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秀之主 > 第295章 半定义(600月票加更)

第295章 半定义(600月票加更)

  “摩多咒文……”

  酒吧二层,密室之内。

  钟神秀翻开了朱莉的谢礼,一条用古苏美尼尔语言书写的咒文。

  它是美索米亚语的前身,但在漫长历史的演变之下,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不经过专门的学习,根本无法掌握。

  但钟神秀只是拿着一本字典,随意翻看一遍之后,加了两点天秀点,就彻底掌握了这一门古老的语言。

  “‘卓越者’的标志,是可以施展无名之术!”

  钟神秀调动自身灵性,感应到了冥冥中的灵界。

  “如果没有灵性的参与,任何咒文都只是一段毫无意义、复杂拗口的文字而已……”

  “但如果有着灵性的参与,哪怕是用美索米亚语言,甚至不用念咒,只要可以调动灵界呼应,照样可以形成法术……但是效果十分混沌。”

  “简单来说,古代魔咒的作用,只是将混沌的可能略微限制,比如尽量减少出现对自身的负面恶咒,起到一种保护施术者的作用,仅此而已……”

  “而神秘学发展到现在,那些学派借助伟大存在的力量,二次定义了魔咒,虽然让未来的无限可能收束为一种,但也变得更加安全了。”

  钟神秀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并未按照朱莉的教导,准备祈求黑血之主的仪式。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想这么做。

  ‘虽然此世的非凡之路有着长生的可能,但并不逍遥啊……’

  ‘为了防止意外,我最好不要引起任何一位神灵的注意……’

  ‘并且……我不用祈求神明的伟力,可以直接利用【放牧者】的特性,帮助我定义混沌灵性……’

  想到这里,他开始用古苏美尼尔语言,念诵摩多咒文。

  复杂拗口的音节,伴随着低沉的嗓音,在密室之中来回荡漾。

  钟神秀调动自身灵性,感应灵界,获得了莫名的响应。

  他感受到,一种混沌无名的力量降临,正要融合他的灵性,化为充满不确定的无名之术效果。

  但就在这时,他体内某个宛若不存在的一点中,属于【放牧者】的特性开始了影响。

  那原本无序、混沌的灵性,蓦然被定义,化为了一道法术。

  嗡!

  无形的波纹散开,横扫面前的一切,却没有带来丝毫动静。

  ‘无名之术——灵魂收割?!’

  钟神秀眼睛一亮,已经明白了这一道无名之术的效果:“将精神化为利刃,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以我此时的灵性强度,纵然‘卓越者’也要重伤甚至直接死亡吧?”

  这是一道非常优秀的无名之术。

  如果换成朱莉,大概会欣喜若狂地拜请衔尾蛇之力,将它定义。

  从此以后,摩多咒文在朱莉手上,就会只出现灵魂收割的效果。

  但钟神秀不同。

  他想了想,再次念诵摩多咒文。

  灵性涌出,化为一道无形的链接。

  “灵体链接?灵体之桥?这效果似乎不仅可以跟同伴对话,也可以将我自身的一些污染、或者灵界投射传递过去,将人逼疯?”

  等到第三次试验的时候,摩多咒文赫然又变成了灵魂奴役的效果。

  ……

  经过一番尝试,钟神秀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给自己调配了一杯天堂烈饮,慢慢品尝,恢复自身灵性。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 !

  “嗯,因为有着咒文的保护,以及【放牧者】的定义,我使用摩多咒文并不会产生对自己的负面效果,而且是在【放牧者】所掌握的一些能力中随机演化……”

  之所以会随机,当然是因为他无法借助黑血之主的力量,将咒文彻底定义。

  “这么看起来……我以后可以伪装成半个‘狂乱法师’?”

  “实际上,我已经砍掉了魔咒的大部分可能,那些毫无防护,接受混沌灵性之力的狂乱法师,才是真正的恐怖者,每一道法术,在他们施展开来都有无限的可能,而我是局限在【放牧者】范畴之内,除了安全,并没有其它值得称道之处……”

  休息过后,钟神秀走出密室。

  办公室门口,疤面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头儿!”

  他看到走出办公室的钟神秀,恭敬地弯下腰:“诺丁山家族在吞并雷克家族的生意之后,于今晚又发动了对甘比那组织的战争!辛西尼即将掌握整个拜伦市的黑暗势力……”

  “仅仅局限于凡人层面。”钟神秀补充一句。

  “我认为只要有足够的灵酒,他们能彻底掌控黑暗,我刚刚得到消息,它来自于詹姆,甘比那组织早就严阵以待,并且请了两位神秘人,但是在今晚的战斗中依旧大败亏输,一位神秘人被当场乱枪打死,另外一位负伤而逃!”疤面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只要有酒与枪,我们能干掉任何人!”

  “收起你的狂妄与自负!”

  钟神秀皱起眉头,看着疤面恭敬地低下头,知道他虽然对自己忠诚,也维护自己的权威,但心中还是对神秘人有些不以为然。

  之前那些彪悍的战绩,极大地助长了他们的骄傲之心,而这并非一件好事。

  “灵酒与枪械搭配,或许能干掉一些低阶的非凡者,但并不是绝对……”钟神秀摇头叹息一声。

  至少,像他这样,掌握了灵魂类无名之术的‘卓越者’,便可以极大概率地无视灵酒的保护,将恐怖带给那些普通人枪手。

  而更高等阶的神秘人,大概率可以只是依靠本身灵性所带来的灵压,就突破灵酒的守护。

  毕竟,所谓的冷酷之血,只是一份神秘学徒等级的药剂,防护力有限。

  “如果你们继续保持这样的心态,一定会吃个大亏的。”

  钟神秀最后提醒道。

  “还有一件事,头儿,辛西尼发来请求,希望能继续做灵酒的生意……”疤面神情一肃,转移开话题。

  “他愿意付出什么?”

  钟神秀好奇问道。

  “雷克家族掌握的五家酒吧!”

  疤面回答道。

  “果然膨胀了啊……告诉他,我需要掌握整个拜伦市的私酒生意,否则以后他不要想从我这里获得一滴灵酒!”

  钟神秀嘴角勾勒出一丝玩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