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哎,人王 > 章节255 回城

章节255 回城

  精灵胜利的消息还没有传回犬齿要塞——尽管大家都知道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托班便主动找到学院的管理导师,申请带着自己的战士们夺回领地。达贡不知道他具体怎么谈的,只知道他肯定花了一些代价,足够他和翰摩多姆都觉得有些肉疼的代价,这才获得特批。

  其他的学员要跟随队伍返回秘纳米利斯,达贡也包括在内。学院的规定就是这样,再想要获得特批实在太难,而且花费太大,因此大家只能和托班告别。临分别之前,众人将一些可以在战场上获得优势的,以及在日常生活中保命的东西交给托班,让他增添一些安全。

  “你怎么这么多解毒的药?”托班看着翰摩多姆给他的十二个药瓶,脸都快黑了。“坚古族人什么时候这么怕毒了?”

  “这不是对抗一般毒药的。你拿着就是,瓶子上面有说明,提前记住。”翰摩多姆苦着脸,给托班胸口来了一拳,还不敢用力打。他说:“已经花了好多钱,你可千万别死。”

  “哪有这么说话的?”塔克·班灼在翰摩多姆屁股上踢了一脚,说道:“祝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众人纷纷响应。

  还没等回到学院,坏消息就传来了。由于前往犬齿要塞的学员没有获得一场胜利,甚至连平局都没有,实在太过丢人,因此取消了学分奖励以及免于武技考试的优待。大家都对这个决定表示出极大不满,因为限制学员行动的就是学院,所有学员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冥冥是学院的指挥,并为了配合精灵议政会的整体战略安排,这才导致了失败,凭什么让学员们背锅?

  众人非常气愤,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去找学院老师,而是先来找达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证明众人已经将达贡真正当成一群人的首脑,一个可以充分信赖的指挥。

  “这件事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之前继续加强训练就是为了防范这个。”达贡的话让大家纷纷点头,他的确提前预见了眼下的情况。“没发生最坏的情况,咱们的塔盾战术还是能用,考试方面问题不大。因此大家也不用为了学院的行为而太气愤,该要的咱们去要,只要不乱、不影响考试,那就可以接受。”

  翰摩多姆问道:“那咱们去要什么?”

  “参与行动就有学分,四个学分的基本奖励不能少。作为整场战斗的一部分,你们很好的完成了佯攻的任务,并且全身而退。因此学院必须给一个结论:这个行动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达贡笑着说到:“学院若说这个是失败,那就是在打精灵议政会的脸。如果是成功,那无战损的成功,怎么也该有军功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翰摩多姆点点头。

  他的屁股立刻招来了大家的脚底,反正都不用力踢,只是表个态度,就和玩笑没两样。

  “现在的关键还是考试,该复习复习,该突击突击。翰摩多姆,你能说会道,你代表大家去找学院谈。最好叫上其他人类和半精灵学员,如果能发动那几个精灵学员,你的胜算就更大了。你要表现得特别愤怒、激昂、冲动,但内心里,你别着急,因为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翰摩多姆摸摸胡须,点点头。“如果学院没考虑到咱们会去要学分,因此没有准备好借口或应对方案,那他们就是真正的傻瓜。”

  往年如果遇到这种事,坚古族人一定是最冲动、最气愤的一群人,因此今年也是一样。但和往年不同,翰摩多姆是唯一一个去冲动、去闹的人,而且他的“闹”也只是流于表面。他也没耽搁训练和复习,每个学分都是钱,而他今年的花销太大,已经到了不敢再浪费学分的程度。

  路上闹了一段时间,回到学校的时候风向突然就变了。之前的安排被取消,每个人都获得四个学分的基本奖励,但是军功没有折算学分,只是象征性地给了他们几句勉励。武技考试不仅没有免试反而还提前了,他们一返回学校第二天清晨就开始考试,理由是为了跟上学院整体的进度。

  距离正常的考试周还有十多天,其他考试也都和往年一样,怎么就武技课需要提前呢?

  时间这么短,除了去考试,也没其他办法。只不过十五号坑洞团的坚古族人信心满满,带着充分的准备,直接扛着他们在战场上的装备,尤其是戴着可以遮掩笑容的防箭面具,直接奔赴考场。而措手不及的其他考生,那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达贡本想着和去年一样去考场外面给他们加油鼓劲,可还没等出门,就被希洛艾堵在家里。如果粗略点说,她半夜就来了,至少外面还完全是黑的,只有为了准备早饭而提前去食堂上班的半身人醒着。希洛艾用法术打开了达贡的房门,放哨的星盔见到是她,用爪子噼里啪啦在达贡眼皮上一阵抽打,等他醒了之后就溜去睡觉了。

  “你怎么来了?”达贡掀开被子,他晚上睡觉也习惯穿着内甲,既是一种锻炼,也能遮掩胸前的鳞片。至于睡衣之类的东西根本与他无缘。“好久不见,你过的怎么样?”

  “一般般,事情很忙,有些无聊,所以来找你玩。”希洛艾一挥手,粉红色的火焰从城火圈,将房间墙壁全都保护起来,避免被窥探。“来找你有公事也有私事,你想先听哪个?”

  “都行,但也都不重要,能听你说话就行。”达贡想了想,说道:“不说话也行,看看也挺好。”

  “嘶……这套说辞不会是纳西姆·邦德那个家伙教给你的吧?”

  达贡摇摇头,随后打了个响指,用火花术点燃壁炉,然后用土运术往里面多塞了几块灰碳。考试季接近意味着冬季已经到了面前,天气转冷,而待客的最基本礼貌就是别让客人冻着。他又用土运术搬来椅子,示意希洛艾坐到壁炉旁最好的位置上。

  “你的法术进步不错,看起来已经很熟练了。”希洛艾一钩小指,另一把椅子就飞过来,落到壁炉另一侧,两个人正好面对面坐下。“先说公事。”

  “和鲍诺有关?”达贡直接问道,免得希洛艾不好开口。

  “唉,对。鲍诺是坚古族人,精灵把他消灭了,我得……我得……”希洛艾支支吾吾,最后也没说出她需要怎么做。或许在她心里真的认为没有什么能够做出补偿的。

  达贡捋捋胡须,反而非常坦然,说道:“鲍诺要杀精灵,我劝不住,那他和精灵之间如何分出生死都是正常的。在这个失败中,他自己的问题是主要的,精灵……这么说吧,我不关心精灵怎么想,我只想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还是一样,鲍诺这件事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啊!那就好。”希洛艾说道:“我从北地回来之后就报告了这件事,议政会让我保密,现在才能对你说。他们还使用了法术,上一次就是这样。主要是为了避免走漏消息,被鲍诺的预言能力看到。你已经发现了,对吗?”

  “嗯。”达贡点点头:“虽然你现在还没说,但我解除你的顾虑吧。精灵是不是应用了我提出来的战术,就是用持续的消耗围堵鲍诺,消灭他的周旋余地,用战略优势抹掉他的战术优势?在从北地回来的时候我给你说的话,精灵议政会都用上了,对吧?”

  希洛艾点点头,脸通红,双手捏成小拳头,老老实实放在膝盖上。

  “问题不在你,而是鲍诺。同样的事情我给他说过了,他白挨了一顿打,不长记性也不改变,这能怪你吗?如果他愿意改变,听听别人的好建议,根本不至于这样。”达贡摆摆手,说道:“如果他认清了自己的缺点,做出安排布置,完全可以反过来将缺点变成一次机会,取得胜利。”

  “咦,你也是这么想的?”希洛艾眨眨眼睛,说道:“我听纳迪尔·凡德赫恩说,这一次他们取得胜利的方法非常惊险,根本就没留多少余量。幸好一直牵着鲍诺的鼻子走,一次就胜利了,如果让他跑掉,那再想有这样的好机会就难了,几乎不太可能。”

  达贡点点头,说道:“议政首相头脑非常清楚,的确是精灵族的智者。希洛艾,你能说说精灵们具体是怎么做的吗?”

  “这个没问题,因为纳迪尔首相说同样的战术不可能再发生一次,战场上的消耗实在太大,而且不会再有这么强的预言者出现,因此这次的胜利会被大夸,早晚大家都要知道。”希洛艾说道:“达贡,以你的看法,这样的行为会不会过于自信,有点轻敌?”

  达贡摇摇头,说道:“精灵议政首相是想通过大肆宣传这一次的胜利,打消任何想向精灵进攻的冲动,从而在足够长的一段时间内确保没有战事。嗯……还有十一个飞空城要建设,的确不应该继续开战。”

  “哦,原来还真是这样。”希洛艾说道。她看达贡的表情,的确没有因为鲍诺这件事影响和她的关系,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接着,她开始向达贡讲述从她回到秘纳米利斯之后,精灵都是怎样准备这场战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