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 第353章 毒龙山庄庄主

第353章 毒龙山庄庄主

  皇后散去后,众皇子也各自散去。

  东方成离开时,狠狠瞪了眼独孤鹜。

  “鹜王,老臣先送你回府?”

  李庆见凤白泠来了,反而是松了口气。

  在他看来,凤白泠开口说保圣上四五天,这四五天内,圣上就绝不会有事。

  “王妃在哪,我就在哪。李公公,劳烦你去顺亲王府,拿一些我和王妃日常换洗的衣物,另外,告诉春柳和亲王妃,照看好小锦和小鲤。”

  独孤鹜沉声道。

  李庆颔首,忙差人去亲王府。

  过了片刻,凤白泠走了出来。

  她好看的眉头,紧紧拧着。

  “我要去看看红萱。”

  正如凤白泠猜测的那样,永业帝的情况非常复杂。

  动用医疗舱都没法子解毒,可对方下的份量又非常巧妙,永业帝的情蛊和断肠草的份量达到了一个暂时的平衡。

  这种平衡,让永业帝不会立刻暴毙。

  凤白泠甚至怀疑,有人知道永业帝中了情蛊,所以用上了断肠草,想救永业帝。

  可永业帝的情蛊,却比下的断肠草要弱一些,以至于永业帝吐血中毒,如此手法,连凤白泠都没有绝对把握。

  对方一定是个医道高手。

  “你怀疑是红萱下的?”

  独孤鹜反问道。

  “我以为,不是红萱干的。她若是有这个能耐,陆音就没法子继承毒龙山庄了。”

  凤白泠是知道陆音的医术的,陆音的毒可没到这一步。

  所以凤白泠才更要问清楚红萱。

  天牢里,昏暗阴沉。

  红萱面容惨淡,蜷缩在角落里。

  听到声音时,她连头都没抬。

  “不用你费心了,我是咎由自取。”

  “是我。”

  凤白泠的声音传来。

  看到凤白泠红萱面色不善。

  “你来做什么?”

  她和凤白泠没什么交情,每次见到凤白泠都没什么好脸色。

  “如果你不是陆音的师妹,不是独孤鹜的好友,我还真懒得来。”

  凤白泠说着,丢给了红萱一块巧克力。

  “诺,看在你帮我带了一天女儿的份上。”

  天牢里不能带食物,红萱这几日在这里,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得让她活下来。

  红萱也的确有些饿了。

  她撕开巧克力,看那玩意黑乎乎的,可却有种香甜的味道。

  她咬了一口,口腔里顿时充满了湿滑的可可味,苦苦甜甜的。

  “这就是小鲤说的巧克力?”

  红萱一脸的惊喜。

  小鲤曾经说过,她最喜欢娘娘给她吃的一种叫做巧克力的零嘴,又苦又甜,可娘娘说,巧克力小孩子不能多吃,一个月她只能吃到一块。

  果然是女人,就爱吃甜食。

  看红萱心情明显好转,凤白泠清了清嗓子。

  “这玩意可以保证你这几日在天牢里不会饿死。另外,我需要再问你一次,断肠草真的与你无关?”

  凤白泠心知,断肠草来之不易。

  寻常的药行里,根本买不到这种毒药。

  李慕北的断肠草也是通过特殊渠道购买的。

  “当然不是我,我爹说过,断肠草是百毒之王,吃了肝肠寸断,没有药可解,我怎么可能在药了加它。一定是有人害我。”

  红萱懊恼不已。

  “那你又是怎么想到以毒攻毒的?”

  凤白泠再问道。

  “我虽然看不出永业帝中了什么,可一定中了毒。我配的乃是一种我爹经常用的以毒攻毒的药方,很多毒都能压制。如果不是那一味断肠草,我也许就成功了。”

  红萱的胆量比陆音大得多,陆音不敢用的药方,她眉头不皱一下就用了。

  凤白泠又询问了一番,红萱确定了她开了药方后,就交给了宫女,期间,没动过药。

  凤白泠走出了天牢,耳边回荡着红萱的话。

  “药送进来后,我也看过,没什么问题。那时候,皇后进来过,还有个太监,以及一个长得挺好看的男人,好像是永业帝的近臣,我听纳兰湮儿叫他花大人。他们看望了永业帝后,永业帝才喝了药。”

  那三个人……凤白泠正想着

  就见眼前,一人走了过来。

  “鹜王妃。”

  花无伤冲着凤白泠行了一礼。

  “花大人,好久不见。你是圣上近臣,方才怎么没看到你。”

  凤白泠微微颔首。

  “听说圣上病情告急。我去太医院查古籍去了,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法子,也许能救圣上。圣上病情毒血攻心,若是能用活人血,换去圣上身上的毒血,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花无伤道。

  “花大人,你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圣上换了血,那被换之人的性命,又当如何?”

  凤白泠眸光一冷。

  “可以用死囚。”

  花无伤低声道。

  凤白泠心底一寒,眼前这个男人看着无害,可实则……

  “哪怕是死囚,也只有一半的机会。况且,生命之前人人平等,谁也不比谁高贵。”

  凤白泠睨了对方一眼,丢下花无伤愣在原地。

  生命之前,人人平等……

  花无伤若有所思,望着凤白泠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接下来的几日,凤白泠一面用营养液给永业帝补充体力,一方面调查断肠草的事可惜一直没有进展。

  数日之后,陆音带着毒龙山庄的庄主红昊然进了宫。

  寝宫内,皇后和一众皇子都看向了面前的老者。

  这就是天下闻名的毒龙山庄庄主红昊然?

  这威名赫赫的前者,竟是一名暮年老者。

  他看上去已经是耄耋老者,背佝偻着,须发雪白,脸上布满了老人斑。

  “他真是红昊然,我怎么听说,他才五十岁?”

  东方成狐疑着。

  话音甘洛,东方成只觉得肚子一阵滚疼。

  “我的肚子……”

  “大皇子怕是吃坏了东西。”

  红昊然老眼里闪过一抹冷色,他全然没有动手,可东方成却莫名其妙腹疼不止,他没敢再出言冒犯,身旁陌浅浅忙去传太医。

  红昊然被扶进了寝宫,皇后和皇子们忙跟了上去。

  看到永业帝的模样,红昊然老脸上也是闪过一抹惊色。

  “我师父请各位先退出去。另外,鹜王妃请留下来,我师父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陆音说罢,皇后和皇子们只能退了出去。

  就连独孤鹜,也退了出去。

  “红老前辈,你可有解毒之法?”

  凤白泠忙问道。

  这几日,永业帝的病情每况愈下。

  “断肠草无药可解。”

  红昊然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