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魔将军 > 第六十章 炙热心肠(求订阅支持)

第六十章 炙热心肠(求订阅支持)

  僵尸这种存在,虽然很厉害,但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智商不高!驱使它们行为的标准,更多的是生前的执念和本能需求!

  故而,死的时候心里最放不下谁,最挂念谁,它们尸变后第一个害的也是谁,这也是为什么,僵尸“苏醒”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至爱至亲的原因!

  从这一点就足见其智商有多低,根本不具备细腻的情感和反思能力!

  根据智商的高低,僵尸亦能划分出七类八等来,智商越高的僵尸,也越厉害!

  真格的......智力能等同于正常人类一般的存在,那已经是非常高级别的尸魔了!

  像这些虫僵军爷们,还有昨天晚上,杜氏的那个婆婆,虽能口吐人言,还能诱骗人,但它们的智商并不高,离真正的.....和人一样聪明还差的远呢!

  换做拥有正常人类思维的“尸魔”们,焉是你用这些热气腾腾的“心肝肺肚”就能忽悠住的?人家肯定得反思你拿出这些东西的合理性!

  小女孩儿被“生辰纲”给吃了!还有“好事者”上前凑热闹,用手去摸那些箱子,结果.....箱子稍微一挨触碰,立刻发起反击,把越来越多的人抓了进去!

  一开始的时候,这群虫僵军爷见“生辰纲”被动,一个个还谨慎提防,但是......越来越多的村民们“自投罗网”,这帮家伙也就不管不顾了,只是闷头吃喝,反正自己作死,怪不得别人。

  长长的一条镇中大街,几乎每一口箱子都吃了人,村民们“戏耍”了一番后,也觉得没啥意思,收拾好军爷们吃喝完的器皿筐篮,一个个都返回了家中。

  吃饱喝足后,“生辰纲”队伍重新开路,这群押镖的军爷们也是容光焕发,明显比刚才有精神多了!

  然而.....他们刚走出了还没到十步,突然捂住肚子撕心裂肺的哀嚎,浑身上下,亦像是自燃一般,开始突突的喷出了火苗子来!

  不光是他们,就连......那一口口硕大如棺椁般的箱子,也是剧烈的颤抖,从沿缝间,开始往外渗出墨绿色的粘液,一股股的.....还冒着细密的气泡,如同痢疾跑肚一般,极为的恶心!

  看到这一幕,小雨等人心惊肉跳,原来.....“真章”在这里!给他们吃的,根本不是什么“心肝”,而八成是不可描述的“奥利给”!

  那疯道人,既然能把痰唾变成人心,那将其他“不可描述”的存在,变成“大肠刺身”应该也不是难事了!

  这群虫僵士兵们咆哮嘶吼着,身体迅速发生着异变,刚刚长出的透明翅膀,亦是被烧的千疮百孔,根本无法飞翔,一股股浓烈的.....蛋白质燃烧的臭毛子味儿弥漫在整个镇子的上空。

  它们发疯的冲进了老百姓的家,去找他们算账,一时间“鸡飞狗跳”......整个高平镇摔砸碰撞,叮叮咣咣声不断!就像全镇“砸锅卖铁”了一般!唯独没有进陈生和杜氏的院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门口有虫僵老太太“骨灰”的原因!

  小雨等四人,紧张的做好战斗准备,应对一切可能突发的情况!然而.....他们瞅见,那群虫僵士兵们虽然凶猛疯狂,但委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冲进老百姓的家,根本没折腾几下,就一个个被从身体里冒出的火焰所吞噬,失去了平衡,满地打滚,最后化作了一滩滩肮脏乌黑的炉灰残渣!

  此番画面,让他想起来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用防风打火机烧蟑螂时的情形......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实则上,更多的虫僵士兵是死在了街上,它们痛苦难当,根本冲不到百姓家里!能跑进去的,全都是穷凶极恶的“极端分子”!

  然视觉最震撼的.....还是那一口口大箱子,挣扎着从马车上蹦脱,箱盖打开,一大坨黏糊糊墨绿色的“器官”耷拉了出来,就像腐烂发臭的象鼻蚌一样,已经看不出“手掌”的形态了,遍体流脓,扭曲糜烂......

  之前.....借助纸鼠的眼睛,小雨在二里地外观战,只能听和看,却闻不见那里的气味,现在.....这一个个“绿手魔箱”全都烂出水了,溢冒出的恶臭简直毁天灭地,熏得四个人脑仁都疼!

  它并非是那种单纯的腐臭,而是极强的腥味儿,还夹杂着医院住院部走廊过道里的那股子气息,十分的难闻!

  但恶心归恶心,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振奋激动的!原本以为,要经历一场九死一生的恶斗,结果没成想,让这些“村民们”拿一堆“热心肠”直接搞定!摧枯拉朽般的消灭了这群可怕的“妖孽们”!

  尤其可见,降妖除魔也好,攻城略地也罢,方式方法很重要,不然.....饶是你千军万马,雷烟火炮......依旧是羊入虎口!

  再说那些在百姓家中燃烧的熊熊大火,十分的诡异,只烧虫僵的尸骸,却并不点燃房屋家具,不然的话......镇子的街上还有屋里,如此凶猛的烈焰下,又赶上天干物燥,夜风阵阵,非把整个高平镇给烧光不可!

  不过.....大火燃烧中,热量还是有的,群僵焚燃下,小雨等人只觉得滚滚的热风扑面而来,如同守在篝火间取暖一般!

  这个世界上,有些能量体是没办法用逻辑来理解的,比如人体自燃,之前.....国外很多报道上都有记载。这人好好的.....身体自己就燃烧了起来,在很短的时间内烧成了灰烬。

  可烧就烧吧,床单和衣服却完好无损!实在让人不能理解,而且.....连易燃的化纤衣物都没能点燃,仿佛真的是来自于地狱的阴火!

  但是.....这群虫僵们吃下的“心肝”所激发出的火焰,和小雨昨天晚上“黄泉一笑”,烧那虫僵老太太时所激发出的鬼火还有不同,让小雨十分的不理解,不知道它到底是何种属性的存在?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镖队覆灭了,不用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了,这是实实在在的,司马阳和上官月,还有鱼娘子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满脸庆幸欣慰的神情。

  只有小雨忧心忡忡,紫金铃铛依旧没出现!这伙镖.....不用说,纯粹是坑爹的假货!可弄不到紫金铃铛,这前前后后,费劲巴拉的,全是白折腾啊!

  难道说.....黑猫和白猫,机关算尽,百密一疏,这次看走眼了?可是不应该啊!

  “咳......!”司马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拍着小雨的肩膀说:“朱兄啊,看来......你和那生辰纲无缘啊。既然无缘,亦不可强求,我们可以直接顺道从高平镇去梁国。”

  见小雨不开心的样子,上官月搂着他的胳膊安慰道:“朱大哥,这次劫不成,我们还有下一次,再者说天下的王爷多了去了,谁的生辰纲不能劫呀?”

  小雨不说话,默默的看着面前这条脓流满地,肮脏污秽的街......

  此一刻,大火渐渐熄灭了,整个镇子又恢复了宁静,家家户户的灯也熄了!像是百姓们压根就没回来,眼前的一切......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高平镇又变得黑灯瞎火,鸦雀无声......死一般的空城!只有满地的污秽,缭绕的余温......还有阵阵刺鼻的臭味,提醒着众人,刚才发生的一切,并非是虚假。

  小雨明白,方才的这“心肝灭僵”的局,定是疯道人的手笔!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是否能帮助自己,找到紫金铃铛呢?

  如果这一次,弄不到紫金铃铛,任务失败,鬼知道“大哥”会怎么惩罚自己!

  另外,为什么......杜氏的婆婆,入土成僵后,会和这些虫僵士兵们都变化成同一种僵尸呢?难道说,这些“军爷们”,在尸变前,尸体也是埋在高平镇的?

  可见,所谓的虫僵,毋庸置疑的是袁平彰的“科研成果”,他是“供应商”。

  那高平地界儿,不能土葬的诅咒,一定也是他的手笔了......

  小雨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模式,那就是......高平镇这地界的大山里,已经成了虫僵的加工基地,只要死人埋在这儿,就会化作虫僵!

  至于,为什么不让当地老百姓土葬,原因也很简单,材料太差了!

  一般镇子里死人,全是七老八十,病怏缠身之辈,这种尸骸,就算化了虫僵,也都是残次品,如同杜氏的婆婆,连个会飞的翅膀都长不全!

  哪有用年纪轻轻的战俘,直接坑杀活埋后制造出的“成品”质量好呢?

  故而,之所以让老百姓们火葬,纯粹是“规范原料市场”的举措!并非是为民着想。

  就在小雨的大脑翻腾琢磨,又着急上火之时,突然......那躲在屋内,一直不哼不哈的白猫娘娘,像是一道射出的白闪,直接窜了出来,跑到了街上!

  这家伙,跳进一口装“生辰纲”的箱子里,也不管那里面有多么的肮脏污秽,直接就像刨坑一样,开始认真的翻找了起来!

  那墨绿色的魔箱手魔,虽然邪性可怕,但它的脓液似乎并不具备腐蚀性,白猫在烂肉溃脓里钻来钻去,并没有被灼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