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又是个律师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安排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安排

  第一百八十八章安排

  孙胜完并不知道金智秀要把水彻底搅浑的想法,此时她完全在思考金智秀所说的话,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金智秀也没有去打扰她,这种事情需要孙胜完自己去想通。

  她想通的话,金智秀并不介意帮助一下孙胜完。

  各方都觉得她能影响YG,但其实太过高看他了。

  社长虽然很重视她,但这份重视源自林烨。金智秀看的很清,所以她压根没打算借助公司的力量。

  孙胜完身上有两个巨大的优势,这一点足以让金智秀帮她做到极致。

  金智秀很有耐心。

  上次留电话本就是提前埋下一个小伏笔,无论能不能结出果实都无所谓。

  这一场斗争金智秀并没有必须参加的理由,她也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入场。

  只是最近来了兴致,这才选择投资孙胜完。

  毕竟,找个顺眼的不是更好吗?

  “什么时候,我也变成了这样。”金智秀自嘲的笑了笑。

  她还笑话李知恩城府深,现在想想,大家又有什么不同呢?

  金智秀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摇了摇头。

  细微的动静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金智秀抬起头,看向孙胜完。

  孙胜完此时也在看着她。

  “想好了?”金智秀问道。

  孙胜完摇了摇头。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金智秀微微点头,谈不上失望。

  “什么时候改主意了,如果可以和我说一下。”金智秀说着,将刚刚在包里响铃的手机拿了出来。

  是讯息。

  金智秀点开消息看了一下。

  社长:Irene约了李秀满单独见面。

  金智秀挑了挑眉。

  裴珠泫接触李秀满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金智秀有些疑惑,眉宇间瞥到了心事重重的孙胜完,灵机一动。

  “Wendy。”

  “内?”

  “艾琳xi和李总监今天见面了吧?”

  “你怎么知道?”孙胜完惊讶的看着金智秀,这消息传出去了?

  “盯着这几个人的眼睛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艾琳xi的动作瞒不住的。”金智秀解释道。

  看孙胜完的反应,这里面隐藏着一些事情。

  “那理事……?”

  “知道。”金智秀斩钉截铁地说道。

  无论是李知恩还是郑秀妍,亦或是裴珠泫,她们都只是棋盘中的一方统帅,而林烨才是现如今统管全局的棋手。

  这个棋手虽然不下棋,没有干预棋局的演变,但该有的消息他都知道。

  金智秀相信,她来见孙胜完这件事情,林烨也会知道。

  在她们看不到的地方,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她们。

  在这种敏感时期,任何和林烨接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豪华待遇”。

  “好吧。”孙胜完无奈的点了点头。

  “可以告诉我艾琳xi见了李总监说了什么吗?”金智秀问道。

  “抱歉,没有欧尼的许可,我不能说。”孙胜完摇头拒绝。

  虽然被金智秀揭破了心里隐藏的一些东西,但实际上她们也只是见过两面,仅仅是认识的程度。

  金智秀也明白这一点,在孙胜完说完后就没有继续追问了。

  “你先想一想吧,我就先走了。”金智秀起身说道。

  “内,我送送你。”

  ……

  中国,北京,复苏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飞管的审批已经通过,全国范围内的飞行航线也已经登记完成。”毛道仁站在林烨的办公桌前报告着情况。

  “韩国那边呢?”林烨放下手里的水笔问道。

  “因为是跨国飞行,所以两国的飞管部门需要做很多的准备,近期是很难审批下来。”毛道仁解释道。

  “预计什么时候能通过?”林烨又问道。

  “最迟十一月。”

  林烨点了点头。

  总是坐客用机太麻烦了,林烨就让人联系了湾流公司,买了一架G650作为私人公务飞机,并且申请了中韩两国的飞行航线。

  公务机和民航客机不同,飞行高度一般在一万两千米以上,第一年的购机费用与维护、人工等杂七杂八的费用加在一起四个多亿,不到五个亿。

  等到第二年这个价格就会降到千万级。

  第一年是算上了购机费用的,一辆G650的出厂价格就已经四个亿了。

  私人公务飞机是很贵的,大部分选择私人飞机的是不会购置这种公务机,而是选择“天空宝马”的直升机或者是塞纳斯那样的小飞机。

  国内娱乐圈也有一些人购买了私人飞机,在国内私人飞机不至于烂大街,但实际上倒也不少。

  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几百架吧。

  如果不是为了方便,林烨也不会花这个钱去买私人飞机。

  绕是林烨的身价,买一架G650也是有些肉疼。

  复苏公司很有钱,但这个钱是公司的。不是说林烨对复苏有绝对控股权就能随便花公司的钱。

  除了昏君,有几个古代皇帝会随便花户部的钱?

  那是维持王朝运转的钱,和皇族金库不是一回事。

  林烨手里的钱不等于复苏公司的资产。

  这笔钱是出自林烨的个人资产,一下花了将近五个亿,林烨也是有些心疼的。

  “尽快吧,年底我要去一趟韩国。”林烨说道。

  “是!”毛道仁应道。

  韩国那边很好弄,林烨就是一个金字招牌,走流程什么的都很快。国内也简单,都已经审批了全国航线,飞机检查什么的都不需要再弄一边了。

  麻烦的是因为涉及到跨国航线,需要两国的飞管进行交涉,这一点才是拖住的原因。

  不过还好林烨并不着急,还有时间,年底前是肯定可以下来的毛道仁盯着就好。

  “听说复苏资本最近投资了几个年轻人?”林烨说道。

  “这件事情连您也关注了吗?”毛道仁诧异的说道。

  “呵。”林烨笑了笑,“几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草创的项目能被复苏资本投资,我当然要注意一下了。”

  复苏资本并不是林烨在运营,具体投资什么还是要看具体的情况,林烨不会过问。

  但不过问,不代表不关注。

  最近在韩国投资界闹得沸沸扬扬的。

  作为新来的过江龙,复苏资本身上的目光很多,这冷不丁投资了几个年轻人,被人关注议论很正常。

  还有人传,说是这几个年轻人和复苏资本有些关系。但林烨知道,没有这回事。

  即使有,他们也不敢。

  在国内这种环境下林烨都能以铁腕控制公司,更别说在更加野蛮的韩国资本市场了。

  谁敢触碰规则,林烨也不介意入乡随俗一下。

  “需要我提醒一下吗?”毛道仁问道。

  “没必要。”林烨微微摇头,“有人盯着他们。”

  “让杨总来一趟。”

  “好的。”毛道仁点头,转身走开。

  林烨转着手里的水笔,等待着杨鑫的到来。

  总经理办公室和董事长办公室相隔不远,毛道仁和他说了一声直接过来连一分钟都要不了。

  咚咚咚。

  林烨透过透明门看到了门外的杨鑫。

  招了招手。

  杨鑫推门走了进来。

  “林董,你找我。”在公司杨鑫一般都是以职位称呼林烨,私下归私下,公司要分明。

  “坐。”林烨起身,来到沙发前。

  杨鑫也不和他客气,坐了下来。

  “我今天去了一趟武汉分部,看了一下工程流水线。”林烨给杨鑫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

  “他们的防疫措施非常不规范,被我训了一顿。”林烨放下茶壶说道。

  “防疫措施是重点项目吧?”杨鑫诧异的说道。

  这件事情林烨亲自负责的,旁人想插手都被他拒绝了。不过杨鑫还是了解这里面的一些详细内容。

  “行业内部整体都是这样,他们放松很正常。但正常归正常,我不能接受。”林烨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你怎么做的?”

  “武汉分部中高层相关干部年终奖取消。”

  “会不会太重了?”杨鑫皱眉问道。

  年终奖可是工资收入的很有分量的一部分,所有人的年终奖都取消,这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不满意可以离职。”林烨将茶杯放下,淡淡的说道。

  “太过激了,敲打一下就行了。”杨鑫并不认同林烨的做法。

  这太狠了,扣个一两个月工资就是了。

  至于离职或是打劳动仲裁……

  公司和行业规定不遵守,就是把你工资扣完你都打不赢。

  一个医疗领域的公司防疫措施做不到位,你还做什么?

  “杀鸡儆猴。”

  杨鑫眼皮一跳。

  “你准备把所有分部都查了?”

  “没错。我要成立专项组,在全国各分部彻查这件事。”

  “没必要吧?”杨鑫并不理解林烨的行为,防疫措施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摆设,花这种钱和精力……

  “杨总。”林烨看向杨鑫,“防疫措施不仅仅是行业规定,还是保障每一个一线员工的生命健康的基准线,如果连我们都不重视,一线员工的生命健康谁来保障?靠他们自己吗?”

  “企业以盈利为目的,但盈利的前提是合法合规。坐在什么位置,就要做到什么地步。复苏公司在全国有两千多名职工,我要保证我的每一个员工在复苏工作时的安全!”

  “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杨鑫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语。

  从很多角度来看,林烨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比起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他更像是一个民官。

  复苏公司在一些没必要的地方花费太多的钱财了。

  福利、补贴、各种措施。

  少了任何一项都能赚取到巨大的额外收入,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但是林烨忍住了。

  虽然年龄比林烨要大,但其实杨鑫很佩服林烨。

  不仅仅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身家,更多的是他这个人。

  至少,设身处地的去做,杨鑫绝对做不到林烨这种地步。一个商人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这种事情在当今社会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复苏的员工才会对公司有这么高的归属感吧?

  年轻人血液里的热血啊。

  “我明白了。”杨鑫没有多言,应下了林烨的说法。

  林烨看了杨鑫一眼。

  “有兴趣接手这个专项组吗?”林烨问道。

  “可别。”杨鑫摇头,“我们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事你自己负责最好,别拉我下水。”

  林烨笑了笑,无奈的看着杨鑫。

  复苏的职工都知道,自家董事长林烨是一位公私分明,铁面无私的主。

  对内铁腕政策是常态。

  只将事,不谈情。

  管你是不是公司的老人,你只要做错了,就必须接受惩罚。只不过这个惩罚也会综合考虑的,但惩罚是不会少的。

  而杨鑫呢,则是那个老好人。

  一般都是在林烨要惩罚人的时候帮忙说情。

  这是林烨和杨鑫的套路。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每个公司都是需要这样的人。

  “你不来,那就只能我来了。”

  复苏公司林烨是一号人物,杨鑫是二号人物。

  这种在全国各分部进行肃查的行动,专项组组长必须有一个能站住的。

  整个公司,也就是林烨和杨鑫能担任这一职务。

  杨鑫不来,只能林烨自己上了。

  不过也是,杨鑫的人设是老好人,有些重话不方便说,来说情的人怕是不会少。

  但如果这个组长是林烨的话,那基本不会有人说情,原因很简单

  不敢。

  一是怕被林烨骂,二是怕被连累。

  要是因为求情而被林烨迁怒,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个专项组林烨担任组长的话,行动起来更为利索方便。

  “这件事情我来吧,你就别管了。”林烨说道。

  “本来我也没打算掺和,我的人设可不能崩。”杨鑫笑呵呵的说道。

  林烨有些无语,真是个无良大叔呢。

  “你闺女的成绩最近怎么样?”聊完公事,林烨也是提了一下私事。

  “一般,也就班级前几的成绩。”杨鑫淡笑着说道。

  “呵呵。”林烨冷笑看着他在这里凡尔赛。

  “你总是问我闺女的情况,你想干嘛?我闺女才十四啊。”杨鑫挑眉问道。

  “滚!”林烨没好气的骂道。

  杨鑫不在意的笑了笑。

  “赶紧走。”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