今天一早白夫人就请来杜华去救她妹妹,结果不想杜华去城门送行爹娘去了,这可把白夫人急哭了。

  十万火急的事,杜华二话不说,立即着二妞拿上医箱,让秋水驾车,跟着白夫人去她妹妹府上。

  唐三郎不放心杜华,也跟着坐在车厢里,要去府外等她。

  如果白夫人的妹妹不能正常生产,恐要做剖腹产手术。

  想了想自己空间里的东西,杜华微微叹了口气。

  她的空间就是一简单的储存空间,资源不能再生,也没有什么神仙水救命,自己当初存了多少的东西就只有东西在,用完了便用完了。

  “这是怎么了?还叹上气了?”

  唐三郎拉过杜华的小胖手,把玩着她胖乎手上可爱的小窝窝。

  “我想生产一些东西,却不知去何处找工匠,何处找的原料!”

  她想生产玻璃,生产塑料管子,橡皮管子也行,还有不锈钢针头,以及相关的药物。

  生产这些,不但要能工巧匠,还得大量的钱财。

  她穿越过来时间不长,看着是赚了不少,但要研究生产这些东西,那用银子就会像用水一样哗哗的往外流。

  如若无人相助,她就得动她和唐三郎的玉矿了。

  那玉矿现在在自己的地界上,是她的封地,不到万不得已,她才不想动它。

  她要留着给自己的孩子做矿二代的,哼。

  唐三郎挼挼杜华毛茸茸的头发,眼睛一闪,“你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帮得上你,况且……有利于民生的大事,上头不是还坐着个冤大头。”

  “真哒?”

  杜华脑中灵光一闪,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当然,你不是一个人。”唐三郎笑着点头。

  于是,这一路上,唐三郎就静听杜华小嘴叭叭的说话了。

  唐三郎不时点点头,还时不时出语给些有用建议。

  若不是杜华知道唐三郎是个原原本本的古人,她都要以为他和自己一样,是从千年后穿过来哒。

  “哎呀……你太懂我的想法,知道我的顾虑了……呜,呜,你真好!你太聪明了……”

  杜华一激动,伸手抱上唐三郎的劲腰,将头埋在他怀里拱啊拱的。

  唐三郎:“……”

  小妮子,青天白老日的,点啥火?

  呵呵……

  杜华要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对他呵呵两声,就是大晚上的,你又能耐我何?

  本姑娘还没和你成亲呢!

  拎着医箱,坐在秋水旁边二妞,听着里面的动静,两只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老姑在他们面前,那叫一个稳重成熟。

  可一到唐三叔面前,啧……比她在娘面前撒娇还不如。

  二妞还不知道,她的爹娘有子万事足,早把她忘记了,还撒娇呢,以后不受气就好。

  三妞在家哭唧唧的,恨不得动身上京城找老姑和姐姐了。

  早知道,她就应该跟着爷奶去京城,留在家干嘛?

  找虐吗?

  三妞气呼呼的搓着手中的尿布。

  她有了弟弟,她也喜欢得不行,她和姐姐也盼了老久了。

  可是爹娘非得因着有了弟弟,就对她的态度大变吗?

  哼!

  “三妞,快进来,你弟弟又尿了!”王氏的声音。

  三妞:“……”

  还有完没完啊。

  自打弟弟出生后,她就得忙得像个小陀螺。

  书没看过,算术没算过,连自己最爱的算盘都没摸过。

  时间再长点,她全得荒废了。

  呜,呜……

  二姐……

  老姑……

  三妞想你们了。

  “阿嚏,阿嚏……”

  马车内外,杜华和二妞两人同时打了两个喷嚏。

  二妞摸了摸鼻子,对着车厢内道:“老姑,怕是二妞想我们了!”

  杜华笑道:“估计是,你三叔来信说,你爹娘天天围着你弟弟转,三妞在家忙着呢。”

  二妞想了想,“如果是忙,怕不一定有时间想我们,只怕是……”

  后面的话,三妞没说,她只是不想把爹娘想得那么偏心。

  马车停了下来。

  杜华没想到,余府不但大,竟然是伯府。

  几人下车后,白夫人也没时间与杜华客气,带着人就进了府。

  唐三郎在外等着,二妞和秋水一左一右跟在杜华进了府。

  脚步匆匆,直达后院。

  后院门还没踏进,杜华便听见妇人的惨叫声。

  白夫人的脚步更快了,都赶上小跑了。

  产房外围着一堆人。

  一中年男子见白夫人过来,立即跑上前来,眼神焦急:“大姐,小神医可是来了?”

  “来了,来了,大家让让。”

  白夫手伸手拉住杜华,将人带向产房门口。

  等杜华回过神来,人已经在产房内了,不禁扯了扯嘴角。

  但也理解家属的着急,将扯乱衣裳稍稍理了一下,便走过屏风,绕进去。

  里面有两个稳婆在。

  一个婆子瞅见一个小姑娘走了进去,立即大声道:“你是谁?小姑娘,这腌臜的地方不是你能来的。”

  语气严厉,但杜华听得出来,没有其他的意思。

  杜华扫了一眼产妇,头上脸上都是汗水,脸色惨白。

  又走近检查了一番,羊水早破了,且有流干趋势。

  孩子产位不正,生产时间过长,产妇严重脱力。

  既使用银针,胎位也无法调整过来。

  必须手术。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杜华已经得出了结论。

  见杜华检查的手法非常专业,两位婆子也是有名的稳婆,想起先前产妇的大姐白夫人说的话。一个稳婆试探的问道:“你就是小神医?安国郡主?”

  杜华对二人笑着点点头,没有否认,然后道:“产妇情况很不好……”

  杜华还没说完,一个稳婆小心看了眼晕过去的余夫人,悄声道:“若不是小神医来,我们准备……”

  稳婆做了个手势和口形。

  意思要问余家人是保大,还是保小了。

  杜华点点头,“二位无须担心,我有办法。”

  杜华转身走出了产房。

  李夫人和余伯爵两个等在产房门口。

  见杜华出现,二人顿时同时急切问道:“小神医,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