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 13.漫长的等待

13.漫长的等待

  卫宫很淡定,一点也没有在意这对双胞胎女仆的鄙视。

  反正蕾姆和拉姆,他是要定了。

  就在此时,罗兹瓦尔拖着奇怪的腔调说道:“这位客人,虽然我很感谢你救了蕾姆,但突然间就索要我的女仆,也太强人为难了吧。”

  “你的女仆?”卫宫不由笑了起来。

  罗兹瓦尔说道:“我说的有什么好笑的吗?这位客人?”

  卫宫说道:“蕾姆为什么会死,你心里就没数吗,罗兹瓦尔。”

  在场的人不由一愣。

  罗兹瓦尔心头一跳,脸上却不动声色,“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客人。”

  卫宫轻蔑的看着他,“那个杀死了蕾姆的魔兽使,是你雇佣过来的吧,罗兹瓦尔。”

  最初卫宫看到蕾姆死亡的时候,也有些意外。

  毕竟这应该是菜月昂来到了这里后,第四周目发生的事情。

  卫宫记得是,在府邸篇的第四周目,菜月昂发现前几周目都是雷姆跟拉姆对其下手而心灰意冷,最后一天躲在碧翠丝的禁书库里。

  雷姆只能自己前去村子购买物资被魔兽咬伤,受到诅咒,当晚便衰弱死。

  但卫宫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菜月昂没有轮回。

  进入府邸后,蕾姆在第一周目就变成了替死鬼。

  “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菜月昂一脸激动的看着卫宫。

  拉姆对卫宫的表情从冷淡变成了厌恶,认为卫宫完全是在污蔑,因为过去的事情,她对罗兹瓦尔充满了好感。

  绝对不允许有人污蔑罗兹瓦尔

  “这位客人,请不要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凭空污蔑我的主人。”

  “污蔑,我这可算不上污蔑。”卫宫纠正道:“而且,你现在的主人不是罗兹瓦尔,是我,明白了吗,拉姆,因为你已经付出了一切代价求我救活了你的妹妹。”

  拉姆顿时说不出话来。

  爱蜜莉雅说道:“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罗兹瓦尔伯爵会做出这种事情,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菜月昂也在一边点头,“对啊前辈,虽然伯爵看起来有些一言难尽,但应该不是坏人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哟,菜月昂。”卫宫淡定的说道:“魔兽使是罗兹瓦尔雇来的,绝对不会有假,甚至不光是魔兽使,就连袭击你们的那个女人,也是罗兹瓦尔雇来的。”

  菜月昂猛然一惊,“这怎么可能,罗兹瓦尔可是爱蜜莉雅的支持者啊。”

  “没什么不可能的。罗兹瓦尔是爱蜜莉雅的支持者没错,但你知道罗兹瓦尔为什么会支持爱蜜莉雅吗?”

  面对卫宫的询问,菜月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确实不知道罗兹瓦尔为什么会支持爱蜜莉雅,于是他不由扭头,看向了爱蜜莉雅,希望爱蜜莉雅给出一个解释。

  爱蜜莉雅刚想要开口说,就被卫宫打断,“你知道福音书吗,菜月昂?”

  “福音书?那是什么?”

  “是一本能一定程度预测自身周遭的未来的预言之书。”

  “什么?”菜月昂觉得难以置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魔法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卫宫继续说道:“罗兹瓦尔拥有福音书,他通过福音书知道了你的存在,所以他雇佣了杀手,一方面促使你和爱蜜莉雅认识,一方面试探你,说到底,蕾姆只不过是误中副车而已。”

  菜月昂不由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罗兹瓦尔。

  罗兹瓦尔沉默不语,并没有反驳卫宫的一番话。

  帕克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喂,罗兹瓦尔,他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他可不会原谅这个混蛋。

  前几天,如果不是菜月昂及时赶到,他的宝贝女儿可能真的要是在了那个猎肠者的手里。

  罗兹瓦尔摊开手说道:“对方在说什么,我完全都不明白。”

  菜月昂不太相信这个罗兹瓦尔,更相信卫宫这个前辈,不过让他不明白的是,“前辈,罗兹瓦尔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想要复活自己的师傅。”

  “他师傅?”

  “强欲魔女,艾姬多娜,算是这个世界最智商最高的女人,同时也是创造了帕克,碧翠丝的女人,一个性格恶劣的魔女。”

  “创造了帕克和碧翠丝?原来帕克是被创造出来的啊。”菜月昂觉得今天吃的惊已经够多了,但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番。

  帕克沉默不语,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这一切。。

  菜月昂忍不住问道:“那个女人很恶劣吗?”

  “没错,这是一个为了知识可以极尽欺瞒诡辩之能事,在某些事情上她不会说谎,但会隐瞒重要的事情,只要可以达成目的,过程完全不重要。”

  卫宫说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冷笑起来,“说一个最直观的事情把,你来这里这么多天,因为认识碧翠丝了吧。”

  菜月昂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在来到府邸的第一天,就认出了碧翠丝。

  卫宫继续问道:“那你知道碧翠丝为什么不离开,一直守着禁书库吗?”

  菜月昂摇了摇头。

  帕克说道:“因为碧翠丝在遵从着约定,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

  “那个人?”

  “一个拥有继承她知识的人,但可惜的是,那样的人并不存在。”卫宫淡定的说道:“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艾姬多娜欺骗了碧翠丝。”

  罗兹瓦尔不由反驳道:“师傅他只是希望碧翠丝可以活下去而已。”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有心办坏事不在少数,尤其是对于艾姬多娜这个人来说。”卫宫冷笑着说道:“他希望碧翠丝可以活下去,所以说出了那样的谎言。”

  “然而碧翠丝确实活下来了。”

  “但是这四百年里面,她迎来的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已,四百年的等待对于一个人工精灵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

  “长达四百年漫长而无望的等待,期望皆被消磨殆尽。她甚至逐渐遗忘母亲的音容,忘了怎么笑,忘了如何哭。”

  “你和帕克应该都清楚吧,如果在这样下去,碧翠丝只有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