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肥千金 > 第483章 祭田

第483章 祭田

  时间似水,流得飞快。

  二月,李氏一行安全到达杜家村时,杜齐荣和李多余两个也走进了考场。

  杜华为二人准备了提神的风清精,预防感冒的感冒药,预防拉肚子的药……

  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吃食也是耐放的肉干,饼子,泡菜……

  “表哥,大哥,好好考……不要紧张……”杜华站在马车上,挥舞着小胖手。

  直到不见了人影,才让秋水打马回医馆。

  医馆里,唐三郎正坐在那儿等她。

  “咦,你今天怎么来了?不忙吗?”

  “再忙见你的时间也是有的。”唐三郎嘴上抹蜜,成功引得杜华一个大白眼。

  她也不晓得咋回事,这家伙回来后,除了忙一些军中的事,以及与大魏谈和的事,就日日夜夜沾着她,生怕她丢了似的。

  唐三郎听不见她在心中嘀咕,他可不是怕把她丢了吗?

  自打知道她去过秦府,还反应失常,可把他急坏了。

  现在大魏与东凌谈和已圆满结束。

  哦,不,对于东凌是圆满的,对于大魏可谓是惨不忍睹。

  大魏割让三座城池给东凌,并赔偿白银三十万两,俊马五千匹……。

  以后每年还得岁贡给东凌。

  大魏公主魏无玉和亲东凌,赐给三皇子为侧妃。

  东凌与大魏之间三十年间互不侵犯。

  反正此次东凌不仅军事上大胜,谈和也赢得漂亮。

  谈和过程依然是三皇子主持,唐三郎协助。

  唐三郎是武将,也懒得和他们吵,往那儿一坐,对方就消了声,可把三皇子乐坏了,少废了多少口水与对方吵架啊。

  大魏使臣离开了,唐三郎就更闲了。

  连续两次接待他国的使臣皇上都指定三皇子,可把二皇子气坏了,就连一直稳着的韦皇后也稳不住了。

  当皇上直接把大魏公主赐婚给三皇子为侧妃时,韦皇后已经不是用稳不住来形容了,连忙派人查探皇上为何如此异常。

  只不过查到后面才知道,皇帝之所以偏心三皇子,是因为太后娘娘随口的一句话。

  当然,更无人知道,皇后娘娘随口的话是受了杜华的影响。

  三皇子本母族弱势,但魏无玉嫁给他后,他至少明面上的势力是能与其他几个皇子能抗衡抗衡的。

  又得了皇帝的宠爱,一时间,许多人都纷纷转向,准备投靠。

  当然,有一些老狐狸还持着观望的态度。

  这一下子,朝廷可热闹了。

  二,三,四,五皇子对那位子都能争一争了。

  “今天你忙不忙?”

  唐三郎问她。

  “还好。”

  现在医馆无事,大哥和表哥已经进了考场,该准备的她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带你去看看咱们的玻璃作坊,顺便带你见几个人?”

  “他们来了?”

  杜华立即惊喜道。

  唐三郎点头。

  “走,走,去,去……”

  她可是巴不得早点把玻璃作坊弄起来。

  “上车吧。”

  唐三郎笑,他就知道她一定会很开心。

  自打上次唐三郎提出建议,杜华便去了宫中找皇上,一听说能赚钱,皇帝哪能不开心,可是还没花钱就得掏出一大笔银子,把皇上心疼得直龇牙。

  可是杜华要做成,唐三郎也出语要做,还与皇上签了协议。

  杜华和唐三郎各得两成的分红,皇上独得六成。

  皇帝再心疼,也得忍着,给了杜华十万两银子。

  有了这十万两的起动资金,两人便可以使命造了。

  这不,“皇家玻璃作坊”选址城郊,方圆几十公里全部用高高的围墙围起。

  厂房已经按照杜华画的图纸在建造,做玻璃的原料也已经陆续往里面运送,就等唐三郎请的技术师傅到来。

  现在人到了,杜华能不高兴吗?

  杜家村,热闹非凡。

  已经热闹好几天了。

  听说安国郡主,杜举子的爹娘回来了。

  那些人闻风而动,自然要来拜见。

  青山县谁敢不来拜见?

  青山县已是安国郡主的封地,以后就是她说了算,而听说安国郡主又是个孝顺的,极孝顺爹娘,对家人也极其护短。

  那就更要来了。

  当然,还是李氏的身份没有传回青山县,要不得,青山县又得六级地震了。

  杜大柱乐呵呵的坐在那儿,旁边杜里正也是一脸笑容的坐着。

  就连杜家的几个族老都惊动了。

  年纪最大,辈份最大,杜大柱也得叫声二爷爷的杜太老爷子拄着拐棍,颤巍巍道:“大柱啊,孙媳妇儿啊……你们两个教儿有方,有方啊!

  没想到二爷爷我老了老了的,还能看到我们杜家一族如此红火的场面……祠堂里能供上那皇上的圣旨。”

  杜大柱二人到家的第一天,族里便开了祠堂,将皇上的圣旨给供了进去。

  那天,鞭炮放了好几箩筐,炮竹的烟雾缭绕在杜家村上空,久久不散。

  “哪里,哪里……是我那闺女福气到了,福泽家人和乡亲们!”泼辣的李氏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连连摆手道。

  “那是,那是……花儿那孩子打小就长得白白胖胖,一看呐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其他族老也立即接话赞成。

  郡主啊?

  谁能想得到!

  “二爷爷……里正,我和花儿她娘回来前,与几孩子商量商量了,花儿与荣儿都说,想帮一帮族里的孩子们。”

  杜大柱见家中几个族老,还有村里正日日到来,有些话就是不提,只好主动提。

  他话一落,几个族老立马眼现惊喜。

  二爷爷道:“柱子呀,不知道这个相帮是个什么帮法?”

  “花儿说,村人再穷不能穷了孩子,孩子的培养是百年大计,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花儿的意思呢,在村中选中一块地儿,建一个村学,村中的地是公共的,不费银子,但建学堂的钱我们家出一百两银子,其他人家愿意出点银子也可以出一点,看大家自愿……”

  “除了建村学,我们家再单独出一些银子,替族里买几十亩祭田……祭田里的收入放在公中,帮助村中的孤寡老人,孤儿,以及和离回来的女子……。”

  “花儿说,我们杜家的女儿都是精贵的,嫁要嫁得好,如果不幸嫁得不好,哪怕是和离回来,也会有个落脚地,有饭吃,有衣穿,不被人瞧不起,不被人欺负。”

  杜大柱的话,让几个族老和杜里正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