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257章、苍鹤回归,药盟变故

第257章、苍鹤回归,药盟变故

  神书,确定无疑。

  问题是,想起林凡之前的考验。

  苍鹤心下一怔,难道这也是在考验自己?

  毕竟可是药经神书啊,无价至宝,怎能说送就送?

  “先生恕罪,是老朽糊涂,不该妄图神书。”苍鹤拱手奉回。

  神书?

  的确,《神农百草》在前世,确实是名传千古的神书。

  不错,算你识货。

  竟然能够忽悠住苍鹤,林凡的底气更足了:“不必紧张,说真的,我最敬佩的就是能够懂得虚心求学的人。竟然你愿意成为我的门徒,我自然不会待薄你。”

  “感谢先生信任与栽培,可这神书极其贵重,老朽悟性有限,实在愧不敢当。”苍鹤受宠若惊。

  “悟性有限,那就得花多时间去感悟。”

  “多谢先生指点,只是此物实在太贵重了,老朽万万承受不起。”

  “只是手抄本而已,平日里就当练字,要多少有多少,在我这并不算是贵重。”

  “手抄本?”

  苍鹤震骇万分,膜拜不已。

  只是手抄本,便能创造出旷世神书。

  这神通,真绝了。

  “真想做我的门徒,就收下吧。”林凡道。

  “这…”

  苍鹤犹豫许久,这才鼓足勇气应承:“感谢先生器栽培,那老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恩,用心感悟,不懂便问。”林凡点头。

  “老朽必定用心潜修,不负先生栽培。”苍鹤万分感动。

  云海虽然不知何物,但见苍鹤如此情绪失态,必然不凡:“看来鹤老是寻了大机缘啊,就这份人情,剑宗与药盟便可世代交好。”

  林凡却在想,就算苍鹤炼药水平差,但胆敢自称是药盟长老,那必然与药盟有些渊源。

  修行之心迫切,林凡不甘于此。

  “话说老鹤啊,你不是说你是药盟长老,那一定认识很多炼药师吧?”林凡笑问。

  “是认识些,不知先生有何吩咐?”

  “我是想寻求一味能改善体质的药丹,你老有没有认识些药盟资历较深的炼药师?”

  “这个…”

  苍鹤冷汗淋淋,以你的神体还需要改善吗?

  就算是老盟主亲自出山,只怕也得俯首称臣。

  但有着前车之鉴,想着林凡的言行举止必有用意,些许是有意培养药盟也说不定,不然也不会如此慷慨赠送自己药经神书了。

  意识到这一点,苍鹤便如实道:“要论资历的话,自然是老盟主最高,也是整个修真界公认的药皇!只是老盟主云游四海,神龙见首不见尾,怕是难寻。”

  老盟主?

  林凡呛了口水,你老的身份都觉得有问题,你还敢给我举荐药盟的老盟主,这是要把我给坑死吗?

  “竟然老盟主已经云游四海,那就不便去打扰了。”林凡冒汗,亏你说得出口。

  “懂了,老朽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真知道。”

  “知道,老朽这就回盟禀报。”

  “那你老可悠着点,若是见到药盟中人,千万别胡言乱语,更别吹捧我!”林凡真是被坑怕了。

  “明白,老朽懂的。”苍鹤点了点头。

  林凡这是低调吗,自然要识趣些。

  “老云啊!”林凡目光转向云海。

  “先生请吩咐。”云海恭敬十足。

  “你老来得正好,我还想向你求教拔剑术呢。”

  “拔剑术?”

  云海直冒冷汗。

  之前林凡低调可以理解,问题林凡神通尽显,还有装的必要吗?

  难道,林凡是换着来折磨自己?

  “先生见谅,近来宗门事务繁多,老朽实在不便抽身。今日也是鹤老有求,老朽才舍身相陪。”云海惶然道。

  “噢,这样啊,那处理宗门事务要紧。”林凡有些失落。

  “感谢先生理解,若无别的吩咐,请允老朽告退。”云海压力如山。

  “没事,那就赶紧回去吧。”

  “是…”

  云海如获大释,恭身行礼,御空离去。

  苍鹤得获药经神书,为药盟寻得一大机缘。

  此等大事,苍鹤自得回去面见盟主。

  ……

  药盟!

  修真界一大亨,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即便是圣殿,到了药盟也得礼让三分。

  都说天下药师出药盟,各大名门望族,宗门大派,都会前往药盟求丹,所以整个修真界都得给药盟面子。

  因为药师的尊贵职业,所以药盟的资源也是整个修真界的霸主,但却没人敢去打药盟的主意,而药盟本身也培养了一批死忠,不输于任何一支修真势力。

  当苍鹤满怀喜悦,匆匆返回药盟。

  却闻之,药盟正开启高层会议。

  而苍鹤也收到了盟主的传令,事关重大,便匆匆赶往药皇宫。

  药盟,犹如皇宫般华丽。

  药皇宫,便是药盟至高圣地。

  苍鹤踏入药盟,众高层长老目光,瞬间集中过来。

  那一瞬间,苍鹤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气息。

  “鹤老回来了。”

  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声若洪钟,颇有威慑感。

  却见,上殿端坐着一位貌相宛如神像般威严的中年男子,只是神情略显憔悴。

  不错,这位中年男子,便是当今药盟之主。

  九品药王,炎龙!

  殿下,躺倒着十余具死状瘆人的焦黑干尸,面貌模糊,惨不忍睹。

  但能认出来,是药盟中人。

  药盟等级严明,由低至高,可分为白袍药师、青袍药师、红袍药师、紫袍药师、金袍药师与圣袍药师,像是苍鹤的身份地位,也只是紫袍药师而已。

  而殿下惨死的药盟子弟,便是红袍药师。

  红袍药师,乃是药盟精英,修为已臻大药师。

  一位大药师,到了修真门派都能得到供奉。

  而药盟在修真界的地位无可撼动,眼下却有十余位药盟精锐药师死于非命,无疑是严重触犯药盟,挑战药盟权威。

  苍鹤心知事态严重,亦是愤怒无比,拱手道:“敢问盟主,不知我盟子弟是遭何人毒手?”

  “是被未知邪火所杀,此邪火极其恶毒,可焚血蚀元,甚至还能吞噬异火!”炎龙沉声道:“想来幕后敌手,是为吞噬异火而来,而我药盟便是这幕后凶徒的猎物!”

  “吞噬异火?”

  苍鹤愕然,神情凝重:“此乃至邪恶术,再而以我盟在修真界的地位,就是邪魔外道也得敬畏七分,可这幕后凶徒却敢与我盟为敌,恐是界外邪物!”

  “鹤老所言,正是我等猜测。”炎龙肃然道:“近来洪荒乱域,不是太平,恐有上古邪物,越界作乱!”

  “洪荒乱域,一直都是修真界一大隐患,只是不知这些盟中这些子弟,是在何处遇难?”

  “是洛颜她…”

  “洛颜长老?”

  苍鹤面色惊怔,才发现洛颜长老并不在殿上,这才明白炎龙的神情为何会显得如此憔悴伤感了。

  洛颜!

  誉称小药仙,乃是药盟修龄最小,也是天赋奇高的药盟长老。

  最重要的是,洛颜乃是炎龙最为宠爱的养女,视如己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