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是隐世仙人 > 第258章、唯有先生,方可解难

第258章、唯有先生,方可解难

  /

  就在苍鹤痛惜时,殿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却质问道:“听说鹤老于近期出关,又不见踪影,事因巧合,难道鹤老不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这位老者,便是与苍鹤同为炎龙左膀右臂的孤鸿长老。

  两位长老皆是六品药王,旗鼓相当。

  “解释?老夫为何要解释?”苍鹤皱眉。

  “听说洛颜长老是得到断魂谷有异火出世的消息,才带领一干弟子与盟卫前去探查,却遭恶敌暗算!”孤鸿质疑道:“在此前后,盟里上下,只有你行踪异常!”

  “依鸿老的意思,是怀疑老夫暗中勾结恶敌?”

  “老夫并无此意,只是需要鹤老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已。”

  “无凭无据,老夫无须向任何人解释!”苍鹤霸气十足的回道:“何况,盟主当前,自有明辨!”

  “老夫只是随口一说,鹤老又何必过激呢?”

  “老夫忠于药盟多年,自然容不得有任何污蔑之词!”

  “只是要鹤老一个解释而已,只要解释清楚便是,鹤老又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此番老夫出关,是为药盟寻了一个大机缘。”

  “大机缘?呵呵,以我们药盟在修真界的地位,还需要什么机缘?”

  “这就不便透露了。”

  “不便透露,只怕是虚构吧?”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目光短浅之人,真是话不投机!”苍鹤一脸嘲讽,对炎龙拱手道:“盟主,老夫正巧有要事禀报,些许可解我盟之危!”

  “恩,本座也有事想跟你单独谈谈。”炎龙微微点头。

  “是…”

  苍鹤如释负重,看来盟主还是信任自己的。

  旋即!

  苍鹤尾随炎龙,寻至后殿。

  却见,后殿置放着一副水晶棺,光彩琉璃。

  苍鹤定眼望去,棺内静躺着一位女子,虽然容颜惨白无血,但也掩饰不住她的倾世容颜。

  “洛颜长老?”苍鹤错愕。

  “洛颜已被邪火侵蚀血脉,若非本座向圣殿寻求琉璃仙晶,才能暂时封存住她体内的邪火。”炎龙痛心苦叹:“饶是如此,邪火还是作孽不休,只怕洛颜撑不住七日…”

  “是何等邪火?难道就连盟主您也束手无策?”

  “正如你所言,此邪火恐是来自洪荒邪物,本座修为有限,纵能强行逼出邪火,只怕也得伤及洛颜,九死一生!”

  “那可否知唤求助老盟主?”

  “老盟主云游四海,尚未得到老盟主的回应。”炎龙叹然道:“可就是老盟主回归,也未必能解洛颜之难。”

  “老夫明白了。”苍鹤却是豁然醒悟。

  “明白什么?”

  “哈哈!原来这才是先生用意,先生果真是料事如神啊!”苍鹤却是朗笑起来。

  “先生?哪位先生?”炎龙困惑不解。

  而且苍鹤笑得那么开心,真的适合吗?

  “盟主,方才老夫说为药盟寻了个大机缘,正是为此事而来!”

  “大机缘?”

  炎龙皱眉道:“难道你老不会为了脱身?”

  “老夫何曾对盟主有过欺瞒?”苍鹤笑问:“不知盟主,可曾记得剑宗的云海长老?”

  “记得,前段日子云海长老不幸被魔徒所伤,危在旦夕,剑宗主还亲自上门求丹呢。可惜云海长老伤情巨重,就是本座也束手无策。”

  “那以云老的伤情,若是让老盟主出手,可有几层把握?”

  “若是老盟主出手的话,也只能保云海长老性命无忧。”

  “那老夫说得这位先生,可不仅完好无损的医治好云老,而且还让云老增涨了上百年的功力!”苍鹤敬仰道。

  “这…”

  炎龙一时难以置信。

  “盟主,老夫绝无妄言!”苍鹤信誓旦旦:“先生神通盖世,乃是仙界下凡隐修的大能,有夺天造化之能!当世唯有先生,方能解洛颜长老之难。”

  仙界大能?

  炎龙眉头紧锁:“仙界上仙,从不问世俗之事,在这世间真有如此神人?”

  “先生是以俗入道,看来是为下凡炼心。”苍鹤说着,递出《神农百草》:“盟主请看,此乃先生所赠药经神书,绝非下界之物!”

  药经神书?

  炎龙愕然,不敢怠慢,接过卷轴。

  可一打开卷轴,便有股玄妙的气韵直冲心神,瞬间遁入某种神秘奇妙的意境中。

  在此意境中,打开了炎龙对世间药材与炼丹之术的全新认知,一种超越世俗理念的炼丹之道。

  感觉片刻的功夫,无论是炎龙的心境与炼丹之术都有着说不上来的升华。

  只是炼丹道法过于奥妙,炎龙悟性有限,只能感悟微许,难以深入参悟。

  “呼~”

  炎龙惊神长呼:“此书,真乃神书也!”

  “盟主,这下可相信老夫所言?”

  “此等神书,绝非凡俗之物,若是你我能够参透此书,必可直臻药仙!于我药盟传承,更是千秋万代!”炎龙狂喜道:“鹤老!你可真为我盟寻了个大机缘啊!”

  “先生馈赠神书,必然是有意扶持药盟!”

  “是、是,而且解救洛颜也是大有希望,你老可真是一场及时雨啊!”炎龙爱女心切:“快!可否现在为我引荐这位上仙?”

  “盟主莫急,此遭洛颜长老不幸遇难,甚为蹊跷。正如鸿老所言,盟中可能有内鬼与邪魔暗中勾结!”苍鹤肃然道:“若是盟主出山,难免让人趁虚而入!若是盟主信任老夫,就让老夫代你前去恳请先生出手为洛颜长老解难!”

  “竟是有求于上仙,又岂能失了诚心?”炎龙正色道:“若是盟中真有内鬼,正巧此番本座出山,便可引蛇出洞!”

  “盟主说得有理,若盟中真有内鬼,必然是一大潜在重患!尽早除之,方得药盟安宁!”苍鹤神情凝重。

  “那事不宜迟,现在便前去拜访上仙!”炎龙心急如焚,迫不及待。

  “盟主莫急,先生为人低调,隐姓埋名,与世无争,也不喜世俗中人打扰,届时面见先生,盟主也要注意称呼,更不能摆什么架子,这样才能与先生亲络。”苍鹤神情严肃。

  “明白,本座自会低调拜访。”

  “对了,最好提前备些厚礼,而且还得能入先生慧眼。”

  “要的要的,此乃天赐仙缘,就是倾尽药盟所有资源,也在所不惜!”

  “恩,最重要的是能让先生看到诚心!先前老夫就吃了亏,若是先生宽宏圣量,不计前嫌,否则老夫只怕也是回不来了。”苍鹤肃然道:“所以盟主切莫步了老夫的后尘,不论先生如何做,必然是有先生的用意,盟主可要注意礼节与尊重!”

  回想起来,苍鹤至今心有余悸,所以必须得提前警示炎龙。

  “当然,必须要的!”炎龙点了点头。

  旋即,炎龙驾驭晶棺,相随苍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