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年时代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收付款

第三百八十七章 收付款

  九大碗就是婚酒的意思。

  早年物质生活贫乏,就算是婚礼这种大喜的场合也摆不出多少好吃好喝的。通常来说,一桌酒席也就九个菜,故尔得名。

  分别是:扣肉、蒸园子、大骨炖萝卜汤、甜烧白和五份素菜。

  就这样,分量也很少。

  扣肉和蒸园子、甜烧白这样的荤菜也是有数的,扣肉八片、园子八个,大家都有份,谁也别想多吃多占。

  因此,一上桌,客人们地一件事就是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叶儿粑叶子,先把自己的一份肉给夹出来包好,放进兜里,带回家去和家人分享。

  如果有人多吃一块,那可是要打架的。

  倒是大骨炖萝卜汤敞开供应,但这东西吃上几天,遇到天气热的时候都酸了。在很多中年人的记忆中,酸萝卜就是他们童年的味道。

  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今天是陈新和丁芳菲大喜的日子,最近村里的游客也多,加上喝了酒,宋轻云心情很美丽,吃过饭就兴冲冲地去找陈一地。

  陈一地的摊子摆在烧纸塔那边的空地上,旁边则是陈二的凉拌萝卜丝。

  这两人早上的时候去了陈新家一趟,随了份子,喜酒也顾不得喝就出来做生意。

  他们平时出摊在一起,又一起收摊,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今天陈一地卖的是凉粉,他不知道找谁做了个塑料牌子,上书“伤心凉粉”四个大字。所谓伤心凉粉,那是因为里面放了许多小米辣,能把你的眼泪都给辣出来。

  宋轻云很意外:“陈一地,你不是卖生煎饺子的吗,怎么改卖凉粉了?”

  陈一地苦着脸:“饺子生意不好,一天下来还剩不少,我老两口见天吃饺子,都吃得想吐了。”

  他做小吃的手艺其实不太成,先是烤红薯,无人问津,接着是生煎饺子,还是问津无人。旁边的陈二看不过去,就教了他一道伤心凉粉的配方。陈一地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试试。

  宋轻云:“改卖凉粉后如何?”

  陈一地指着旁边满满一桶用过的纸巾和塑料碗,面上路出笑容:“还成? 感谢陈二兄弟。”

  宋轻云又看了看陈二的摊子,他脚边的桶里全是竹签,起码上千。这生意? 想不发财都难。

  我们的小宋书记有点谗了? 抓起两串萝卜丝就放嘴里嚼:“陈二? 当你办招待。”

  “怎么能问你要钱。”

  “那是,我在城里下馆子都不给钱,吃你两片萝卜又怎么了?”宋轻云笑着掏出手机扫了码。

  吃完? 他问:“是不是陈大又来捣蛋了? 没看到有什么状况啊。”

  陈一地摇头:“不是,陈大已经好些天没有出来了。”

  “他怎么了?”

  陈一地:“陈大最近一段日子估计是病犯了,痴痴呆呆的? 常常是一坐就是一天。忽尔笑忽尔哭的。宋书记? 你说他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

  宋轻云:“这可说不好? 陈二? 要不你找时间带他去医院看看。如果真是得了这个病? 生活不能自理? 我跟有关部反映一下,该住院住院,该治疗治疗,实在不行送进福利院,他符合条件。”

  陈二虽然和陈大闹得厉害? 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哥? 就点了点头:“中? 实在不行我就带他去治。不过? 他现在还好,怕是不肯,我也打不过他。”

  “等等再说吧。”宋轻云又问:“陈一地? 既然不是陈大来捣蛋,你这么急叫我过来做什么?”

  这一问,陈一地就显得郁闷,低头老半天,才道:“宋书记,我儿子和媳妇是不是在陈新家吃酒,你能不能帮我跟他们说说,把我摆摊卖的钱还给我。实在不行,还一半也成。毕竟,里面还有我的本钱,他妈妈身体也不好,每天都要吃药的。不能停,一停可是要出事的。”

  宋轻云有点疑惑,说,你做小吃赚得钱都被你儿子儿媳妇拿走了?陈一地你这就不对了,既然钱是你给了人家的,现在又反悔要追回来,你让我怎么开得了口?

  “我我我,又不是我给他们的……客人来买凉粉,一刷微信,这钱直接就到我儿的帐上去,这牌牌是书记你印的,你得负责。”陈一地指了指挂在一边的付款二维码。

  宋轻云恍然大悟,这才记起当初弄二维码的时候,因为陈一地用的是老人机,没办法收款,只能让陈一地儿把那边的收款码图片发过来。如此,这边每做成一笔生意,都会一分不少地钻进他儿子的腰包。

  陈一地的儿子儿媳妇在城里打工,只每周回家一次。刚开始的时候他答应回家的时候取了现金带给父母,谁曾想转眼就翻了脸,耍了赖。

  到最后,他都不收微信的支付宝,直接让客人给现金。

  现在的人谁身上还带着现金啊,可怜的老陈,别人做生意是越做越有钱,越做越带劲。他却好,越做越穷。

  到现在连本钱都快拿不出来,当真是郁闷得要死。

  宋轻云:“陈一地,这是你自己的家事,我个人觉得,一家人还是需要多沟通,把话说明白了,事情不就解决了。”

  陈一地突然叫起来:“宋书记你这是不打算管了,这不行。”

  宋轻云:“不是我推卸责任啊,这种家庭内部纠纷如果真需要调解,我建议你先找永华,实在不行就找珍信书记给你做主。”

  毕竟是村民自己的家事,按道理村里的事得村委调解,他不过是个驻村干部,如果连这都管,手伸得未免太长,不合适。

  “我就找你。”陈一地怒道:“都怪你,都怪你,当初说什么要弄什么码,结果好了,我辛苦这么多天,所有钱都跑小畜生手里去了,反把自己弄得穷得揭不开锅,我图个啥?一定是你伙同我那小畜生骗我的棺材本。今天你如果不管,我就不放你走。”

  说完话就一把抓住宋轻云的手,死死拽住。

  宋轻云哭笑不得,心道:当初让我帮你弄二维码的是你,孩子没教育好责任也在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他正要继续劝说,心中又是一动,问:“你儿子之所以翻脸不认帐,是不是因为你儿媳妇的关系?你让我找你儿子也没什么用,咱们这里都是女人当家,男人都不管事的。”

  “对对对,就是那个婆娘,坏得很。”说起儿媳妇,陈一地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眼睛里只有钱,我儿这些年在外面打工的工资都一分不剩地交给他婆娘,连包烟钱都不肯给。还有,去年过年的时候,她不但没有买一点东西回家,反问我们老两口要过年钱,有这个道理吗?宋书记你说得对,你得去找那婆娘要个说法,把钱给我讨回来。你答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可就不撒手了。”

  “我倒是宁愿去找你儿子,好歹他能听进去道理。”宋轻云苦笑:“得,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陈一地你松手,我帮你把钱要回来行不行,多少?”

  陈一地飞快地说:“九百七十三元。”

  宋轻云:“你倒是算清楚了。”

  陈一地的媳妇叫林一平,一个瘦瘦小小的妇女,身高只有一米五。别看她个头小,身体中却有惊人的能量。等到宋轻云打电话把她从酒席那边叫出来,这女子就嚷嚷开了:“什么,让我们把钱退回去,做梦,想屁吃。”

  “你说什么脏话,那可是你的老人公,你女儿的爷爷,有这么说话的吗?”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你少在我面前耍威风。”

  “做人要讲道理啊!”

  “讲道理,讲什么道理?”

  宋轻云:“钱是人老人的,可不是你的。”

  “他只有我孩子他爸爸一个娃,将来这钱还不都是我们的,我们用他的钱又怎么了?”

  宋轻云:“话不能这么说,没错,老人的钱将来都是你的,可他们不给,你们不能要。”

  “什么叫不给,就是给了。游客直接扫的是我男人的码,就是说老头子直接把钱给我们了。这事无论到谁面前说,我们都占着理。”

  “你你你……跟你说不着。”宋轻云辞穷。

  他实在吵不过农村的婆婆大娘婶婶媳妇,很快就败下阵来。

  吵完,宋轻云郁闷了半天,突然一拍额头:“我傻了呀,跟人吵什么,直接把陈一地的收款二维码换成他自己的不就成了,只需把他手头的老人机换成智能机就成。”

  他把这事跟陈一地一说,陈一地也同意了。

  至于手机,好办,宋轻云屋里还搁着一部备用,拿出来换上卡就能用,借给陈一地使几天,等赚到钱换新机再还回来不迟。

  但这个时候问题又来了,陈一地平时用的是存折,没有银行卡。

  “这还弄个鬼啊,你过两天去银行办一个吧!”

  陈一地一脸为难:“进一次城实在太麻烦,我又不知道怎么弄银行卡……好吧,过几天我去银行试试,实在不行,我找尚鼎帮我问问。”

  宋轻云大摇其头。

  红石村实在太闭塞,现在的社会发展得又快,老一辈人都跟不上了。

  这事倒是提醒了宋轻云,他接着又在村里逛了半天。

  游客的增加给村里带来了消费,村民们发现了商机,纷纷琢磨这如何赚钱。

  于是,他们纷纷拿出山货,腰上别着秤秆子,逢人就问“买不买?”

  有水果,有药材,有蔬菜和野果子。

  但村里老年人居多,大多数人都不懂得用手机收付款,依旧采取现金交易的方式,这无形中就错过了很多交易。

  宋轻云琢磨着是不是抽时间给大家扫扫盲,扶贫还得先从怎么收钱做起。如果连怎么使用智能机都不懂,那就是严重和这个社会脱节。

  想起这事,宋轻云就去了刘永华小卖部。

  刘永华刚从陈新家喝完喜酒回家,有点微醉,正躺在凉椅上喝茶解酒,准备晚上再战。

  今天晚上还有一场热闹——撞新客——就是闹洞房。

  听宋轻云说起陈一地的事,刘永华也是摇头,道:“咱们村男多女少,光棍成群,媳妇儿都当成宝,凶得很,公公婆婆都怕把她们得罪了。宋书记你说的教村民怎么使用智能手机的事我觉得可行,也必须做。”

  宋轻云打算先问问村民中谁打算做生意。如果想,村里统一组织他们去银行办银行卡,统一进行实名登记、银行短信通知什么的,然后再给大家上一堂课,教他们如何使用手机收付款。

  我们的小宋书记有点无奈,这用手机消费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啊,都需要教?

  刘永华道:“宋书记你真是细心,连这都能想到,我下来就组织一下村民,尤其是老年村民,让他们加强学习。对了,这用手机收付款,首先你得有一部手机,很多人买不起啊!”

  “一千多块的手机都买不起?”宋轻云顿时傻了眼。

  刘永华:“真的有很多老人买不起。”

  宋轻云:“……”

  看他情绪有点低落,刘永华道:“宋书记你不用担心,那些愿意做生意赚钱的村民我想都不笨,否则也想不到这上面去。一部手机的钱也不是太多,做上一两个月就能赚到。”

  和他聊完,宋轻云打开包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见到里面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街道陆主任的。

  他忙回拨。

  “宋轻云你搞什么,还拒接电话了,如果有要紧事,耽误了算谁的责任?”

  接通陆主任的电话后,那边就一通吼。

  宋轻云嬉皮笑脸:“不小心碰到手机的静音键,你别生气,不是故意的。老板,我这里就是个穷山沟,能有什么要紧事,怎么比得上主任你日理万机?”

  陆主任:“什么穷山沟,你那边可不穷。我打听得清楚,这五一节你们村一天就接待了几百个游客,光房饭钱就收入好几万,我都想来打你秋风。”

  “欢迎来打秋风,主任,我请你吃豆花饭。”

  “这饭你还真要请定了,还得请一大桌人。”陆主任:“明天不但我要来,还有文旅局的领导,他们要来考察你们村的乡村旅游项目,你准备一下。”

  宋轻云:“文旅局的领导要来考察,投资不,拨款不?也不要多,他们投个一两千万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人家不给钱你就不接待了?”

  “接待,接待,一定接待。给钱我就接待得好点,不给钱,就随便吃些。”

  “你这人太现实,混帐了。”陆主任骂了几句,道:“宋轻云你给我提起精神来,红石村现在名气很响,你是咱们街道的脸面。好好表现,争取把咱们红石村打造成我市旅游的一张名片。咱们村多好啊,有雪山,有峡谷,有古村落,有茶马古道,不比夏河村好?”

  “夏河有什么呀,除了几亩茶园什么都没有,还好意思号称五星级乡村旅游景点,前几天他们还想拉文旅局的过去考察,被我个截了胡。人家就不乐意了,说了我陆某人许多怪话,气得老子都要掀桌子了。”

  夏河是另外个乡镇的,那边和前进街道有点顶,老陆对他们是非常不服气的。

  宋轻云:“老陆你放心,这个面儿我给你挣回来。”

  老陆最后补充一句:“对了,你不是弄了一张规划图回来吗,别的我不敢说,但修一条上山的步道我还是能够帮你争取一下,这需要文旅局得领导松口。”

  “啥,修步道?”

  “对,修步道。我听人说游客来咱们村后都喜欢去爬山。那山我是知道的,挺陡峭,如果摔了人事儿就大了。宋轻云同志,那是要出安全事故的。怎么办?把这个隐患消除掉,修路,必须修路。”

  宋轻云:“不是,我是想问能争取到多少资金?”

  “给个三五万还是可以的。”

  “三五万,你是不是说错了一个十字,三五十万才对嘛!”宋轻云大喜:“保证完成任务,陆主任,你可以我们村的财神菩萨啊!没啥说的,明天我请客,绝对让文旅局的领导吃美了。”

  “玩笑归玩笑,文旅局的同志和我是不会在你那里吃饭的,有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