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写九九 > 043 好消息
  女孩走了,不带走半片云彩,只留下了半盘牛排。

  王文哲想了想,跟对面把盘子换了个位置。

  男人嘛,吃自家女人剩下的食物,不磕碜。

  津津有味的吃完最后一口,腰间的呼机震了震。

  拿起来看了看,号码很眼熟,老李办公室的。

  老李,自然就是李秋实。

  这让王文哲很感叹,辅导员也不容易啊,周六还要在办公室加班。

  不过转念想想,其实李秋实也的确没啥地方好去。

  这年头的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诱惑。

  尤其是这像老李这样大半辈子都没怎么离开校园环境的七零后来说更是如此。

  刚刚参加工作,既没钱用于挥霍,又不是本地人,女友忙着毕业设计,也没空搭理他,自然便没什么地方好去。

  加上还在实习期,正是需要好好表现谋求转正的时候,加加班反而是性价比最高的休闲方式。

  而且大办公室里还有一台公用电脑,周末没人还能在电脑上玩玩扫雷、纸牌什么的,很惬意。

  换做是他,大概也愿意周末在办公室里泡着。

  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结了账,王文哲走出了西餐厅,沿街找了个201无人电话亭,给李秋实回了电话过去。

  说来,学校外面隔几十米一个电话亭也是九十年代的一大特色了。

  学校附近的超市、报刊亭,到处都是卖201电话卡的地方,刮开账号跟密码,通过电话键盘输入进去,就能拨打电话,其实也挺方便。

  跟寻呼台没落的原因差不多,当手机成了人们生活中的标配后,这种电话亭便在也找不到了。街边也少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电话标准的响了三声后才被接起,一如李秋实平时稳健的行事风格。

  “喂,李导员,吃了吗?”王文哲客气的问道。

  李秋实没理会王文哲的客套,一板一眼的说道:“找你有两件事,第一,是下周一晚上七点半,学校模拟法庭里,系里学生会有个内部会议,一是欢迎你们,安排职位,而二是要安排吸纳新生的工作,你收到消息了吗?”

  “这个还真没有,学生会的工作还要您来通知啊?咱们系学生会这么不靠谱?”王文哲吐槽道。

  李秋实冷笑:“呵,为什么要我通知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本来就是帮其他人安排好的位置,被王文哲给抢了便也罢了,连口汤都不给人剩,自然惹得人不爽了。

  有人说大学是个小社会,其实对于普通大学生而言,大学的环境还是极为纯良的,学生会内部那才真是小社会。

  如果在碰到一些老师鼓励大家相互举报的教育方式,能让各种小报告打的飞起。

  于是各种抱团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很多时候甚至能然关系复杂到让成年人都咂舌。

  如果照李璐的说法,凃建宇早已经打好了学生会的内部关系,这个时候没人搭理他也是正常的。

  人情嘛,大家都还是要偏向熟人的。

  ……

  “嘿嘿,谢谢李导。周一晚上七点半,模拟法庭,我记住了,一定按时去参加。”

  “第二件事,徐主任我帮你约到了,他今天晚上正好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具体去哪吃,你下午三点前要安排好,通知我,就打办公室电话,我三点前都在办公室。”

  这是个好消息。

  “行,李导,我等会就去找地方把包厢订好。对了,您要呆到下午三点啊?今天就没想着跟杨师姐约会?”

  正事聊完,王文哲不介意跟李秋实随意聊几句加深一下感情。

  很多孩子都不敢跟老师深聊。

  其实那是误解。

  尤其是在大学的辅导员,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其实没有那么可怕。

  只要过了自己那关,情绪放的开,是真能像朋友一样相处的。

  这些也是王文哲在工作多年后才想通的事情,现在用上了。

  “咳咳,你师姐最近情绪不太好。”李秋实随口答道。

  “说到这个我就要传授您一招了。”

  听到这话,王文哲顿时来了精神,没办法,好为人师的缺点这辈子不止上辈子改不了,这辈子大概也很难改了。虽然电话对面的人严格来说还是他的老师。

  “哦?你要传授我什么?”

  “女人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不就是那几天吗?好在那几天基本上是固定的,拿一个小本本,把规律记录下来,以后每到快到那几天的时候,别等她情绪不稳定,先跟她吵一架。等到那几天过去了,再主动和好。完美避过周期性麻烦,这招一般人我不告诉的。”

  “你……尽扯淡!”

  “嘟嘟嘟……”忙音袭来,对面挂了电话。

  王文哲挂上电话,挖了挖耳朵。

  如此好的建议,竟然换来的是被挂断电话。

  老李无情啊。

  感叹过后,王文哲想了想,拿起电话,打了个传呼。

  数字呼机可以有两种用法。

  打人工台,然后让告诉寻呼台的小姐姐一串数字,小姐姐再把这串数次发到呼机上。

  什么“314”,用这种特别的数字代表感情,大概就是这个时代兴起的。

  另一种则是拨打自动台,然后输入对方的呼机号码,这样系统就会自动把所有的电话号码发送到对方的呼机上。

  王文哲用的是第二种办法,打的是韩晓的呼机。

  然后等在原地。

  好在韩晓没让她等多就,大概两分钟后,这台公用电话响了起来。

  “喂,韩晓,给你十分钟时间,赶紧到学校对面星期天西餐厅,班长大人在等你!”

  “这么急?干嘛啊?”

  “请你吃饭!”

  “真的?我可正好还没来得及吃饭。”

  “那感情好,赶紧来吧。”

  “等我。”

  挂了电话。

  十分钟,韩晓准时出现在了王文哲面前。

  “干嘛突然要请我吃西餐?”韩晓问道。

  “谁说请你吃西餐了?我又没说请你吃中餐。叫你出来是请你吃晚饭。今天晚上要宴请重要的客人,你是陪客之一。”王文哲一本正经的说道。

  韩晓愣了。

  “主要是学校附近的餐厅我真不太熟。我需要一个看上去很大气,中档价格,有包厢,适合谈事的餐厅。有什么好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