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汉之国 > 第15章 反击

第15章 反击

  已过夜半,月亮落下山了。天上繁星闪耀,如同一颗颗宝石般。

  王宵猎站在城墙上,看外面的金营一片静悄悄。偶尔有巡逻的士卒身影显出来,懒洋洋的。

  看了一会,王宵猎对解立农和曹智严道:“我与邵凌一起出城,你们则谨守城池。我们从东城门出城,向南一圈从西城门入城。解立农城守东边城墙,曹智严守西边的城墙。记住,我们出城后,立即关闭东城门。等到我们到了西城门外,再开城门。”

  解立农和曹智严两人一起称诺。

  王宵猎一拍城墙:“现在已过夜半,金人安睡,正是进攻的好时机。不可误了!”

  说完,快步下了城墙。

  邵凌带了五十士卒已等在那里。见到王宵猎过来,忙叉手唱诺。

  王宵猎道:“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不再罗嗦。昨天灭了金人五十游骑,得了些马匹,现在正好用上。每人左臂绑白布为记,出城之后,紧随我和邵凌身后。杀入金营,用带的引火之物,先把金人今日制作的攻城器械烧了。不必恋战,从西城门回来!”

  众人一起叉手称是。

  王宵猎重重点了点头。提起长枪,背上插了铁锏,翻身上马。

  铁锏是此时流行的兵器,威力巨大。特别是面对着甲的敌人时,可以造成巨大伤害。宋军除了带长兵器外,特别喜欢带铁锏作为短兵器。

  众人上马,解立农带人上前静悄悄打开了城门。

  王宵猎一提马缰,带着邵凌和五十部下,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金军营垒离着城墙不足一里之地,顷刻之间就到。宋军出城之后没有发出声音,直到金军营前才被发现。听见金军凄厉的号角声,王宵猎大喝一声,当先踏进金营。

  手中长枪一伸,王宵猎把迎上来的金军刺倒,带着手下向堆攻城器具和木材的地方冲去。

  金军猝不及防,一时军营中乱哄哄的,一时组织不起反攻的军队。王宵猎带人冲到了金军堆放攻城器具的地方,自己手持长枪,带着一部分人巡逻。邵凌则带人下马,用备好的引火之物,就放起火来。

  木料都是新鲜的,不容易引燃。宋军只能尽力点燃一点,燃起来之后,就再难扑灭了。

  看着军营里有军队开始列阵,王宵猎高声道:“时间到了,不可在这里逗留!走!”

  说完,一带马缰,绕过金军聚集之处,向南边奔去。

  见宋军并没有立即回城,金军哪里肯放过他们?一时间乱糟糟的,有几百人跟在身后。

  跑出数百步,王宵猎带住马缰。回过身来,见追上来的金军队形不整,绵延成一条长龙。冲在最前面的,只有几十人而已。手举长枪,厉声道:“冲杀一阵!吓破了金狗的胆,再回去不迟!”

  邵凌应诺,带着五十人随在王宵猎的身后,风一般地杀了回来。

  匆促之间,许多金军的鞍辔都不整齐,更没有指挥。宋军突然转头杀了过来,登时乱作一团。

  王宵猎催马上前,连出几枪,刺几人于马下。一时之间宋军士气大涨,高声呼喝,与追来的金军杀在一起。最前边的几十金骑,眨眼间就全部落马。

  战场上杀人,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呼吸间的事。你来我往几十个回合,实在难得一逢。宋军本就是有备而来,此时士气正盛。再加上金军匆促之间准备不足,一时间被杀得七零八落。

  盏杀时间,王宵猎看后边金军越来越多。再战斗下去,只怕就会被缠住。不再恋战,一声高喝,带着众人继续向南杀去。

  此时前边已经有整顿好的金军,在将领带领下王宵猎杀来。

  看对方人并不多,王宵猎不躲闪,带着人马直冲过去。此时正是深夜,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数步之外的情形还是看不清楚的。金军只是朝着人嘶马乱的地方奔来,将领也无法有效指挥,王宵猎并不怕与他们对战。只要不是大军围上来,举着火把灯笼,金军就拿自己没有办法。

  不多时,王宵猎与前边围堵的金军迎头撞在一起。黑影里王宵猎一枪冲来的金军刺落,抽出肩后的铁锏来,一锏砸在旁边金军的脑袋上。

  邵凌紧随王宵猎身旁,一枪把另一个金军刺倒。

  臂上绑白布,是王宵猎从前世记忆中学来的办法,此时倒是好用。这白布哪怕只是增加了几步可以看到的距离,也是巨大优势。宋军一直紧紧地聚在一起,在金营中往来冲杀。

  一两刻钟时间,王宵猎就带人到了西城门外。

  一拨马头,看着追上来的金军。王宵猎对邵凌道:“正是夜深时候,金军突然遇袭,准备不足。纵然追来,也无指挥。我们回过头,再冲杀一阵如何?今夜一战,让金军知道厉害!”

  邵凌应诺。紧随王宵猎身后,向追来的金军冲去。

  宋军突然回头,让金军吓了一跳。冲在最前面的将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王宵猎一枪刺倒。

  王宵猎收起长枪,抽了铁锏出来。一路急驰,见人就是一锏,紧接着飞驰而过。片刻之间,就敲了十几个人的脑袋。见后边的金军多了起来,王宵猎住马。收了铁锏,紧握长枪,猛地连出几枪,把追上来的几个金兵全部刺倒,一声大喝。

  金军被王宵猎气势所压,竟然全部住了马,双方一时僵持在那里。

  见金军不再进攻,沉默了一会,王宵猎突然大笑。道:“女真人纵横无敌,原来不过如此!你们只管围在这里!爷爷每天出来杀上半个时辰,看看你们经得住几次!”

  大笑声中,收了长枪,带着邵凌和五十士卒,大摇大摆向城门退去。一众金军愣在那里,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是好,眼睁睁地看着宋军退走。

  进了城门,王宵猎见金兵并没有追来。吩咐曹智严重关了城门,一起到县衙聚集。

  到了县衙前面,灯火通明。王宵猎这才发现,包括自己在内,五十人全部都是浑身浴血,有的面目都看不清楚了。今天这一战,前所未有,实在酣畅淋漓。

  从马上下来,王宵猎对邵凌道:“这一战去了胸中恶气,也是值了!”

  邵凌笑道:“小舍人说的是。虽然因为金人新伐的木头,我看并没有完全烧起来。但我们这一番冲杀,也足够吓破他们的胆子!从今往后,看他们还睡得着!”

  解立农和曹智严两人赶来,一看王宵猎等人,先吓了一跳。每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很多人甚至蓬头垢面,还以为吃了多少苦。上前仔细看,才发现是被别人溅身上的血。

  曹智严道:“适才外面杀声震天,黑夜里又看不清楚,着实为小舍人担心。”

  王宵猎笑道:“今日我们从东杀到西,我毫发无损。这且不说,带出去了五十人,又带回来了五十人,一个人都不少。这番大胜,却是比昨天还痛快!”

  曹智严和解立农称是。吩咐人来,帮王宵猎等人收拾一番。

  其实一场拼杀,看起来动静很大,真正杀死的金人未必有多少。王宵猎冲在最前面,杀人最多,战果也就十几人。其他人随在后边,杀的就更少了。战果能过百人,就是不得了的大胜。

  此战突然,不说战果,对金军的震撼却是极大。本来金军以为,巩县城再是难攻,只要他们死死地围住,就能逼得宋军投降。如果夜里宋军出击,金军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