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 第五百一十六章 错了

第五百一十六章 错了

  当天晚上,刘表在州牧府召见了刘琦。

  早在汉中之战前往关中的前夕,刘琦因为害怕刘修出事,就让他先行返回了荆州向刘表作汇报,故而这段时间刘修一直待在襄阳。

  刘琮在江关,眼下也正在往襄阳赶,估计过不了几日就会抵达,到时候刘氏就一家就可以相聚,过个团圆年了。

  看到小刘颖,刘表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毕竟,这是他第一个也是当下唯一的一个孙女。

  刘表乐呵呵的抱起刘颖,一个劲摇晃道:“颖儿,叫翁翁,叫翁翁。”

  很可惜,小刘颖目下只会一个劲的傻乐,并不会叫任何东西。

  爹娘翁翁每一句听的清的,唯一的一个还能稍稍清晰点的字就是“饿”。

  刘表逗弄了她好一会,方才不舍的将孩子还给了站在一旁的杜嫣,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刘表又看向刘琦,道:“唉,好歹也是二十二岁的人了,如何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娃,你日后是要继承咱荆州基业的,若是没有一个男丁,待为父临终的那一日,又如何能闭的上眼呢?”

  这爷子,还好意思说呢,你多大生的我?

  刘琦笑道:“父亲这话说的,您老身强体健,精神抖擞,最少还有二十载的大好光阴,又何必自谦呢?”

  刘表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显然他也觉得自己能长寿,刚才的话不过是自谦。

  转头看了看旁边侍立的杜嫣和任姝,刘表叹了口气,心中暗自有些佩服自家儿子。

  常年在外征战,还能收纳了两个这么美丽的女子作为妾室,打仗的时候还不耽误事,这份功力和天赋着实远非常人所能及。

  刘表来回看着这两个儿媳,道:“刘家以后,还要靠你们这些妇人主内的,我山阳刘氏如今已经属于高门大户,日后府内繁杂之事,还需你二人和蔡氏多多上心,需得做我儿的贤内助。”

  两个儿媳急忙行礼答应。

  刘表将怀中的刘颖递给了杜嫣,慈祥地道:“你们先下去吧,为父晚上在府内安排家宴,届时族中之长皆会到场,你们也一同参加吧,年关了,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诺。”

  两名妾室一同应声,然后在刘琦的示意下走了出去。

  眼下厅堂内,便只剩下刘琦和刘表两个人了。

  刘表转头看着刘琦,笑着道:“这一段时间,你辗转征战,着实是辛苦了。”

  刘琦拱手道:“为了族中之业和汉室江山,这些都是孩儿应该做的。”

  刘表沉默了一下,突然慢悠悠地道:“有件事,为父仔细思量了好久,却是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刘琦微笑道:“父亲与孩儿之间,又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呢?不过在父亲跟孩儿说之前,孩儿有一件事想要先禀明父亲。”

  其实刘表是想先说的,但刘琦既然开了口,他决定还是让刘琦先说他的事情。

  “我儿,有何事说?”

  刘琦拍了拍手。

  然后,便见两名伴当将一个大箱子抬进了正厅内。

  刘表扬了扬眉,颇有些诧异地盯着那个箱子,疑惑道:“这里面是什么?”

  刘琦伸手将那个箱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给刘表过目。

  “父亲,这里面有指挥南阳郡七万将士的兵符,还有包括所有军中校尉以下队率以上军中军尉的花名册,另外还有汉中和南阳郡的屯田布置图和土地丈量数量记载,以及这两年来屯田所得粮食的数量和武库铠甲和兵械,以及连弩的数量,这些我全都登记造册了。”

  “且慢!”

  刘表出言打断了刘琦,然后站起身,惊讶地看着那木箱子里的东西。

  半晌之后,方见刘表诧然地看着刘琦,道:“我儿,你这是作甚?”

  刘琦微微一笑,道:“父亲,孩儿带兵三年多了,深陷疆场之中,每日都活在刀口矛尖,矢石交弓之中,说实话,孩儿有些累了,疲惫了,而且这一次关中之战,孩儿自思冒险太大,险些累及数万将士全部陷落于关中境内,这仗打的太险了,也太轻率了。”

  顿了顿,迎着刘表的目光,刘琦肯定地道:“孩儿不愿带兵了,我回南郡,在荆州各地考察,好好的沉淀一下自己,学些新东西,在内政或是经学方面,多下一些苦功。”

  刘表闻言,不由沉默了。

  少时,便见他抬头道:“伯瑜,你回来之时,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刘琦欠了欠身,道:“孩儿若是说没听到,未免太过欺瞒父亲了……不错,孩儿是听到了些风声,该听的,不该听的,多多少少的都听到了些。”

  说罢,却见刘琦露出了一个开怀的笑容:“自打上雒护君起,孩儿就一直辗转腾挪于疆场,如今终于有了一个理由,可以卸下这千钧重担,对孩儿而言,倒也是一件幸事。”

  刘琦的话,在不知不觉间,将刘表的思绪带到了四年前。

  那个时候,他和刘琦刚刚来荆州,父子二人都是一腔抱负,为了山阳刘氏能够在荆州站住脚,从来没有打过仗的刘琦,替刘表扛起了领兵的重大,北上护君,并逐渐在外,替荆州扫平障碍,将荆州的军事力量发展的愈发强大。

  而如今,荆州强大了,山阳刘氏在荆州站住了脚,刘表却因为自己的膨胀和那些居心叵测的士人的谏言,不愿让儿子带兵了……虽然他依旧认定刘琦是他的继承人,但他却被权力欲望迷了心窍。

  看着主动要将兵权上交对他坦诚以待的刘琦,刘表在一瞬间仿佛如遭雷击。

  老人在这一刻清醒了。

  兵权……是自古以来,所有上位者都想要的东西,如今却被刘琦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交了回来。

  就在这一刻,刘表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老了,昏聩了!

  年过五旬的他,做事开始保守,已经不似原先那般具有争雄之心,也不似原先那般的心胸开阔了。

  就在刘琦将兵符和花名册交上来的一刹那,刘表突然抬起手,挡住了他。

  刘琦略微惊诧地看向刘表。

  却见刘表的脸色煞白,嘴唇亦是微微有些哆嗦。

  “父亲,怎么了?”刘琦疑惑道。

  “兵,还得是你带才行!”刘表斩钉截铁地道。

  刘琦没有想到,刘表居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大大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一阵沉默后,刘琦笑了。

  看父亲的样子,他似乎是后悔了。

  眼前的这个刘表,走出了心魔的刘表,才是我爹。

  但是……

  “父亲,兵权我不留。”说罢,刘琦坚定的将兵符和花名册放在了桌案上,道:“孩儿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刘表看着刘琦将兵符和花名册放在桌案上,藏在袖中的手微微的颤抖着。

  这孩子……竟执意不要兵权?

  刘表的脑海中,本来想象的是儿子以各种理由推诿,但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

  本以为拿回兵权之后,便可以找到了那久违的安全感……但真到了这一刻的时候,刘表胸口中的空气仿佛被抽干了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父亲,孩儿请令,年关之后,前往南阳、长沙、桂阳、江夏等要地进行考察,督促各地农务、铸城、学宫等事,为荆州的内政发展尽一份绵力。”

  刘表轻轻地咽了一口吐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去吧,你如今也是一州之牧,虽然不是荆州牧,但却是这荆州的公子,是为父的继承人,这十个郡的基业……不久的将来都是你的,你也需要好好对荆州各地的政务,实务进行一些了解。”

  刘琦开怀笑道:“多谢父亲……对了,我想要典韦和荆武卒的将士跟随,以保万全,不知可否?”

  “行,自然行。”

  刘琦感激的冲着刘表施了一礼,然后笑道:“父亲,今日家宴,您且安坐,待我去后面检查一下,我此番回来,也给族中各长辈带了礼物,虽不贵重,却也可表心意。”

  刘表颤巍巍地点着头,道:“去吧,去吧!忙你的去吧,今天晚上咱父子俩多喝些。”

  “诺。”

  望着刘琦离开了正厅的背影,刘表的双眸中竟突然湿润了。

  他魂不守舍的坐在了原位,低头看着桌案上的那代表军权的符,鼻子开始发酸,嘴角亦是有些颤抖。

  “嗨!”刘表突然一伸手,重重的用手掌一拍自己的脑门,追悔莫及地自言自语:“这办的是什么事啊!是什么事啊!错了,真的错了!老夫的胸襟哪里去了?愧为人父,真是愧为人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