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日之箓 > 第303章 隐藏的高手

第303章 隐藏的高手

  这些时日,劫教和张凤芸、姜虚生等人多有交手。

  贪魔的能力攻防一体,破坏力也是极强,他们或多或少都在他的手上吃过一些小亏,对他的印象也是极深。

  此刻的贪魔尸体虽然十分凄惨,但他们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张凤芸惊疑不定:“他怎么会死在这里?谁干的?”

  张凤芸正要吩咐人将尸体抬下来,姜虚生这名镇魔司百户已经阻止了她。

  “都不要动尸体。”姜虚生说完之后,便第一个凑了上去,他检查着尸体的尸斑、尸僵和伤口,分析说道:“大概死了一个时辰左右。”

  “致命伤是脑袋,这难道是用大铁锤砸的?”

  另一名镇魔司的入道种子君黎也凑了上去,看着贪魔的尸体说道:“这么严重的烫伤?”

  姜虚生从贪魔的伤口处翻出一片铁片,惊讶道:“这是兵器的碎片吧?有人打破了贪魔的防御,砸断了刀剑,还把碎片打入了贪魔体内?”

  他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贪魔胸口的长刀,说道:“这把刀和贪魔战斗用的长刀,是同一个制式,这是贪魔自己的刀?”

  君黎也看向了贪魔被贯穿的伤口,还有被长刀刺穿的大门。

  “抛尸的人力量很大,长刀是一口气贯穿了贪魔的尸体和大门。”

  “从伤口的裂开程度来看,贪魔被钉上去的时间不久……”

  张凤芸在一旁看着镇魔司的姜虚生、君黎还有另一名入道种子王帅检查、分析尸体。

  她一边倾听,似乎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贪魔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过程。

  姜虚生最后总结道:“贪魔肯定不是在这里被杀的,他在另一个地方和对方交手,然后被抛尸到了这里。”

  “对方的力量非常强横,隔着刀剑的防护,将贪魔浑身上下的骨头几乎都给碾碎了。”

  “徒手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入道武神,就只有拳法登峰造极的五境武者了。”

  “蜀州恐怕还没有这样的五境武者。”

  “对方也很有可能是用了铁锤或者棍棒一类的重武器。”

  “但这个烫伤……”

  说到这里的时候,姜虚生和一旁的君黎对视了一眼,类似这样的烫伤,他们曾经也在很多尸体上见过。

  但那是‘凶神’白石河所击毙的人或者妖。

  据说这位入道武神在全力运转《须弥搬山劲》后,浑身气血如滚滚火流,普通人光是靠近便会被灼烧而死。

  眼前贪魔身上的烫伤便与之非常相似,只不过程度上轻了非常多。

  姜虚生说道:“总之,打杀了贪魔的人,实力之强世所罕见,绝不是无名之辈。”

  “想要找到更多的线索,必须要找到两人交手的现场。”

  “贪魔的招式破坏力极大,战场残留的刀剑也会有很多,这个地方应该不难找……”

  随着几人分析完毕,立刻就安排土门堡还有宁迟恭地手下散开,在全城内外寻找贪魔被杀的第一现场。

  至于贪魔的尸体,则暂时被放在了道观之中。

  当楚齐光回到道观里的时候,他先是在大门口观察了一下大门上的豁口,还有地上的大滩血迹。

  一边看,他心里一边想到:‘都说大部分凶手会回到案发现场,果然很准啊,我回来了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接着他进入道观内,就能感觉到所有人都行色匆匆,脸上全是心事。

  而对于楚齐光的到来,不论是姜虚生还是君黎等人都没有太过关心,倒是张凤芸提醒了几句。

  张凤芸说道:“你也是的……现在这多事之秋还出去,岂不是给我们添乱?你也是个大男人了,出门在外就不知道保护自己吗?”

  楚齐光知道这张凤芸说话比较直接,对方也是关心自己,便笑着点点头。

  张凤芸接着说道:“你一会去看看郝香彤吧,她还在担心你。”

  “哼,我跟她说了女人只要拳头够硬,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不过想想这傻姑娘肯跟着你几千里来蜀州,我就知道她被你吃得死死的……”

  说到这里,张凤芸就是连连叹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楚齐光,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郝香彤,不然我打断你三条腿。”

  楚齐光微微一愣,心想不愧是母系氏族出来的女人,说话真是够直接的。

  他赶紧转移话题,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观里出了什么事情吗?大家好像都很紧张。”

  张凤芸闻言也凝重了起来:“贪魔被人打死了。”

  楚齐光惊讶道:“贪魔死了?”

  张凤芸点点头:“脑袋都被人砸暴了,身上的骨头也断了个七七八八。”

  楚齐光倒吸一口凉气:“好凶残啊,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张凤芸摇了摇头,将镇魔司姜虚生等人的分析说了出来,最后说道:“……本来局势已经够复杂了,现在又多了个身份不明的大高手,这水是越来越混了。”

  “劫教那边如果知道贪魔死在我们门口,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大战的日子恐怕不远了。”

  楚齐光听完却是心中满意:‘看样子镇魔司这边也暂时没查出来什么。’

  ‘贪魔被钉死在天师教大门上,劫教要是这都能忍,岂不是屎都能吃?’

  接下来楚齐光只等着双方大战,他再浑水摸鱼了。

  离开了张凤芸这边之后,楚齐光想着反正没什么事情干,就打算去找找郝香彤这位入道苗子,做一下交情投资。

  路过一座偏殿的时候,看着供台上的水果,楚齐光心道:‘封建迷信,还不如用来当礼物。’

  伴随着一阵狂风扫过,偏殿内的水果已经消失不见了。

  ……

  郝香彤原本正在院子里打坐冥想,听见道童过来通报之后,脸上露出微微一丝惊喜。

  她站起来便快步走出了女眷待的内院,正好看到楚齐光此刻抬头望月的背影。

  如今的楚齐光经过一年半的修行,身材挺拔,气质不凡,和郝香彤最初看到的周二狗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望着楚齐光的背影,郝香彤心里也不经有些感慨其中的变化。

  另一边的楚齐光望着天空中逐渐被云层遮蔽的月亮,心中念叨:‘好一个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