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乡下直播种田 > 第137章 赵诚明的困境(2更)

第137章 赵诚明的困境(2更)

  虽然有四伯娘跟九婶在人情上的支持,但要大规模种植,还得将整片的土地都承包下来才好规模种植,而不是这儿一块,那儿一块,这儿一个人愿意,那儿又另一个人愿意。

  乔初染才跟乔家的宗亲提出了这么个想法,不到两天的时间,小小的清溪村,几乎都传遍了这话,说乔家的女儿,要承包村里的土地,盖大棚,种个几十亩的哈密瓜地。

  便是陈梅跟乔宗明走在路上,也被村民拉着问乔初染是不是真的打算扩大规模,承包种植。

  经过这小半年,夫妻俩如今对乔初染回家的决定,已经完全没有异议,一改态度,全然支持。

  陈梅当初还说,让乔初染种完这一季,便回城里去上班,结果如今再也不提这个话。

  但凡听到有人问消息的,便笑得合不拢嘴地跟人说了起来。

  一传十、十传百的,还有谁不知道?

  年轻一些的人,接受度比较高,但老人听了这事儿,却不太乐意。

  土地是他们的命,觉得一旦被承包出去,到时候肯定拿不出回来了,如今他们还活着,还能证明这便是自家的土地,就怕他们撒手人寰,到时候乔家不把土地还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何况乔初染还是女儿家,最终都是要嫁出去的,这事,实在不像话,觉得她如今都二十几岁了,也谈了恋爱,嫁出去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到时候土地咋办,种了几年瓜,荒废在那儿,这不是糟蹋么?

  即便有年轻一些的人,看着乔家的日子越过越好,看着乔家成为清溪村,第一个买齐了冰箱大电视洗衣机等各种在城市家庭里才能见到的电器的人,心里都蠢蠢欲动,想把地租给乔初染,但有些道理,跟家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依旧是说不通的。

  所以,承包土地最大的阻力,来自于上了年纪的老人们。

  乔初染也知道,这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电话里跟英伯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英伯也深有体会:“你放心,我再过几天就回去了,到时候,咱们一起,挨家挨户地去说清楚啊,大伙儿不信你这小丫头,还不信我不成?”

  英伯话语间乐呵呵的,好像也不太将这些困难放在心上。

  乔初染便笑道:“行,那我等您回来,我爸妈还说,明儿去您家里,给打扫打扫通通风呢。”

  英伯也不客气,爽朗地应了下来,“那一定的,还得帮我晒晒被子。”

  *

  她这事儿太突然,村里说得热热闹闹的,都要传到五溪镇上去了,方珊珊和严晓雨都跑上门来打探消息了。

  “真的搞这么大阵仗啊?”两人还不太敢相信,以为外面传的,是夸张的话。

  “还有假的不成?”乔初染好笑道:“要不要回去帮我问问伯父伯母,要不要把地承包给我?”

  严晓雨和方珊珊的想法倒是一致:“我当然希望他们把地承包出去啊,你也知道,咱们村大人少,家家户户好几亩地,我爸妈年纪都大了,我多次跟她们说,让她不要做那么多田地了,可他们这块不肯放下,那块不肯放下,怕荒废掉了,还说不种地谁养他们。”

  严晓雨摊手无奈。

  这是村里人的常态,对土地,得种到自己不能下地为止,死后也得葬在自家的土地里,才叫有始有终,落叶归根。

  乔初染道:“反正,以我现在的大棚为中心,目前,希望能扩大到周边三十亩地吧,这村里,土地分散,不止我们乔家宗亲的,这村里大半的人,我都得上门问问。”

  “等等,目前是什么意思,你这……计划到底是多大?”两人继续惊讶。

  乔初染好笑道:“你们知道们,我们村,光是旱地,得有上千亩,我就种个三十来亩,这算什么?”

  严晓雨和方珊珊,一时都惊讶了,不过想想,染染确实跟她们是不一样的。

  她有远见,有见识,看东西目光长远,光是做出辞了好工作回乡发展这个事,整个五溪镇,就没人敢做到像她这样的。

  当下便又不太觉得意外了,笑道:“那确实是,有钱不挣王八蛋,要做,咱们就做大了!”

  “我要是有染染这能力,我也得做好了。”

  乔初染失笑,严晓雨和方珊珊想着这半年来乔初染回乡的经历,仍旧觉得心里感叹:“哎,谁能想到,我的发小,最后成为百万粉丝的网红呢,要不怎么说这世界这么玄妙,之前怎么也想不到,你真的能回乡发展得这么好。”

  乔初染心态倒是寻常:“事在人为嘛。”

  “对了,你下周不是要去农经社上班了么,那这村里还要扩大规模,这……你还有精力做这么多?”

  口嗨之后,两人还是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方珊珊今晚来找乔初染的原因。

  乔初染道:“不太冲突,而且,至于怎么发展,你们后面等着瞧吧,吓死你们。”

  严晓雨、方珊珊:“……”怎么就让人不太相信呢。

  说起这个事儿,严晓雨突然道:“哎,咱们村里,不是来了个姓赵的小伙子么?”

  乔初染一愣,好似已经许久不曾听到赵诚明的消息了,自从上次他想着发展乡村综合体,来找过自己,后来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之后,好似便不怎么注意到他。

  “怎么突然说起他了,你是听到了什么消息不成?”

  严晓雨耸耸肩:“这不我家跟村长家离得比较近么,就听到了些消息,说这位小赵,要离开咱们村了,做不下去了。”

  乔初染扬眉:“怎么回事?”

  “你这个大忙人不懂,自从各个村来了几位年轻人之后,每个村都有了不小的改变,瞧瞧横山村发展地多好,竹编合作社一下子就建成了,你还去帮忙做视频了,再说寺山,那个大学生,好本事,人都能组织起村民修复那几座四百年寺庙,还有水满村,人家现在要发展养殖业,靠着村里池塘多来养鱼,就咱们村,不见半点动静,倒是你现在还主动搞承包。”

  严晓雨说的一唱三叹的,跟说相声似的:“据说是啥也做不来,能做的,没做的都被你做了,人家没有发挥余地了,想走。”

  乔初染:“……”

  无语了一阵,乔初染问:“我前段时间,怎么还挺我妈说,他上门走访,想劝村里拿水田去发展荷花景观养殖什么的。”

  “那谁能答应下来啊,又不是傻子,咱们虽然有水田,但这水田真拿去养荷种藕了,得多大的工程啊,主要是不见效果,不被人轰走就算好的了。”

  方珊珊一语中的:“说来说去啊,还是想法不切实际,没到村里人心坎上,瞧瞧横山村,人就发展得挺好,还开起了淘宝店,那个女生,真有大本事。”

  几人说起这个事儿,便忍不住多说。

  方珊珊是医院里的护士,严晓雨是银行上班的,还帮忙处理贷款,这段时间,各个村来了年轻人之后,贷款一下子便多了起来,镇上的银行都发不了那么多贷款,还得去县城贷,所以她知道的事情也多,当下,三人便就着最近五溪镇各个村庄发生的大变化给说了起来。

  五溪镇下辖七个村落,方珊珊道,“桐木村新来的那人,不记得叫啥了,就长得很帅的那个,前些天还熬坏了身体,大晚上都送来医院。”

  “熬坏了身体?”严晓雨突然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放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抓紧了一下,问方珊珊。

  方珊珊没觉得闺蜜的变化,叹道:“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工作太忙了呗,熬坏的,还能怎么的,出了胃病了。”

  严晓雨闻言,抓紧的手也没松开,却松了一口气似的:“你说你,叫什么小伙子,人家比你还大呢!”

  “你怎么知道人家比我大,看起来就比咱们年纪小,长得白白净净的,啧啧啧,这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么?”

  严晓雨没说话,方珊珊便道:“我听说,他们村也想发展果树种植,说是要种植猕猴桃,那天我给他换的药,他病着吊水,还在那儿打电话,好声好气地想跟人谈合作,估计是想引入资金吧,不然,便是村里有了土地,估计也没人有这么多钱投进去,但我听说,他想多给村民点利益,想让村集体投资一般,外面引资一半。”

  乔初染道:“种植猕猴桃倒也不是不行,当时我也想过种猕猴桃来着。”

  “那怎么不种?”

  乔初染道:“猕猴桃至少要三年才收果,我综合考虑了我妈的情况,三年哪能行呀,我得三个月就让她看到效果。”

  听到这儿,方珊珊不由得笑了,严晓雨却轻哼一声道:“种猕猴桃,他也不看看,能行么,这么长时间,村里人人想看到实际收益,谁答应他能种,村民哪有资金投入?”

  方珊珊跟乔初染对视了一眼,看着严晓雨脸上不屑的表情,“姐妹,你不对劲?”

  严晓雨一愣:“干嘛,我怎么就不对劲了?”

  反应这么大,更加吧对劲了,方珊珊摸着下巴,盯着严晓雨瞧:“刚才说起别的村的人,也没见你这么大反应的,怎么说到桐木村这个,你反应这么大。”

  乔初染补充了一句:“像是有仇似的。”

  严晓雨简直无语:“你们乱说什么,我就随便说说,人家是谁我都不认识!”

  乔初染、方珊珊:“哦。”

  严晓雨看着两人明显不信的样子,嗷呜一声,伸了爪子去挠两人的痒痒,两人一下子笑滚在床上,没再纠着谈论这个事。

  不过,第二天,她还就真的在村里见到了赵诚明。

  他也就来了两个多月时间,这段时间,乔初染忙着,不怎么见过赵诚明,如今再见人,倒觉得,他比刚来那会,少了几分神采。

  大约,是被折磨得够呛了。

  路上的村民看到他,还用土话指指点点的,赵诚明虽听得不完全懂,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反而是村民看到乔初染之后,跑过来问她现在村里,有人愿意承包土地给她了么?

  乔初染笑着应了乔家宗亲里几个人的名号。

  大家也都听到风声,只是对乔初染做的这个事,很是心动,所以总忍不住见到她便要问两句的。

  赵诚明站在几步开外看着乔初染,眼里生起一抹挫败。

  他不由得想起,爷爷说过的话。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

  他们这些年轻人来的时候,人人都带了干大事的决心来的,想着一定要帮助五溪镇各个乡民过上好日子,但如今,别的村子,似乎都找到了发展的方向,并且开始实施了起来,唯有他,什么也做不了。

  连跟村民交流的事儿,都做不好,他每次上门拜访,大家都不愿意跟他说什么事儿,态度也不好,加上语言沟通的障碍,没说两句便要赶客了。

  如今,村里有个率先发展起来的乔初染,好像也没他什么事儿了。

  不用他,好像大家也能发展起来。

  等到去找乔初染的几个村民离开之后,赵诚明才走过去,问乔初染:“你真的打算在村里承包流转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