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贵妃 > 第230章 贪心

第230章 贪心

  香珠不觉得紫薇殿里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那些金银珠宝也好,或是什么药材灵药也好,大火一烧压根儿也剩不下什么了。

  再说了,真有那些东西,就一定过得好了?

  以前先帝倒是应有尽有,钱也有,美人也有,还不知足,还要求长生不老,结果呢?紫薇殿大火之后,先帝受了惊吓,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咽气了。

  其他人再谋算,还能比先帝更富贵?可先帝下场好吗?

  “那些人也都是糊涂人。”

  顾昕笑了:“你这话,也对,也不对。”

  香珠虚心请教:“娘娘,这话怎么讲呢?”

  “其实干这些事儿的人,都不是傻子,甚至比一般人还聪明。可越是聪明人,脑子里的想法就越多,越喜欢自找麻烦。”

  香珠断言:“那不是真聪明。奴婢听说过,前几年宫里有个洪太监,也很得先帝的宠信。这个人特别的贪,什么钱都要,要多少都不足厌,后来他坏事,被严刑拷掠,都快咽气了还不吐露钱藏在哪儿。奴婢听说这事儿的时候还想不明白。你说他一个人,哪怕是为了存钱养老,几千几万两难道还不够吃不够穿?他捞那么钱,又没有妻儿家人,图个啥?更奇怪的是,他死都不说银子藏哪,这真是舍命都不舍财。可没了命,那就算钱多的撂成金山,还有什么意思?跟他一文钱的关系也没有了。”

  顾昕乐得字也不写了,放下笔说:“说得好。香珠姑娘真是这宫里一等一的明白人。”

  香珠又想笑,又硬要端着脸:“娘娘别取笑奴婢。奴婢根本不认得几个字,也不明白那些大道理,但奴婢以前就听过一句话,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鸟贪吃食儿,那也是为了饱腹,不吃不就饿死了?人为了财死,就是因为一个贪字了。就象那个洪太监,永远捞不够,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那死了真是活该。”她话一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太大胆了,旁的不说,先帝那也是个贪心不足的人啊,可不是她一个小小奴婢能议论的。

  她害怕,顾昕却不怕:“是啊,人的贪念永无止尽,有了钱还要权,有了权,还要美人,有了美人,还想长生不老。想想也可笑,古往今来的皇帝,求长生的不少,可谁求着了?”

  香珠努力把话题拉回来:“娘娘,这事儿还得细查查。到底什么人在背后指使操纵这事,这人用心必定险恶,而且若是不能清查,怕是有后患。”

  “查是要查的,不过赵良未必查得出来。”顾昕很清醒,她不高估自己,也不会低估别人:“咱们毕竟根基浅,赵良呢,人年轻,这个人哪,在宫里的年头可比咱们久,经历的事情也比咱们多。这事儿怕是查不出个结果来,要么就是查到一个死人身上。”

  这种无头公案在宫里实在太多了,就象上次李妃的事,审问了她本人,也审了她宫里的人,最后不过是有几个太监宫女要么“畏罪自杀”,要么“屈打成招”。

  还有些事,是明明查出来了,却为了各方的利益,脸面,名声这些,不得不当成是没查出来,然后胡乱寻个替罪羊把罪责担了,至于上面的人,依旧是一身清白。

  宫里是这样,宫外也未必不是这样。

  这件事儿顾昕说的果然没错。

  赵良派人追查这事,两天也没个结果。倒是茅太监来了一趟,跟赵良嘀嘀咕咕了几句。

  赵良转回头来向顾昕禀报,说这事儿褚太监那边也正查着,有些眉目了。

  “娘娘无需为这些事儿多费心,昨天晚上娘娘咳嗽了好几声,这气天气越来越干燥,一生了火烤着可不就更干了?要奴婢说,传郝院判来请个脉吧。”

  顾昕点点头,也不在意:“那就传吧。”

  这两天她晚间确实觉得有些口渴,喉咙也有点不大舒服,许是天太干了。

  郝院判来了之后,说的也确实和顾昕猜想的差不多,虚火燥热,药倒是吃不吃都在两可之间,用郝院判的话来说:“娘娘若是怕苦,药不吃也怕,会宁宫茶房里还有臣上次留下的茶饮方子,娘娘近日少进燥热辛辣的膳食,多进些汤羹便好。”

  香珠长长的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郝院判现在手底下一大摊子事,请过脉回过话,又说起了宫中其他各处的事。

  “林太妃身子见好,不过天冷还是要注意,尽量不要多出屋子,平时也要注意不能大喜大怒的。刘太妃的病不大见起色,从脉相上看,似乎前头的药方不怎么见效,臣正想让葛太医过去给刘太妃看一看。”

  “陈妃娘娘还是老毛病,过冬就更难熬些,除了体寒,咳嗽,气促气喘,陈妃娘娘还神思懒倦,夜间失眠多梦,白日恍惚无神。”

  陈妃还有妇人病,宫寒,月事有时候半个月才来那么一回,有时候两个月三回,次次都腹痛如绞,遭了大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