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 605、菟丝花富家女(12)

605、菟丝花富家女(12)

  卢时初并没能如愿把祝惜墨吞吃入腹,倒不是她不想,而是祝惜墨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当起了柳下惠,硬是忍住了。

  既然不能做快乐的事,卢时初便没什么心情跟他看星星看月亮了,直接出去找自己的塑料小姐妹,听她们讲讲周围的八卦了。

  祝惜墨看着毫不犹豫就把自己扔下的女朋友,心中忽然冒出一丝丝怀疑:卢时初真的喜欢他吗?为什么一点都不珍惜跟他独处的时间?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点怀疑抛弃了,毕竟他自认为还是很有魅力的,不管是个人能力还是长相身材,都极优秀,如果卢时初连他都不喜欢,那还能喜欢什么男人?

  祝惜墨自己就给卢时初找好了理由,认为她是年轻贪玩,才抛下他想去找小姐妹一起玩……

  卢时初出去之后,就遇上了一个梳着大背头,笑得十分油腻的年轻男子,他看见卢时初,眼睛一亮,端了一杯酒就凑上前来,殷勤又关切地问:“卢小姐,你怎么一个人?祝先生呢?他不陪你吗?”

  还不等卢时初回答,他就又皱着眉头哦叹了一口气,说:“他怎么能抛下女朋友一个人呢?如果我是你的男朋友,根本就舍不得离开你一步,真不知道祝先生是怎么想的,他难道就一点都不重视你吗?唉,卢小姐,你真是太委屈了。”

  卢时初顿时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这个油头粉脸的年轻男人,看着眉清目秀的,没想到居然是个绿茶男,瞧这话里的茶味儿飘得二里地都是了。

  “他那么忙,没时间陪我不是很正常吗?只有那些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才会有大把的时间花在陪女朋友上吧?”卢时初眨巴着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格外天真无辜地说道。

  油头粉脸先生被噎了一下,他怀疑卢时初是在暗戳戳地说他,但他没有证据,也不能自投罗网承认自己就是卢时初话中“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因此他只能当做听不懂卢时初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话的意思,描补道:

  “怎么会呢?其实只要一个男人是真的喜欢你,那他就算再忙也会挤出时间来陪你,那些说没时间陪女朋友的男人,不是对女朋友没那么在乎,就是根本时间管理能力太弱,没办法兼顾陪女朋友和忙工作这两件事。卢小姐你觉得祝先生是哪种呢?”

  卢时初对这位油头粉脸先生是真的刮目相看了,听听这话说得多有水平,实在很能忽悠人,如果她真的是单纯过头的恋爱脑,很容易就会被他这些话所影响,从而怀疑祝惜墨的感情,这挑拨离间多有水平啊,真是个人才。

  傻白甜花瓶美人卢时初这时候就装傻了,装作听不懂他的潜台词一样,睁着无辜纯洁的眼睛,摇着头十分笃定地说:“惜墨哪种都不是,他说他最爱的就是我,我相信他!”

  油头粉脸男听见她这话,差点想翻白眼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对卢时初说道:“卢小姐,看一个人值不值得相信,要看他的行动,不要只听他说的话。”

  卢时初心想你这话说的不错,但我既然这么“傻”,自然就不会怀疑男朋友对自己的感情啊,于是她板起了脸说:“你非要让我怀疑惜墨到底有什么居心?难道想拆散我们?你真是太坏了,怪不得一直跟我说惜墨的坏话呢,我要告诉惜墨和我爸爸!”

  “不不,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说你男朋友的坏话,你别跟祝先生和你爸爸告状!”油头粉脸先生顿时慌了,没想到卢时初还会去告状,他其实只是想在背后搞点小动作来最好拆散这两人,但并不想把自己暴露在祝惜墨和卢爸爸面前啊!

  他只是家族一个不受重视的次子,本人又没有能力,一辈子只能那点家族股份和分红过活了,他可得罪不起祝惜墨和卢爸爸,所以听说卢时初要把他告到两人面前,他就吓得魂都快飞了,他哪里斗得过祝惜墨和卢爸爸!

  “卢小姐,我刚刚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呵呵,没想到你对祝先生这么信任,我真是太羡慕了,祝你和祝先生终成眷属、白头到老!你们两个郎才女貌,是天底下最相配的人……你千万不要告状啊……”油头粉脸先生求生欲极强,瞬间就改口夸起了两人。

  卢时初对他这份能伸能屈的本事感到十分敬佩,于是并没有多为难他,就让他离开了。

  她无聊地逛了逛,姜婉婷和周敏看见她,连忙走了过来:“时初,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祝惜墨呢?”

  又是这个问题,所有人似乎都好奇祝惜墨为什么没在她身边。

  “他忙工作去了。”卢时初说道,虽然她出来的时候祝惜墨在平复心情和……身体,但平复了这么久应该早就结束了,现在还不出来,都大概率就是真的在忙工作了,毕竟这男人之前是个工作狂,为了事业都肯跟自己虚与委蛇地谈恋爱了,这会儿自己没打扰他,他还不得赶紧对着电脑干活?

  “这个时候还在工作?他怎么都不陪陪你啊?好像今天这场宴会还是他特意为你办的,他却疏忽你。时初,他是不是不够重视你啊?”姜婉婷像是在为卢时初打抱不平地说道。

  “对啊,你今晚打扮得多漂亮啊,祝惜墨难道都不会好好欣赏你吗?这样不解风情的男朋友有点不及格啊。”周敏也附和道。

  卢时初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些人到底有多想拆散她和祝惜墨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总有人想要在她面前给祝惜墨上眼药,男人是为了自己这个金娃娃,而女人则是为了祝惜墨这个金龟婿,一个个都无师自通地领略了绿茶的技能了。

  “没办法,谁让能者多劳呢?他公司那么大,要他决定的事情太多了,我不能那么任性地让他为了陪我就耽误工作吧?”卢时初凡尔赛了一场,忧愁地叹了口气说道。

  姜婉婷和周敏:……觉得有点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