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一章 过去的过去

第一章 过去的过去

  大夏皇宫朝堂之上。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啊!”

  “如将西霜郡以北尽数让出,边疆必然全线失守,西方诸国可轻而易举的直取我大夏半数疆域啊!”

  大夏的群臣跪伏在了地上竭尽所能的劝阻着坐在龙椅之上的君主不要一错再错。

  可…

  “你们无需再劝!朕意已决!”

  这一声怒喝震得下面的群臣无一再敢谏言,唯有大夏的国师伊正从群臣中走出…

  “陛下,割让西霜郡是断我大夏龙脉之举,从今往后数十年大夏恐无翻身之力,此乃亡国也是灭种之策。”

  国师伊正跪倒在了自己的君主面前,声音中也充满了恳请与哀求之味。

  “驻守皇都,槐北,西仓三军仍有一战之力…”

  “够了!伊国师三军都调走了谁来护朕?西霜本就是一处贫瘠之地,让出去可换来几年安宁足矣!”

  “……”

  这个回答让伊正缓缓的抬起头盯着坐在龙椅之上的那位君主。

  “伊国师你那是什么眼神?”

  国师伊正的眼神让坐在龙椅之上的皇上看得心生畏惧。

  那并非是什么蕴含杀意的眼神,而是单纯的质问…他在替西霜郡的千万黎明百姓问自己该何去何从?

  或者整个大夏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

  但伊正没有问出口来,他知道现在问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是没有用的。

  大夏的衰弱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

  从西方诸国迅速崛起,再到如今一条又一条丧国辱权的条约像是枷锁一样死死压在这个国家民族的头上。

  大夏的气数已尽,伊正必须要寻求新的救民之法。

  “臣告退。”

  伊正向着龙椅上坐着的君主最后行了一礼,快步离开了这个他鞠躬尽瘁奋斗了数年的朝廷。

  在离开了皇宫之后,伊正直接越过了皇宫来到了北城的核心,一处远比皇宫还要重要的建筑之外。

  英魂祠。

  这里供奉着历朝历代的圣贤。

  不止是大夏…从这个民族出现在世界中以来,几经轮回所创立的所有朝代中的贤君,圣人,英雄。

  凡是有资格进入英魂祠的全都是这个民族过去的支柱。

  而作为国师的伊正有资格进入其中与历代的先祖们商议这件大事。

  伊正拿着事先为自己准备好的灵位,轻伏低自己的身姿一路来到了英魂祠的中央。

  在英魂祠的周围摆着无数在数千年历史中耳熟能详的名字。

  “伊正此次造访又有何事?”

  一个灵位中飘出了一个淡白色老者灵体,看着这位大夏国师。

  “老师恕弟子无能,如今的大夏已如一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病人,皇上已弃之百姓于无物,面对西方诸国皇上只愿降不愿战,此番境遇再发展下去,恐怕我族要被外人奴役千年。”伊正轻声的向先祖们汇报着如今的境遇。

  “荒谬!”一呵斥声从‘始灵帝’的灵位中传出“孤的江山给你们几经易手,如今竟然还受西方那些蛮族欺辱?要是孤还在的话……”

  “太上息怒,大夏的衰弱从数十年前的闭关就已经开始了。”伊正在祖宗们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这位始灵帝正是大夏的开国皇帝。

  “是谁?是孤哪个废物太子做的好事?”始灵帝气得要把棺材掀了当场暴打自己的废物后人。

  “婿先帝,他没能进英魂祠。”伊正说。

  “……”

  周围的灵位中又是一阵沉默。

  “伊正你如今造访这里想必是有方法了?”伊正的老师缓声的问。

  “前些时日弟子观龙脉有异动,发现我族龙脉与另一国家接连交错在了一起。”

  伊正这里说的龙脉不是什么风水一类的概念,而是实打实存在于国土之下的东西。

  龙脉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作为国师的伊正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方士,方士们能利用龙脉施展出各种不可思议的术法。

  “另一个国家?”

  伊正的老师不认为现在世界上有哪一个单个的国家能与西方诸国抗衡。

  “未来的我们。”

  伊正看着众多先祖缓缓的说。

  “具体是何意?”

  伊正在一众先祖的注视下引出了自己通过龙脉所看见的东西。

  那是一面正在飘扬的赤红色旗帜。

  “他们经历了和我族相同的命运,他们的先祖以血于泪抵御了无数外族入侵,在重获新生之后,他们耸立于世界之林无人敢欺,无人敢辱!”伊正诉说着自己通过龙脉看到的未来。

  “我们…也有这种血性啊…唉。”

  始灵帝看着伊正引出的关于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未来,真的恨自己现在为什么只是一个灵体,要是他正当壮年,早就拉着整个大夏和西方诸国拼命了。

  “伊正你有请来之法?”老师问。

  “弟子有,可在这之前弟子有两事相求。”

  伊正是大夏开国以来最有天赋的方士。

  但他生的年龄太晚了,他今年三十出头却从出生开始大夏衰退的命运就注定无法改变。

  那怕伊正竭尽全力想要扭转这一切,可到头来依然被世俗权力的斗争给打败了。

  所以伊正的第一个条件是…

  “一…弟子认为大夏不值得救。”

  伊正用着清冷的声音说出了这个近乎于大逆不道的话来。

  “值得救的唯有我族的黎明百姓。”

  这个提议可是当着大夏一众皇帝的英魂说出来的。

  别的朝代帝王的英魂在旁边吃瓜看戏,为首的始灵帝并未生气,而是看着这位大夏最后的支柱问。

  “你在龙脉中,看见了那个国家…无人称帝吗?”

  “无人称帝,恕臣直言君主天子制本就非治国之贤策,人非圣贤,一旦君无能其国必亡。”伊正说。

  “也罢,说说你的第二个要求。”

  始灵帝都死了快几百年了,他早就释然了,子孙不争气也怪不得后人来个改朝换代了。

  “我要施展的术恐要燃尽大夏龙脉半数的气,以弟子微薄之力无法御制如此多的灵气,所以还请历朝历代的先祖们…燃尽自身,以让我族延续。”

  伊正在说这句话时直接跪伏在了地上,这次他用额头重重的撞在了地面之上磕了三下,力气大到了将额头磕出血来的地步。

  这才是真正大逆不道的提议。

  可这是伊正仅有的救国之法,这种影响到大夏国土全境的术法,他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但加上着在英魂祠中沉睡的历代先祖们的英魂,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代价是他们的英魂将会被注入龙脉化为柴薪,然后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

  被燃烧的英魂将会彻底消失于世间,再也无法进入龙脉轮回到下一世。

  伊正还想磕第四个头时,一个半透明的手出现在了他眼前。

  而当伊正抬起头时发现英魂祠里所有的灵位都亮起了微光,历朝历代的先祖们全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孤没你想的那么窝囊,诸位先祖留在这里或多或少有些尚未完成的遗愿,可如吾等能做柴薪让后人延续下去,你直接拿去用即可。”

  伊正听着始灵帝的话目光又看向了其他的先祖,他们或轻轻颔首或向伊正行了一作揖礼。

  他们在生前是英雄…死后依然是英雄。

  “后辈定不辱命!”

  这是伊正能对他们做出的唯一的承诺了。

  伊正得到了英魂祠内所有先祖的同意,直接开始施展起了这一足以影响整个大夏国国土的术法。

  历朝历代的祖先英魂化为了点点的星光融入了龙脉之中…开始缓缓的燃烧了起来。

  这是这个民族的过去!

  而现在伊正要召唤的是这个民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