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汉之国 > 第14章 守中有攻

第14章 守中有攻

  一直到中午时分,金军都没有攻城。他们没有攻城器械,只能临时制作。

  王宵猎在城中巡视一圈,看居民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开始在军队的指挥下制做守城器具,心才放了下来。只要人心不乱,金军要短时间攻破巩县并不容易。

  回到住处,饮了一盏茶。正在这时,守在城墙上的解立农匆匆进来,道:“小舍人,外面金人来了援军!看他们的样子,正在到处伐树,想来要攻城!”

  “来了多少援军?”王宵猎猛地站起来。

  解立农道:“看起来有一千余人。加上原来的七八百人,要两千人了。”

  王宵猎不敢怠慢,道:“走,到城墙上看一看。对了,叫上邵凌和曹智严,一起想办法。”

  四人到了城墙上面,举目看去,就见城外新来的金军正安营扎寨。看他们的样子,比早上到的金军多了许多。巩县正在洛河边上,城池附近树木不多。许多金军从远处砍了树木,正向城下运。

  看了外面情景,四人都面色沉重。

  两千金军已经是支大部队了。不要说王宵猎三百余义军,朝廷的正规军也难挡其锋。今年金军大举南侵,进攻开封府的,就只有两三千偏师。宗泽在开封府的军队号称百万,与进攻滑州的这两三千金人不过旗鼓相当,滑州数得数失。

  这么多的金军当然不是冲着王宵猎来的,而是追赶韩世忠的。韩世忠是赵构身边的统制,所部是真正的宋朝正规军。能够全部吃掉,对金军来说也是大胜。

  阴沉着脸,解立农道:“真是倒霉!我们若是不吃掉他们的五十游骑,这些军队不会来。为了一场小胜,却惹来如此强敌!”

  曹智严道:“嘴边的肥肉,岂有不吃的道理!谁知后边有大军?只是我们运气不好罢了。”

  王宵猎道:“这一年我们四处流离,正经的仗没有打过,对于战阵实在不懂。而且周围现在到底敌情如何,我们又如何知道?现在金军围城,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死死守住。”

  解立农叹了口气:“我们只有三百余人,守城器具不足,想守住谈何容易!”

  这个年代,攻城的办法并不多。虽然理论上,各种各样的攻城器械五花八门,但威胁真正大的却不多。金军来得匆忙,没有器械,攻城并不容易。

  想了一会,王宵猎道:“说到底,如果金军盯住了我们,一定要攻破城池,很难守住。好在现在已是夏天,金军将要北返,不会围城多少日子。只要守住几天,金人就该走了。”

  曹智严道:“就是不知道金军能围多久。若只是三四天,守住并不困难。若要十天半月,不说金军破城,我们的粮草就不足了。”

  这是现实问题,王宵猎没头苍蝇一样撞到这里,先前并没有准备。现在的军粮,还是因为前边打了胜仗,百姓自愿送来的。时间一久,不用敌人攻,自己就先饿死了。

  从城墙上下来,王宵猎心情沉重,觉得有些烦躁。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路,实在太难走了些。一来就碰到丁进两千多人被五十金军击溃,后来不是自己突然神勇,那五十游骑也没有办法。好不容易打了一场胜仗,接着就碰到如此强敌。

  金军的战斗力没有必要高估,但也绝不能低估。不过一二十年间,女真人崛起,灭掉了曾经的霸主契丹人的辽朝,接着南下攻破了开封府,几乎未逢一败。这个时候,两千余金军,在中原几乎就可以到处纵横,能阻挡他们的不多。

  宗泽守开封,与金军的战事主要在两个地方。一是北边的滑州,再就是开封西边的郑州。滑州只是金军偏师,双方打个平手。郑州则根本无法阻挡金人。只是金军攻下之后放弃,宋军起事,重新收复回来而已。金军一旦重新打回来,根本守不住。

  叹了口气,王宵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前世的时候,以为此时的宋金战事,应该都是数万甚至数十万人的大会战。不说别的,流传最广的岳飞故事,哪一战不是几十万人?真正来了,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只要一方兵力过万人,就是影响整个战局的大战了。数千人,已经是非常可观的力量。

  自己能不能守住巩县?王宵猎不敢细想。如果守不住,就是死路一条,一切都完了。

  回到住处,王宵猎坐在位子上,一个人思索。

  金兵攻城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不怕死,一波一波冲上城来。只要突破一点,城就难守住了。金兵并没有特别突出的攻城器械,甚至就连宋军都不如。但金军作战勇猛,纪律严明,这一点,这个时代极少有军队比得上。不只是宋军打不过金军,实际上周边各国,此时都不是金军的对手。

  该怎么办?想了许久,王宵猎猛地抬起头来。从昨天对金军游骑,到今天清晨对攻入城中的来的金军,自己胜利靠的什么?是人多?是兵强?实际上都不是。靠的是自己勇猛无畏。金军猛打猛冲,自己要比他们更加勇猛。手下的官兵还做不到,那就靠自己。

  想到这里,王宵猎起身,在房间里踱步。

  是啊,不是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就容易把这一点忘记掉。总觉得自己跨越千年而来,就应该珍惜生命,不能够涉险地。凭什么?这个国破家亡的时候,不能够在战场上敢拼敢杀,说其他的有什么用?

  两军相逢勇者胜。这话其实太过绝对,但却非常有道理。对于某一场战斗来说,对于战争中的某一个人,或者某一支军队来说,胜负不是谁更勇敢来决定的。但对整个国家来说,胜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军队是否勇敢。更加勇敢,团结一心,是军队能打胜仗的关键。

  怎么让军队更加团结,更加勇敢,是个大题目,是国家大政,不是此时王宵猎需要考虑的。他只要让自己这三百多人,能够团结起来,与自己一起勇往直前,就迈出了第一步。

  思索良久,王宵猎命人把邵凌、解立农和曹智严叫来。

  三人落座。王宵猎道:“守城的关键,是不能只死守城池。攻中必有守,守中必有攻!我们要守住巩县,只靠死守城墙是远远不够的。虽然金人攻城器械不足,我们守城的器械同样不足,时间久了,怎么能够守住?金人来攻城,我们也要勇于杀出城去,打乱金人部署!我决定,今天晚上出城,把金人今天制造的器械烧了!出去的人不必多,五十人左右足够。如何安排,大家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