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汉之国 > 第1章 醒来

第1章 醒来

  “醒了,醒了!小舍人醒过来了!”

  王宵猎一睁开眼睛,就见到面前一个汉子狂喜乱舞,向旁边的人大声喊着。听到喊声,好几个汉子围了过来,一起看着王宵猎,俱都欣喜异常。

  正是初夏天气,天气不甚热,风吹在身上令人心旷神怡。旁边一棵大树,遮住了阳光。更远处的杂草野花中,扎了许多帐篷,帐篷间有人在走动。

  王宵猎摇了摇头,过去未来许多事情涌上心头,一时间只觉得如同做梦一般。自己本是千年之后的一个普通人,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来到了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各种念头在心中浮起,包括这个年轻人的一些记忆碎片,一切都显得怪怪的。

  最开始说话的人叫王忠,是王宵猎家的一个佃户。这种关系已有三代,两家好似一家人,关系非别人可比。此次出来,王宵猎的父亲王汝代特意带上了王忠,就是让他照顾王宵猎的。

  见王宵猎虽不说话,脸色却慢慢平静下来,王忠急忙道:“好了,看来小舍人身子大好了!我去端一碗水来。想来小舍人是口渴了!”

  旁边一个身材瘦小的人道:“小舍人昏迷了许多日子,如何一醒来就喝水?去烧一锅粥,里面放几颗红枣,吃了最补身子。”

  这是杨审,在离王家不远的镇上开一家酒楼。王汝代起兵勤王的时候,带着他在军中,专门管后勤粮草。虽然爱占小便宜,做事却仔细。

  王宵猎微一抬胳膊,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无奈地闭上眼睛。

  王忠见了大急,忙上前问道:“小舍人是身子还不舒服么?昏迷了这么些日子,先好好歇一歇。”

  王宵猎轻声道:“好。你们都去忙吧,我一个人静静。”

  杨审道:“不碍事的。小舍人尽管安歇,我们就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吩咐起来方便。”

  王宵猎懒得多说,闭上眼睛,轻靠在那里休息。一边养足力气,一边梳理着自己记忆中的信息。

  此时正是建炎二年,金军攻破开封,康王赵构称帝的时候。去年金军再围开封府,朝廷下诏天下勤王。王宵猎的父亲王汝代丁忧在家,散尽家财,招集了八百余人到开封府勤王。可惜到了开封,朝廷竟然已经降了,命勤王军各自回乡。王汝代哪肯如此回去?带着部下一直在开封府附近。后来赵构称帝,王汝代带兵与金军打了一场,谁知竟搭上了性命。

  想到这里,王宵猎叹了口气。自己现在以前的记忆并不完全,不过想起王汝代的刚烈,还是不免心生感慨。王汝代去世之后,属下拥立王宵猎为首领,一直在开封府附近,在各个势力之间周旋。去年宗泽到了开封府,开始整顿各义军,王宵猎等人也隶于宗泽之下。

  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现在在哪里,将来要去干什么,王宵猎就记不太清了。好似是听说金军已经退了,宗泽指挥军队,尾随追击。

  过了好一会,王宵猎觉得身体好一些了,才又睁开眼睛。

  一直守在一边的王忠见了,大喜道:“小舍人觉得好些了吗?那里粥煮好了,且吃一碗。”

  王宵猎只觉得肚子空荡荡的,点了点头。王忠急忙吩咐人,取了粥来。亲自端着,拿着汤匙一勺一勺小心翼翼地喂到王宵猎嘴里。

  喝了粥,王宵猎觉得身上有了力气,问王忠:“这里是什么地方?要到哪里去?”

  王忠道:“回小舍人,旁边就是孝义镇,永安县治下。前些日子我们遇到要去西京追剿金军的丁一箭丁大郎,便合兵一处,随他来了这里。渡河时小舍人不小心落马,一时昏迷,到了今日。”

  王宵猎听了,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个丁一箭,什么来路?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王忠道:“是小舍人忘了,怎么会没有听说过?他本名丁进,有众数万,现在是开封府都巡检,宗元帅帐下大将。此次进军,与韩统制一起,到西京来助翟太尉,夺洛阳城。”

  王宵猎点了点头。韩统制就是韩世忠,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现在是赵构帐下统制。翟太尉就是京西北路都钤辖翟进,原是京西第一将。金军攻陷洛阳,翟进带领乡兵一直在周围作战。

  此时已是四月,金军开始北撤避暑。宗泽便派韩世忠和丁进一起,到洛阳来助翟进。路上丁进遇到王宵猎的属下,他本是宗泽收拢的群盗,顺便裹挟了王宵猎等人,到了这里。

  看了看周围,王宵猎问道:“永安距洛阳尚远,现在天色早,怎么就歇了?”

  王忠道:“我们都是听丁大郎军令,也说不清楚。听人说,丁大郎因为畏惧金人兵强,到了这里便就裹足不前,哪个说得清?韩统制等人带兵前行,听说已经跟翟太尉合兵了。”

  王宵猎点了点头。觉得身子好了些,便就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胳膊。一边王忠见了,急忙道:“小舍人病得久了,好不容易醒来,要将养些日子。怎么这就起来!”

  王宵猎道:“不妨事。我觉得已经大好了,身上并没有不妥的地方。”

  正在这时,一个汉子快步跑来。到了跟前,左左右右看了看王宵猎一番,道:“小舍人在军中也有些日子了,只是一直昏迷,竟不知是这样一条好汉!”

  见王宵猎不语,王忠急忙道:“这是丁巡检帐下大将余欢余提辖,小舍人还没有见过。”

  王宵猎见余欢面上刺了“入伙”二字,虽被发丝遮掩,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丁进聚众起兵时的标记,又不好问,只是向余欢行礼。

  见过了礼,余欢道:“听说小舍人醒了,都巡特意让我来看。若无大碍,请小舍人过去议事。”

  王宵猎对自己隶丁进帐下的事情一切不知,也不知道丁进是个什么样的人,有心不去。只是寄人篱下,对方来请,又不好拒绝。想了一会,道:“提辖先行。我安排了这里的事情再去如何?”

  “自是应该!”余欢倒不介意。“前方洛阳已经不远,事情紧急,小舍人快些来。”

  余欢离去,王宵猎对王忠等人道:“自隶丁进帐下,我一切不知。我们被他裹挟而行,也不知道他是要真心抵抗金人,还是别有想法。此事似这般,着实有些难办。”

  一边的杨审道:“小舍人只管自己拿主意,我等听命行事就好。”

  话音刚落,一边一个面青无须的高大汉子道:“与金人作战是提着脑袋干的事,万不可大意。这个丁进,随了他有些日子,看起来不像个干大事的,小舍人小心。”

  王宵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自己在随丁进之前就已经昏迷了,前世的记忆中也没有这号人物,心中还真有些抵触。而且这个时候,前世今生的记忆交织在一起,王宵猎有些迷迷糊糊。不过现在的形势非常紧急,王宵猎没办法,只能打起精神管事罢了。

  想了又想,王宵猎对其余几人道:“曹智严和邵凌随我去见丁进。你们其余几人,看管好部伍,查清人数,不要出了漏子。”

  几人拱手称是。

  曹智严本是叶县清凉寺里的僧人,王汝代起兵时,正在附近化缘,便就蓄发从军。其身材高大,天生一副大骨骼,只是极瘦,人看起来有些怪异。据其自己说,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邵凌是新郑人,少有勇力,为人沉稳,喜怒不形于色。勤王军过新郑时加入军中,深得王汝代的赏识。

  除了王宵猎,王忠、杨审、曹智严、邵凌,还有刚才说话的解立农,就是王宵猎军中的头目了。此时军中还有三百余人,由他们率领。王忠随在王宵猎的身边,杨审管钱粮,曹智严、邵凌和解立农每人带一百人。这样的队伍此时在京东、京西极多,并不起眼。

  路上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合计着此时的局势。

  去年冬天,金军兵分三路南犯。完颜宗辅与完颜宗弼统东路军攻京东路,娄室和撒里喝统西路军进攻陕西,完颜宗翰则统中路军攻京西。东路陷青潍等州,西路破长安凤翔,中路则撗扫京西路。

  此时金军有个习惯,冬天作战,到了夏天则退回北方。现在已经是四月,金兵开始北返。中路完颜宗翰烧西京洛阳,驱赶洛阳、襄阳、颖昌、汝、郑、均、房、唐、邓、陈、蔡之民于河北。实际上京西路的绝大部分城池都已经被金兵攻破,百姓被掳获,已成白地。

  此时的中路军,只有完颜希尹率数千人断后。翟进、韩世忠和丁进等人,就是到洛阳,去进攻完颜希尹的。如果获胜,顺便收回被金兵放弃的洛阳城,也算是大功一件。三支军队中,丁进出身群盗,本就不被重视。王宵猎又是被其裹挟而来,对此战实际上无关紧要。

  宗泽守东京,历史上无比重要的事件。在王宵猎的记忆中,关于此事的知识不少。但真正来到了这个时代,王宵猎才明白,真实的情况比历史的记忆,不知严酷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