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汉之国 > 第4章 金军游骑

第4章 金军游骑

  第二天一早,太阳未升,王忠便匆匆跑到王宵猎身边,焦急地道:“小舍人,快快醒来!山下的丁都巡正点起兵马,要回京城去了!”

  王宵猎猛地站起。道:“昨日都巡还说要住两天,怎么突然就走!”

  王忠叹口气:“小舍人,恕我直言,昨天都巡的话,说不定就是骗我们的。”

  王宵猎想了想,道:“也未必是骗我们。或许都巡本来这样想,晚上几人一商量,又改变了主意也说不定。这个丁进不是做大事的,若是他们回京城,我们早早离了他最好。”

  王忠急忙道:“如此是最好的。现在金军势强,哪个挡得住?我们早早回乡,另做打算。家中只有大姐,战乱的时候如何守得住?小舍人回家,就一切都好了。”

  王汝代起兵勤王,王宵猎随行,家中只剩一个姐姐王青秀。王家虽然不是富贵人家,王汝代中进士之后为官多年,还是有些家产。太平年月倒也罢了,这种时候姐姐一人太过艰难。

  不过现在的王宵猎,到底不是一个月前的王宵猎了。与家相比,国事更加重要。

  叹了一口气,王宵猎道:“现在手下数百人,岂能够什么都随着自己心意?再者说了,金军不断南来,山河破碎,百姓艰难,更不能袖手旁观。”

  王忠连连摇头:“朝中多少大臣,都是人中龙凤,国事还不是如此?新皇已经登基,文武辅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寻常百姓,只要过日子就好。”

  王宵猎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只是道:“你去把其他人叫醒,等候吩咐。丁进走了,我们也要想一想去处。数百人,总要有个吃饭的地方。”

  山下的小村里,丁进装束整齐,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

  余欢走过来,叉手道:“都巡,我们就这样走了,山上的王小舍人怎么办?”

  丁进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随他们去。来洛阳本是作战,多一个人总是好的,才带上他。现在不打仗了,自然各奔前程。他手下数百人,要吃许多粮食呢!”

  余欢听了,有些为难:“若是如此,传出去只怕有损都巡威名。以后怎么会有人来投奔?”

  “戚,我丁一箭是什么人,还有人不知道?这个年月,只要有吃的不会饿了肚子,手中有兵不受人欺负,天下英雄自然就来了!”

  丁进一边说着,一边背着手,慢慢踱回了房里。只剩下余欢,在那里出神。

  正在这时,一个士卒快步进来。叉手道:“将军,探马说在河对岸发现了金军游骑,在那里窥我们阵势。看他们样子,莫不是要来攻我们!”

  余欢吓了一跳,急忙道:“速去报都巡!”

  丁进刚刚进了房里,还没有坐下,就得了金兵到来的消息。急匆匆出来,见余欢还站在那里,急忙问道:“不想金兵来得这样快!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余欢道:“都巡且不要慌。我们数千人,也未必就怕了金人。还是派人出去,看看来的金兵有多少才好。若是人多,我们便早早退回京城。若是人少,我们打一仗,捞些功劳回京不是更好?”

  丁进搓着手,在原地转了几圈。实在想不出办法,只好按余欢说的,派了几人去探金兵虚实。

  太阳初升,掩在天边的云层里面,有些惨白。西方的天空上,还挂着一轮残月。

  王宵猎站在山顶上,看山下的丁进部队结束整齐,却并没有行动。

  邵凌过来。王宵猎道:“不是说丁都巡要带兵回京?怎么太阳都升起来,还不动身?”

  邵凌道:“刚刚得到的消息,有金兵追来了。想来是昨日韩统制兵败,金军尾随追来。不过来的金兵不多,丁都巡正与诸将商议,是打是退。”

  王宵猎听了,皱了皱眉头:“这种大事,怎么没有让我们去商议?”

  邵凌摇了摇头:“小舍人,今日丁都巡要走,也没有跟我们说。只怕是丁都巡见不需要与金兵作战了,嫌我们吃他的军粮,就此分开了。”

  王宵猎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看着山下。

  邵凌说的没错。丁进本来就不是朝廷官军,与王宵猎只是暂时合兵而已。如果王宵猎不醒来,说不定丁进就把这支军队吞并了。现在有王宵猎,又不去洛阳,自然是早早分开的好。丁进所部,只有不足两千人,想吞并王宵猎这几百人并不容易。

  过了一会,邵凌叉手道:“小舍人,若是丁都巡与金兵作战,我们该当如何?”

  王宵猎想了想道:“阵前交兵,最要紧的是万众一心。既是丁都巡有意与我军分开,我们就不要热脸去凑他的冷屁股了。吩咐将士,紧守营垒,看他们与金军作战就好。”

  邵凌沉默了一会,道:“丁都巡与金人交战,必然是看准了金兵人少,有可乘之机。若是如此,我们不如也上前捞些功劳。”

  王宵猎笑着摇了摇头:“我们何必去占那种便宜。与金军作战,有的是机会。再者说了,战时最怕混乱。如果丁都巡带兵作战时,我们突然上去,只怕冲乱他的阵势。”

  说完,王宵猎看了看天边的太阳,又道:“时候不早了。去唤其余几人来,我们商量一下。”

  丁进与几位将领站在小院里,焦躁异常。自己躲过了昨天战事,正要回京的时候,没想到又有金兵追来,着实恼人。翟进和韩世忠俱是名将,昨天尚且输了,自己如何是对手?

  一个士卒快步进来,到了丁进面前叉手:“都巡,看清楚了!来的是金军游骑,只有五十人!想来他们是追韩统制,误撞到我们这里来!”

  丁进听了长出一口气。只有五十人,那就不必当一回事了。

  一边的马习道:“这些金兵在干什么?有没有过河?”

  士卒道:“没有过河。想来他们看这里兵马众多,自知不是对手,只在河对面观望。”

  马习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对丁进道:“都巡,这些金兵送到口边,正是天降下来的功劳!翟太尉和韩统制昨天输了一场,若是我们今天胜了——”

  丁进听了,猛地抬起头来:“你是说,我们过河去击金军?”

  马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边的彭潭道:“马将军说的是。只有五十金兵,被我们撞上,不是天送我们的功劳?昨日韩统制到我们这里,骂个不休,显是心里怨恨我们。若是今日胜了,回到东京城,再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

  丁进搓着手,转了几圈,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自己近两千人,对五十金兵,说起来是占尽了上风。不过,宋与金交兵,战绩实在有些难看。而且河对岸五十人,谁知后面有没有金军大队?一旦被金兵缠住,后面大股金兵赶来,可就危险了。

  见丁进犹疑不定,马习道:“都巡,这是天送的功劳。若是不抓住,以后必然后悔!”

  彭潭也道:“昨日韩世忠那厮嘴脸难看,此番回京城必然不好过。若是我们今日立些功劳,正好可以堵别人的嘴!若是放过,何日再能碰到这种好机会!”

  丁进听了,猛地一拍大腿,咬牙道:“你们既是如此说,那便干了!余欢,你带人从上游渡河,堵这些金人后路!我们渡河把金人杀散,不要让他们跑了!来的是游骑,后面必有金人大队。我们应当速战速决,切不可恋战!”

  几人一起叉手应诺。余欢先告辞去准备。

  村北小河对岸,一队金兵勒马,看着河对岸的小村庄。小河不宽,只要伐几棵树,就可以做架桥出来,渡河而过。只是看村庄里的宋军不少,一众金人一时犹豫。

  首领兀颜手搭凉棚,看了一会,道:“对面的旗帜,不是昨日与我们交战的宋军。算了,宋军既已退走,不必穷追。我们在河这边歇息一番,若是这些宋军不过河,便就回去。”

  身边几人一起称是。

  这一小队金兵是尾随韩世忠而来,确认韩世忠退走。此时已入夏,金人要渡黄河北返,不想再扩大战事了。当然,不是如此,韩世忠也不会到洛阳来。

  派了几人监视河对面。一众金人下马,聚在几棵大树荫下歇息。

  太阳慢慢爬得高了,天气开始热起来。金兵或站或坐,显得有些悠闲。对面虽然有大队宋军,这些金兵却不信他们敢过河。自侵宋以来,宋军早被打破了胆,哪个敢来主动迎战?

  正在这时,一个游骑飞一般奔来。到了近前,马上骑士下马,急道:“不好,上游宋军过河了!”

  兀颜从地上猛地蹦了起来,沉声道:“你可看清楚了?有多少人过河?”

  游骑道:“约有三百人。看他们的样子,是要绕击我们后路!”

  兀颜点了点头。上前几步,看着小河对面的村子。村里的宋军已经穿戴整齐,正在列队。与先前要离去的样子不同,像是要渡河而来。

  低头想了一会,兀颜道:“这些宋人甚是狡诈。上游到我们后路,村里渡河而来,前后夹击,甚是难缠。大军即将北返,我们没有必要与他们纠缠。不如整齐队伍,把上游过河的宋军杀散,走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