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重叠 > 第九章 信号

第九章 信号

  涂行川知道在这种国家体量的危机前,他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光是散落在巴黎各处的同胞们数量都是以万计…

  涂行川要是将自己知道的消息传递到他们手里,他们恐怕早就已经遭了那个专门猎杀黄种人帮派的毒手。

  唯有国家…涂行川唯有联系上国家和法洛共和国展开外交上的谈判。

  让法洛共和国做出让步,才有可能完全保证在法洛共和国境内同胞的安全。

  可怎么联系?

  这里可是十九世纪法国,可没什么信号基站之类的东西,手机的信号…

  等等…有信号。

  为什么?

  涂行川惊诧的看着自己的智能手机,而不是之前用的那台卫星电话。

  卫星电话有微弱的信号,涂行川还能理解为是国家的卫星网络还在,可为什么智能手机也有信号?

  还他娘是4G信号满格的!

  信号显示的运营商还是移动的!

  涂行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穿回去了,可在不远处坐着的玲花又提醒着涂行川…他依然在十九世纪的法国。

  而来自涂行川的视线很快就被玲花给察觉到了。

  原本还抱着饼干小口小口啃着的玲花,感觉到了涂行川的目光,有些嫌弃的把自己坐的箱子往后面移了一两步。

  然后玲花也用一个很凶的眼神回瞪了过去,这眼神仿佛在提醒涂行川‘这饼干你说好是送我了的,想再讨回来我就和你拼命’一样。

  涂行川没注意到玲花眼神里的意思,他只注意到玲花走远后他手机的信号突然掉了一格。

  人形信号基站?

  涂行川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直接拿起了手机一路来到了这间仓库的角落。

  这间仓库并不算大,可涂行川到了角落也离在啃饼干的玲花有三四十米远了。

  涂行川手机的信号也从四格掉到了一格,再往后走出一步信号就彻底消失不见。

  信号的极限距离目测有三十五米?

  涂行川作为一只理工狗,用眼睛测距是基本的技能。

  “你又干嘛?”

  玲花很不喜欢自己吃东西的时候被别人看着,可她现在又饿到不行,要不是看在涂行川是同族的份上,她早就拿匕首扔过去了。

  “没做什么,蹭一下信号。”

  涂行川检查了一下自己手机里的各种消息。

  多数都是涂行川在穿越前的历史消息,看样子他在国内的朋友们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穿越了。

  在短信里最让涂行川在意的是他收到了一条‘欢迎您来到美丽江苏’的短信提示。

  这种短信提示就是旅游的时候…刚进入某个省,该省就会发送一条欢迎短信。

  可问题是涂行川现在人在法国,怎么会收到江苏省的短信提示?

  但现在情况紧急,涂行川也顾不上深究其中的原理了。

  只要有信号能联系上国家就足够!

  “不管了,先试试。”

  涂行川翻出了手机的联系人。

  这次涂行川没有去找自己的父亲,因为他爹现在的职位想要联系到国家的决策层,或者说外交层的人物需要耗费很大一番周折。

  在他的联系人中恰好有一位能迅速联系到国家外交层面的人选。

  他翻找出了‘赵辰师兄’这个联系人,直接摁下了拨号键。

  在涂行川按下拨号键不久,手机界面上就显示出了‘等待对方接听’的提示。

  很快这个提示就变成了‘正在通话中’,一个沉稳的声音在涂行川耳边响起。

  “行川?”

  “师兄!”涂行川有些不敢相信他真的打通了。

  赵辰和他的父亲曾服役于同一个部队,只不过他父亲选择了退役,而赵辰留在部队里继续发光发热。

  两家的关系也非常亲近,涂行川因为跟着赵辰的父亲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原因,所以称呼赵辰为师兄。

  这么多年来涂行川对这位师兄的印象可能只有一个…可靠的成年男性。

  “你在巴黎给我打的这通电话?我指的是异世界的巴黎…”

  赵辰没问过多的废话,直接确认起了涂行川的处境。

  “呃…是的,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能通,我这里的移动运营商显示我在江苏,江苏南京,可我现在人明明在巴黎…”

  “南京?”赵辰听到涂行川的信号来源也思索了片刻。

  在赵辰沉默的数秒钟的时间里,涂行川还听见了另一侧有谁在高喊着…

  ‘南京…应天城?那可是上一朝的古都,与阁下通话者身旁可有身负龙脉之人?’

  这絮絮叨叨的喊话涂行川暂时听不懂,但赵辰很快就给了涂行川指示。

  “行川你了解你现在的处境吗?”

  “知道,我爸和我说了…如今在国外的同胞很危险,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帮忙……你知道巴黎的驻法大使馆在哪吗?”赵辰问。

  “我现在就在第八区,离驻法大使馆应该不远。”

  涂行川在法国留学的期间也去过好几次驻法大使馆,十九世纪的巴黎城市虽有些变化。

  可根据涂行川的印象来看,街道的规划还是非常相似。

  “那手机信号的来源呢?”

  “一个女孩,名字我还没问,我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救了我一命。”

  涂行川在和赵辰沟通的时候,玲花已经啃完了手中的饼干,可她看涂行川的眼神依然很警惕。

  “行川你想办法把她带到驻法大使馆附近,在这期间我们会尽所有手段联系驻法大使馆,以这个为媒介和该国代表展开谈判。”

  赵辰在和涂行川通话之前,就已经听说国家在用卫星电话和世界各国的大使馆联系了。

  可信号质量实在是太差了,那怕已经打通也是说上一两句话就瞬间挂断。

  以如今海外同胞的处境,国家首要做的就是联系上他们,不止是联系他们,还有和西方诸国沟通。

  想办法告诉西方诸国,那是我们的人你别动!敢动就让你们吃蘑菇蛋!

  但偏偏这个世界沟通的手段太过匮乏,那怕派遣专机派人到各国去风险也同样大,而且太慢了。

  就算相隔了一天的时间,也可能会让不知道多少在海外的同胞遭遇不测。

  而涂行川所得到的这个信号源,或者说那个女孩就显得尤为重要,重要到了赵辰不得已让自己这位有些稚嫩的师弟冒这个险。

  涂行川刚想答应,电话另一侧又有谁在略显焦急的喊着‘让我和那女孩谈谈’之类的话。

  “师兄,我要把手机给那个女孩吗?”

  涂行川听着那焦急的语气,感觉该不会是这位乞丐小姐的亲人之类的?

  “交给她吧,顺便教她手机的使用方法。”

  赵辰似乎也有些头疼,刚才一直在他旁边说话的人正是大夏的国师伊正。

  这边的赵辰把手机交给了伊正,涂行川也将手机递到了玲花的面前…

  “有人找你。”涂行川说。

  “找我?”

  玲花疑惑的瞅了一眼涂行川手上的手机,她还没弄明白这个正正方方的薄板砖是拿来干嘛的时候…

  手机里传来了一声让玲花差点拔刀砍人的声音。

  “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遇见盛明的末裔。”

  “大夏的走狗…”玲花的声音瞬间转冷,她手上已经亮出了匕首要把涂行川的手机给劈了。

  “如今不管是盛明还是大夏如今都消失在龙脉的洪流之中,在赤旗之下你我皆是同袍,再者我虽任旧大夏重臣,可也是汉人…我志在救民而非权财,身居高位是救民之法,而非我所谋。”

  “大夏亡了?”玲花就只在意伊正话里的一件事儿。

  “亡了,大夏如得重疾之人,我救不了,唯有浴火重生,以求其他的救民之法,而如今站在阁下面前之人,还有在他背后支持着他的国家乃唯一的正道。”

  伊正的声音缓缓的从手机中传出,玲花也抬起头看向了涂行川,还有涂行川胸口别着的共青团徽。

  玲花清楚的记得涂行川在说出自己是中国人时的自信与骄傲,还有他现在始终都坚信着自己的国家会来救他。

  “可我和你都是旧朝代的末裔,可没办法融入他们。”玲花说话的方式也被伊正带得有点古风了。

  “我想一定有…”

  伊正还想说有‘接纳之法’时,玲花却伸出了自己的食指摁下了挂断的按键。

  她不想听,她不想听一切能回到那个土地的声音。

  玲花虽是上个朝代盛明的末裔,但是出生在大夏,生活在大夏,学的是大夏的礼数。

  可她人生大多数的时间又是在法洛共和国度过的。

  她既不是盛明人,也不是大夏人,更不可能是法洛人。

  所以玲花并不想回去,那怕那个土地有了新的主人她也没兴趣。

  她人生中最熟悉的地方是这间陈旧的仓库,还有狭窄肮脏的街道…

  可…

  “要我帮你做什么。”玲花从椅子上跳下问涂行川。

  “那个其实…想在咱们国家定居的话…”

  涂行川也听出了伊正想让玲花回国,但涂行川这句话说出口来,一柄匕首就抵在了涂行川的脖颈上。

  玲花在很努力的垫着脚以让自己手里的匕首能碰到涂行川的脖子,但她的表情却很冷。

  “不要多说废话,我愿意再帮你一个忙,直接说要我做什么!”玲花说。

  “好吧…”

  涂行川也很识趣的没再谈带玲花回国的事宜了。

  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异界人算不算本国居民,如果不算的话,那涂行川都不知道能不能帮玲花拿到绿卡。

  总之先想办法让祖国联系上驻法大使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