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村小术士 > 第405章 无心恋战

第405章 无心恋战

  晚上十一点,麻将局散了!

  大家纷纷上床休息,牛小田连衣服都没脱,全神戒备!

  肉颤预警,并没有发生,并不意味没有危险,有随机性。

  只是说明,不能依赖这种预警方式。

  夜半一点,两点。

  牛小田困得打哈欠,刚想睡觉,君影突然报警,一名道士闯入了十里的感知范围,看似闲庭信步,但移动的速度很快。

  幺山火,果然来了!

  选择这个时间点,人们睡意正浓,街道上空无一人,不会被发现。

  等得就是你!

  牛小田下床喝了杯山参酒,打起精神,准备迎战幺鸡道长。

  二十分钟后,白狐汇报,幺山火出现在大门外。

  紧接着,浓重的阴气便覆盖了整个牛家大院。白狐气得直骂:“贼老道,抛出了符箓,我已经感知不到他了。”

  “老大,我也失去了感知!”

  君影也缓慢汇报,阴气俨然形成了一道屏障,幺山火正是用这种方式,等于隐藏了形体。

  牛小田冷笑,搞这一套,老子也很擅长。

  于是将灵柳枝戴上,启动了执草隐形!

  符箓伤不到幺山火,破除法术总归有些用途,牛小田还是揣上一把符箓,大模大样地走了出去。

  大院内。

  阴气扑面,冷飕飕的,抬头混沌一片,浓黑黑至伸手不见五指。

  幺山火,就在院子里!

  牛小田的优势就是,他熟悉院子的每个角落,哪里能藏身,哪里能遁形!

  还是没用,没感到幺山火的具体位置。

  而此刻的幺山火,也感觉无比惊讶,他知道牛小田出来了,同样没探查到位置。

  难怪这小子说话如此狂妄,果然有两下子。

  彼此看不清,没法交手,幺山火还是取出一面黑色的三角小旗,晃了几下,顷刻间,笼罩大院的阴气,就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此时,两人正面对面,相距不到三米。

  本能反应,彼此都向后退了几步。

  “幺鸡道长,不请自来,太没礼貌了。”

  牛小田声音不大,相信对方一定能听清。

  打量幺山火,果然跟井德远说的一样,中等个头,一身普通道袍,黑脸小眼睛,留着灰白长胡须,却没有拿拂尘。

  “牛小田,你倒是令我刮目相看,居然有四层武者的修为,一定有大机遇和大造化。”幺山火开口赞了一句。

  “知道本人厉害,还不快点滚出去!”牛小田傲气道。

  “呵呵,还差了一点,在本人看来,依然不堪一击。”幺山火笑了,小眼睛中闪闪发亮,那是不加掩饰的凶光。

  “吹牛逼,你不过就是个会点法术的臭道士,靠着卖鬼赚点昧良心的小钱。”

  牛小田很是鄙夷,是故意这么说,让幺山火误以为,自己并没有探知到他的修为,进而放松警惕。

  “老道想做什么,容不得你这个小辈评价。再给你一次机会,拿钱,买命!”

  幺山火的声音愈发变得冰冷,意识攻击悄然开启,牛小田只觉得身上充满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下巴一抬,牛小田傲然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也拿不走!”

  “如此顽劣,老道也只能开了杀戒,再把你的东西抢光。”幺山火说着,身影倏忽到了跟前,猛然推出一掌。

  运起真武之力,牛小田挥拳迎上,直接对上幺山火的手掌。

  嘭!

  一股磅礴的巨力袭来,牛小田整个人就被打飞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在空中无助地盘旋着,落下时,却在屋顶之上。

  周身像是压着块巨石,每次呼吸都疼痛难忍。

  好厉害!

  幸亏虚拟了真武四层,体格足够结实。否则,这一下,骨头节都要被震碎了。

  而地上的幺山火,却在恼羞地甩着手,掌心处,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洞。

  没错,牛小田的拳头里,握着破体锥,对接之时,刺中了幺山火的手掌,倒是他没想到的。

  “小崽子,居然暗算我!”幺山火忍不住开始骂人了。

  “嘿嘿,兵法之道,虚虚实实,怎么能说暗算,是你自己缺心眼。”

  牛小田一边笑着,一边故作轻松从房顶跳了下来,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幺山火很强,硬拼毫无胜算,必须要启动穿心针。

  “你死定了!这件破体的宝贝,也归我!”幺山火咬牙道。

  “我说刚才的大雾怎么突然不见了,原来是被你吹牛逼吹跑了。”

  牛小田嘿嘿笑着,满不在乎地摸出一支烟,又取出打火机。

  看到这一出,幺山火的肺都要气炸了,这小子简直不知死活,在这个关头上,居然还想抽烟。

  啪!

  牛小田将香烟点头,猛吸一口,就这样叼在嘴上。

  临时改策略了!

  牛小田不打算将香烟夹在耳朵上,以免幺山火起疑。

  只见幺山火再次抬起右手,掌心处,赫然出现了圆形的白色气团,快速旋转,威压也跟着扑面而来。

  嗖!

  牛小田立刻抛出一颗珠子,幺山火不屑地弹指,珠子随即炸裂,耳朵内有雷声传来,稍感不适。

  正是耳鸣珠,对幺山火而言,也就相当于有人在他的耳边大声说话而已。

  “小把戏!”

  牛小田没吭声,一次性又抛出两颗。

  幺山火不以为然,再次弹指击碎,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

  “哈哈,省着点用吧,都留给我。”

  “臭老道,我跟你拼了!”

  牛小田将嘴里的香烟向前吐了过去,手心里又出现了三颗耳鸣珠。

  “再多也……”

  不等幺山火吐出“没用”这两个字,突然感觉心口处一紧,好像有什么东西穿透了身体,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他根本没想到,牛小田的吐出的烟卷里,藏着穿心针,此刻已经射穿了他的心脏。

  嘭!

  牛小田疾冲出来,猛然飞起一脚,踢中了幺山火的小腹。

  这一脚,运足了真武之力,力道是非常惊人的。

  幺山火来不及发出惨叫,直接就被踢飞了,掠过围墙,重重跌落在村路上,脸朝地的姿势往前滑了十几米。

  胡子蹭掉了一路!

  比丢掉脸面更可怕的是,

  心脏!

  停止了跳动,体内气息高度紊乱!

  幺山火急忙运转丹田处的内丹,释放丹元,冲击在心脏处,强行让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哪里还敢恋战,幺山火起身就跑,消失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