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球大战之第四天灾 > 第六十五章 审判

第六十五章 审判

  65、审判

  穿梭机在黎明城的机场降落,黎明城内早已做好了准备。

  在城外的一片空地当中,支起了一座高高的绞刑架,库肯那一伙海盗全都被五花大绑押在绞刑架下面。而且马尔斯-费拉西、杜布拉克-昆托、肯尼斯、斯巴德他们这一伙走私者也被绑起来押在一起。

  唐骁满脸肃穆的走上高台,对着话筒大声说道:“今天是属于我们第四文明的一天!因为我们再一次遭遇了入侵者!而这一次……”

  他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狂热的居民和士兵们,顿了几秒钟,放声高呼,“我们胜利了!!”

  “喔!!!”台下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而这次入侵的罪魁祸首,导致我们又付出了十多名战士牺牲的罪人,现在就在这里!!”唐骁猛地指向库肯。

  现在这个凶残的海盗被绑成了粽子,嘴里也被塞了破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他的眼神当中满是狠辣。他已经快60岁了,这个年纪的海盗早已没什么奔头了,要他求饶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唐骁也不可能给他任何发出声音的机会,他居高临下,睥睨着这些俘虏,缓缓说道:“现在,我以第四文明的名义宣判你——铁牙-库肯,还有这一次入侵的主要人员……死刑!!”

  一声令下,库肯还有另外6名海盗头目就被陆战队员押到绞刑架上,然后直接拴住脖颈吊了起来。他们六个人被吊在半空拼命挣扎,双腿好像青蛙一样到处乱蹬,但是却无济于事,随着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小,生命也渐渐流逝,最后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高高挂在绞刑架上。

  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切,这绞刑架并不是那种会直接拉断脖颈的那种,而是慢慢把人勒死,这个过程要残忍得多。而唐骁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结果也确实如此,那些海盗看着这处刑场面,一个个都双腿瘫软几乎都站不稳。更加让他们害怕的是,在绞刑架上还有一个空位!也就是说,唐骁还会处死一个人!

  而台下的第四文明军人和居民们却是欢呼雀跃,他们看着那些尸体毫无惧色,眼中只有狂热!

  接着,唐骁抬起手指,在俘虏的方向缓缓划过,“在你们当中还有人,吃里扒外,泄露我们的情报,勾结凶残的海盗,给我们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听到这话,昆托、费拉西几个人顿时冷汗淋漓,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唐骁的手指却并没有在他们那边停留,而是缓缓指向了肯尼斯,“你,肯尼斯。我给了你机会为我们第四集团效忠,给了你最好的生活条件。但是你,想的却是如何夺取这一切!你,该死。”

  话音刚落,两个陆战队员就一左一右把肯尼斯架了起来,朝绞刑架拖过去。

  “不!别杀我!这不关我的事!昆托!费拉西!救我,救我啊!!”肯尼斯双腿在地上乱蹬,但根本无法抵挡,他被拖到绞刑架上,陆战队员开始往他的脖颈上缠绕绳索。

  昆托和费拉西就这么跪坐在地,呆呆地看着肯尼斯,一句话都不敢说。

  “你们……叛徒!叛徒!!管理者,管理者……我求求你,别杀我!通知库肯的是昆托,出主意的是费拉西!这不关我的事啊!我反省,我反省!以后我肯定会忠心耿耿,我就是你的狗,别杀我啊!汪!汪!”肯尼斯疯狂大叫起来,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为了活命他甚至开始学狗叫。

  唐骁却只是冷冷地一挥手,陆战队员猛地一拉绳索,肯尼斯就被吊了上去。

  看着他在半空中拼死挣扎的样子,昆托和费拉西甚至直接就被吓尿了!他们两腿之间的地面都被温热的液体浸湿。

  不过唐骁却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指着其它海盗说道:“至于你们,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不过你们将被判处终生劳改。首先会被送到矿场去,如果表现好的话,3年后可以转去农场工作,10年后可以取得公民权。用你们的汗水来赎罪吧!”

  有了被活活吊死的几个例子在前,那些海盗哪里还敢有其他想法,他们纷纷跪倒在地拜谢唐骁的仁慈。

  那些海盗都被押走,7具尸体还挂在绞刑架上随风飘荡。等待发落的,就还剩下昆托、费拉西、斯巴德他们一行五人。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唐骁回过头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昆托几个被吓得浑身筛糠似的颤抖,也不知道有怎样的未来等着他们。不管如何,是他们亲手把消息传给的库肯,这可是实打实的。所以,哪怕唐骁真的把他们挂起来吹风也是毫不意外。

  但偏偏唐骁就是不说话,昆托终于受不了了,趴在地上带着哭腔大声说道:“管理者,这都是我的主意!你要处罚就处罚我吧!只求你饶了费拉西他们……”

  “对于这种吃里扒外的背叛行为,你让我怎么给你机会呢?”唐骁冷冷地反问道。

  “我以后一定……”昆托说了一半却又想起他要说的话刚才肯尼斯已经说了,但结果却是直接被挂起来吹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唐骁冷哼一声,摆了摆手,几个陆战队员立刻走过来,在他们手中拿着一个个项圈,然后把昆托、费拉西等人直接按倒,把项圈给他们套上。

  “这是炸弹项圈,如果你们有谁图谋不轨的话,项圈会直接爆炸。是什么结果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提醒你们,这几个项圈是连锁的,其中一个爆炸,其它的也都会爆炸。”

  唐骁说完又指着费拉西,“虽然事情因肯尼斯而起,但你却在中间起到了关键作用。原本你也应该去陪着库肯他们一起挂在绞刑架上的。不过看在昆托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的处罚是终生劳改,所以,你驰骋宇宙的梦想已经结束了,因为你的愚蠢。”

  马尔斯-费拉西跪倒在地不断抽泣起来,也不知道是在哭她自己的愚蠢,还是在哭自己终于捡回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