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写九九 > 041 牛排跟算法

041 牛排跟算法

  没人把王文哲的话当真。

  所以当电脑真的装起来后,所有人大跌眼镜。

  这电脑,是真没声音的……

  也没有任何游戏。

  王文哲还设了一个长度让人发指的开机密码。

  其实win98的开机密码是可以很容易破解掉的,毕竟这款经典操作系统的安全性在后世程序员眼里那就是渣。

  但这年代网络并没有普及,寝室里也没谁精通电脑,所以很有用。

  更别提王文哲表现出了对电脑的重视,很快大家便对寝室里唯一一台电脑丧失了兴趣。

  没有声音的电脑,乐趣已经直接少了一半;

  没有游戏,另一半乐趣也没了。

  便也没人再对这台电脑产生兴趣。

  好在第二天开始大家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对于大一这帮还没经历花花世界的孩子们来说,有课上,也不那么无聊了。

  但课程表对王文哲的约束力大概约等于0。

  很给老师面子去了课表上不同科目的第一节课后,王文哲便开始了他的逃课生涯。

  跟韩晓特别交代过,如果老师有事找班长,那就她上。

  如果只是一般点名,有贺独唱帮他答到。

  是的,现在贺独唱对王文哲几乎是言听计从,予取予求。

  毕竟在他的想法中,自己大学期间的小命可能就攥在王文哲手中。

  如果是很特别的点到,无法糊弄,韩晓就想个理由帮他请假。

  一个负责任的大学大班班长,是可以很忙的。

  而且大学里的老师其实一般不会那么无聊,每堂课都点名。

  最关键的是大一的孩子们都还没来得及解锁旷课心态跟技能,再加上扩招,课堂上从来都是坐得满满当当的,让老师跟教授们根本提不起点名的兴趣。

  尤其是专业课。

  一百六十号人,点一次名就要好几分钟,不累么?

  就这样,开学第一周转瞬即逝。

  ……

  九五年便开始施行的双休日,在学校环境中贯彻最好的大概就是大学了。

  高中开始周末补课就是常态,小学、初中要考虑许多企业单位的双职工家庭并不能享受到双休假期,所以总要在周六安排些事情给学生们,补课也好,活动也好……

  大学就不一样了。

  说没课,就没课,就算有学生不想休息,教授们还得养精蓄锐。

  所以周六中午王文哲终于抽出空来请李璐吃饭。

  还不是他主动邀请的,而是李璐打了他的呼机,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准备兑现诺言,这才有了今天这顿饭局。

  说是时间、地点都由李璐来定,但李璐显然也没把王文哲的钱不当前,地点就在距离学校直线距离不到五百米的一家隔断布置得非常得体的西餐厅。

  虽然这年头西餐厅还比较少,往往意味着价格比较昂贵,但开在学校旁边的西餐厅除外。

  价格公道,分量还挺足,特别适合小情侣。

  女孩子吃不下的牛排,可以直接往男友的盘子里丢。

  ……

  “你最近好像很忙?”

  “可以把最近好像去掉,再把很换成特别!”

  王文哲对付着盘子里的牛排,含糊的说道。

  虽然说他对西餐并不感冒,但是这个年纪对肉的渴望,可以压盖一切。

  牛排就是最纯粹的肉。

  煎到恰到好处的牛排,配上黑椒汁,切下一块放到口中,咬下去爆浆的那一刻,能体会到满满的幸福感。

  “为了做生意放弃学业,天天逃课?”李璐继续问道。

  “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王文哲没有直接回答李璐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什么?”李璐配合的问道。

  “学理工农医专业的大学生逃课,那是对社会犯罪;学其他专业的大学生不逃课,是在对自己犯罪!”王文哲大言不惭的说道。

  “你这歪理要是让我爸知道你就惨了。”李璐冷笑着说道。

  “不,我到觉得叔叔会夸奖我。而且我最近忙的其实也不是你说的做生意,而是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已经把牛排解决掉的王文哲一推盘子,正色说道。

  “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设计算法!”

  “算法?”李璐诧异的看着王文哲,不太明白这家伙再说什么。

  “电脑你总知道吧?”王文哲耐心的问道。

  “我上高中时候家里就有了。”李璐很平和的说道。

  果然教授高知家庭收入已经很可观了。

  “你可以理解为电脑本身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有了算法,就为电脑解决问题提供了具体思路。也就是说,我在研究怎么教电脑做事!”

  王文哲用最粗浅的方式解释着,“优秀的算法,就是能让电脑使用最少的资源去解决某个复杂问题,我现在正在做的,就是研究一些很实用的算法。”

  “但是要把这种算法实现,就需要用到很多东西。比如开发环境,虽然有现成的开发环境可以用,但是这些环境里的各种工具包都是标准的,要实现算法,还得自己设计工具包,你说麻不麻烦?”

  与其说王文哲在跟李璐解释他最近做的事,不如说他是在吐槽。

  是真想吐槽啊!

  记忆中前世那些次顶尖大佬精心设计,因为效率或者精准度差距在市场竞争中落败,公布到免费论坛的算法,在那个时候看来真的很简单,但等他自己上手想要将这些算法复原,才知道有多难。

  就比如王文哲印象很深刻一款在网上开源的语音、声纹识别软件包,因为技术上始终干不过科大讯飞,所有团队干脆在一个高端程序员论坛上直接将之开源。

  虽然其中涉及到的算法,肯定比不过龙头企业的,但其实已经也不算差了。

  如果放到这个时代,哪怕是再往后推五到十年那也是这一市场上也是独孤求败的存在,足以在科大讯飞崛起之前,抢先占领大半市场。

  但想起来很简单,但真的开始动手,王文哲才发现其中的难度。

  看人家的源码,觉得很简单,很轻松的就把所有思路都掌握了。

  自己动手,才发现要把这些思路实现有多难……

  知易行难,世间万事,莫过如此。

  这还是在他前世花了无数个夜晚钻研这种技术的情况下,可想而知想要从零到有研究出这些算法,难度有多大。

  那些数学家、科学家、能下场设计算法的大佬们就是现在王文哲的偶像,那些人的脑子,才是真的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