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汉之国 > 第7章 穷追

第7章 穷追

  太阳升到了头顶,晒在人身上,不由觉得燥热。

  王宵猎手拄长枪,站在众人的前头,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般。身后的兵士等了一两个时辰,已经口干舌燥,许多人都有些站不住了。只是前边的王宵猎不动,众人也不敢动。

  解立农舔了舔嘴唇,小声对王宵猎道:“小舍人,天近正午,金人还不返来,想来今日是不会回来了。他们尾随丁进,不定就占了巩县,在那里歇息。”

  王宵猎道:“我们做了诸多准备,不能半途而废!不管怎样,要等到天黑。金人不回返,明日便找小路,我们回汝州去,再做打算。”

  解立农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此时的习惯是一日两餐,中午并不吃饭。一众兵士站在大路中间,不觉得饿,只是时间久了,都有些站不住。他们原本多是汝州乡户,随着王汝代勤王,既没有正规的军事训练,也没有经过什么样的正经战事,哪里习惯这些?只是前边王宵猎一动不动,只好强自忍住。

  其实王宵猎哪里知道该怎么打仗?只是按照前世书本上、电影电视上杂七杂八看来的内容,加上自己的想法,在这里列阵。

  金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样列阵,什么样的强军也很难坚持下来。正常来说,王宵猎应该派出侦骑,随时掌握金军动静。这里列阵的军队只是占住位置,并不需要着甲持兵械。有了动静,再根据主将的军令,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王宵猎觉得有些头晕。自己凭着一股热血,兵士准备好之后,第一个站到了队伍前头。却不想金军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一两个时辰过去,有些挺不住了。

  看看太阳划过天中,王宵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些支撑不住了。正想吩咐众人,解散队形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一边的解立农猛地抬头,大喝一声:“小舍人,金人来了!”

  王宵猎打起精神,抬头看着东边的方向,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除了金兵很难见到马了。王宵猎手紧紧握住长枪,不由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自己费了许多功夫,终于到了这一刻。

  随着马蹄声,五匹快马风一般地从大道上过来。到了王宵猎阵形前的百步之外,停了下来。王宵猎看得清楚,马上正是金军游骑。

  五人在路上住马,看着前方沉默一会,才有人道:“真是作怪!我们追前面的宋军,怎么后边又有人出来?几个月来,这附近来去几次,纵有头硬的宋人也在山上,哪里敢下来?”

  另一个人道:“谁知道哪里来的?不定是跟前几日的宋军一起从开封府过来的。不去管他,我们回去报告首领。实在不行绕路便了。”

  前面的人道:“这里是两京大道。哪里是那么好绕的?”

  几个人说了一会,便就拨转马头转了回去。虽然前边宋军拦路,倒并不惊慌。

  看着五个金人返了回去,王宵猎道:“怎么回事?莫不是金人见我们堵住了大道,不来了?”

  解立农道:“这五个人看起来是他们的侦骑,想来回去报信了。小舍人不需着急,这里是两京之间的大道,金人躲不开的。”

  王宵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许多事情自己其实是不懂的,打仗便是如此。虽然随着父亲出来,转战多时,但这支队伍其实从来没有经过正经的战事。王宵猎在队伍里,既没有战争经验,也没有人教过他。

  正常行军,怎么会没有侦骑?大军出征,前边还有前锋呢。像丁进那种队伍,能够拢住不让士卒散了就是本事,才不会注意这些。这些金军,哪怕是游骑,前面还是派了侦骑。

  五人回去不多久,就听见大道上蹄声隆隆。漫天黄沙中,五十金军游骑出现在视野里。

  王宵猎舔了舔嘴唇,握紧长枪,看了看四周。

  阵形中的士卒早已经疲惫不堪,只是看着金人来了,才又强打起精神。自己不远处,是军中仅有的十几匹马。因为王宵猎和头目大多在这里,马也就拴在这里了。

  阵形前边数十步外,是新斩树木造的拒马。看起来虽然简陋,应该足够挡住金军了。

  清晨五十金军只放了几轮箭,就冲散了丁进两千大军,王宵猎记忆深刻。要防御骑兵,最简单有效的就是拒马了。旁边山上有森林,砍了树来,两头削尖,几根捆在一起,就做成拒马。金军要来,必须把这几排拒马搬开。

  下了马的金军还可怕吗?王宵猎冷笑。宋军再不济,上前群殴难道不会?没了马匹带来的灵活的闪转腾挪,金兵并不可怕。

  兀颜手提马缰,看着前边的拒马,拒马后面的宋军军阵,不由皱起眉头。金人的弓箭射程不远,拒马和军阵之间几十步的距离,就足够挡住了。没了马匹,没了弓箭,这仗还怎么打?

  一个士卒道:“郎君,天色不早了,我们又何必与宋人拼命?找个地方等到天黑,我们乘夜色绕过去就是。大军已经北返,我们不可在此多耽搁。”

  兀颜道:“这里是两京大道,想要绕过去可不容易。我们地理不熟,一个不小心,反落入宋人的陷井里,那可如何是好?看眼前的宋人,不知是哪里来的乡兵,身上连甲胄也都没有,不必怕他们。”

  旁边士卒随声附和:“郎君说的是。不必怕他们!就是下马,也能把他们杀散了!”

  兀颜点了点头:“不错。先搜索旁边村里,看有没有宋人的伏兵。若是没有,派人下马把前边的拒马搬开,把这些人杀散就是!”

  一众金兵哄然叫好。当下分出十几人,向旁边村里而去。

  那边王宵猎看见,不由叫声不好。自己本想在大道上列阵,把金人逼进村里,不想金人先进村里去搜查,这可如何是好?一时间踌躇不定。

  正在这时,就听村子里面响起几声鼓,乱糟糟地厮杀起来。

  曹智严率百人埋伏在村子里,早已等得心焦。一见金人进村,哪里还忍得住?响几声鼓,手中挥着一把大马,带着手下杀了出来。

  十几骑金军迅速退出了村子,与其余金兵聚在一起。兀颜大声道:“这些宋人甚是奸滑!在外面列阵,却在村里设伏!若不是我们进村打探,倒着了他们的道!”

  说完,一勒马缰,挥手道:“我们兵少,宋人又早早设伏,此地不可久留!儿郎们,随我且退出十里外,再想办法!”

  一众金人应诺,高声呼喝。分出一二十人在后,看住宋军,缓缓向来路退去。

  王宵猎看见,只觉得口干舌燥,脑子嗡嗡直响。自己费尽心机,自以为做了万全准备,却不想让金人从容退去,如何甘心?一时间血气涌上来,猛地提起手中长枪,厉声道:“不过五十个蛮夷杂兵,在我中原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地!今日让你们走了,还有何面目做人!”

  说完,提着长枪,快步走到旁边拴着的马旁。解开马缰,翻身上马,猛地一催,向前冲去。

  旁边的解立农和邵凌吓了一跳。来不及说什么,带了身边的几个亲信随从,急奔过去解了剩下的几匹马,紧跟王宵猎身后。

  兀颜听见动静,回身一看,宋军中一骑绕过拒马,直向自己冲来。在后面,还有十几骑。不由展颜一笑,取了自己的弓下来,道:“直娘贼,这几个宋人送上门来!且看我一箭结果前面这厮的性命!”

  说完,张弓搭箭,射向王宵猎。

  王宵猎灵魂往来千年,一切都太突然,到现在脑子都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许多事情,根本不是深思熟虑的。一千年后的世界,宋朝被刚刚立国的金人打败,是莫大耻辱。王宵猎本能觉得自己不应该跟历史上的人一样,应该带人拿起刀来,与金人一刀一枪真正较量。以宋朝之大,有什么样的理由不如金人?

  凭借着自己记忆中半桶水的知识,布置了包围圈。结果金人看了一眼就走,王宵猎如何能够接受得了?不管不顾,提枪就追了出去。

  绕过拒马,王宵猎正要催马急赶。突然之间,觉得胸前剧痛。低头一看,就见一支金人的箭插在自己的盔甲上,正在那里摇动。愣了一下,只觉得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正在这时,邵凌从后面赶来。大喝一声:“小舍人,金人的箭着实厉害!不可赶得太急!”

  王宵猎一下清醒过来。低头看那箭,并没有洞穿盔甲,只是挂在自己身上而已。心中大定,摇手高声道:“今日与金兵狭路相逢,惟有舍命一搏!两军相逢勇者胜!你们随我上前,把金人留住。曹智严在后,召集兵马,速速赶来!”

  见王宵猎当先催马向金人赶去,邵凌和解立农无奈,只好答应。挥马冲到路口,正有些茫然无措的曹智严,听了高声唱一个大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