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大汉再起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士族之心

第五百六十四章 士族之心

  刘闲领着化装成男装的貂蝉瑶影来到大街之上,典韦率领的卫队,跟在刘闲他们的前后左右。

  夜晚的冀州城灯火璀璨,行人熙熙攘攘,非常热闹,而街道两边的酒楼茶室则高朋满座一片喧嚣。

  刘闲感到有些惊讶,道:“看这个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大战似的。”

  貂蝉笑道:“主公又非异族,代表的是大汉朝廷,而且入城之后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百姓们还有何可担心的?自然是该怎样便怎样咯!”

  刘闲呵呵一笑。

  一行人来到一座位于十字路口最繁华地段上的豪华酒楼前,只见酒楼内灯火璀璨一片通亮,一楼的大堂似乎已经坐满了客人,可是还不断有客人进入酒楼,

  几个衣着考究姿色不俗的女子立在大门口,引来送往,笑语连连,让人一见之下便有宾至如归的美好感觉。

  刘闲见此情景,笑着调侃貂蝉:“蝉儿,这就是你们的影凤改行开的酒楼?真是挺特别的啊!”

  貂蝉闻言,立刻明白了刘闲的意思,娇颜红了一红,低声骂了道:“这些浪蹄子,真是本性不改呢!”随即对刘闲道:“妾身会好好整顿她们的!”

  刘闲摆了摆手,笑道:“那倒不必!这也算是一大特色吧!”

  说话间,众人来到了酒楼大门口,那一群女子立刻迎了上来,眼眸扫视了众人一眼,立刻看出刘闲才是这一行人之首,于是朝刘闲盈盈拜道:“恭迎公子!

  公子真是稀客啊,奴婢之前可从未见过公子呢!”

  貂蝉走上前,冷着脸道:“凤舞九天!”

  几个女子一呆,随即收起了媚态笑容,流露出十分恭敬的神情来,其中为首的那个朝貂蝉拜道:“不知是夫人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夫人恕罪!”

  貂蝉道:“巧姨可在?”

  女子道:“正在后院休息,属下立刻去通禀。”说着便转身进去了。

  其她几个女子便引领着刘闲一行人进了大门,穿过热闹喧嚣的大堂,来到了后院之中。

  一入后院,喧嚣嘈杂之声便立刻远去了,众人感觉好像一下子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这时,前方脚步声传来,几个女子快步朝这边过来了。

  刘闲看到来人中领头的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妇人,立刻猜到,那一定就是貂蝉口中的巧姨了。

  巧姨领着手下众人直到貂蝉面前,躬身拜道:“属下见过夫人!不知夫人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夫人恕罪!”

  貂蝉指着刘闲道:“这是主公。”

  众人一惊,连忙又朝刘闲拜道:“拜见主公!”

  刘闲笑道:“大家不必多礼。”

  “谢主公!”众人站了起来,依旧垂首恭立着。

  巧姨请道:“请主公、夫人入后堂说话。”

  刘闲点了点头,那巧姨便引领着刘闲几人直朝不远处的后厅走去。

  一众卫士跟随典韦留在门外,刘闲三人则在巧姨的引领之下走进了后厅。

  刘闲在上方尊位坐下,貂蝉瑶影分立左右,巧姨立在堂下恭身拜道:“不知主公夫人驾临,有何训示?”

  刘闲看向貂蝉,示意这里由她做主。

  貂蝉回了刘闲一个温柔的眼神,对巧姨道:“我们此来只是询问一下冀州民间的事情,并无他事。”

  巧姨做洗耳恭听状。

  貂蝉问道:“冀州民间温饱情况如何?”

  刘闲听到这话,立刻明白貂蝉此行就是想要为他来了解冀州民间的情况的。不禁朝貂蝉投去一个温柔的眼神。

  巧姨看了一眼刘闲,笑着对貂蝉道:“回夫人的话,袁绍虽然称不上英雄,不过治理地方却还是颇有些手段的。这些年下来,把冀州治理得物阜民丰社会祥和。

  虽然有不少问题,但百姓们大致上温饱无忧。”

  刘闲道:“你就说一说这些问题吧。”

  “是。其实这些问题,与袁绍重用和依靠本地世家大族有关,以至于寒门出生的许多人才无法进入官场,空怀经天纬地之才却无施展的机会,只好借酒消愁荒废了自己!

  再者,世家大族依靠与袁绍的关系,以及从官场到民间的庞大势力,巧取豪夺,不少人家因此家破人亡,而普通百姓受世家大族压迫欺凌,生活也谈不上有多轻松。

  另外,世家大族多年不承担徭役以及赋税负担,这些压力全都落在小民身上,导致小民生活艰难,

  可是世家大族手中却积累起了庞大的财富,其中最大的几家士族所积累的钱财粮食可说是富可敌国啊!

  奴婢虽然不才,但也感觉,如此情况若长此以往,必将酿成十分可怕的后果。”

  刘闲面露思忖之色,抬起头来看向巧姨,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见识,可比许多男人都要强得多了,很不错!”

  巧姨受宠若惊,连忙拜道:“主公过誉了!”

  刘闲想了想,问道:“冀州的世家大族对我是什么态度?”

  巧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闲笑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不必有什么顾忌。我知道他们不会说我什么好话。”

  巧姨应诺一声,道:“世家大族的人,表面上对于主公毫无怨言,可是几杯黄汤下肚,便开始数落起主公的不是了!

  大致,大致就是将主公比作董卓,说主公倒行逆施终究会,会……”

  刘闲见她不敢往下说的样子,禁不住笑道:“说我倒行逆施终有一天会重蹈董卓的覆辙死无葬身之地是吗?”

  巧姨一惊,跪下来道:“奴婢不敢说!”

  刘闲笑着摆了摆手,道:“有什么不敢说的,几句话而已。”

  巧姨见刘闲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感到有些讶异,只觉得主公的胸襟气魄可真不是常人能够相比的呢!

  貂蝉气恼地道:“这些人竟敢如此说话,分明就是要造反,夫君,巧姨他们定可分辨谁家说了这样的话,可按图索骥搜捕他们!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才好!”

  刘闲呵呵一笑,道:“真这么干了,整个冀州恐怕都会翻天覆地了乱成一团,这不好。”

  貂蝉冷静了一些,觉得刘闲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随即皱眉道:“难道夫君还想争取他们的支持?”

  刘闲摇头道:“我就算这么想,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理念理想,与世家大族的利益是根本冲突的。

  他们注定会反对我,而我也不必痴心妄想去获得他们的支持,利益无法契合,我们和他们是走不到一路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