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占金枝 > 第六章 亲事还得议

第六章 亲事还得议

  这结果……还不如不改判呢!

  一众随着国公爷国公夫人前来的客人们互相对视了一番,心道。

  原先还未留意到魏家原本的流放二十年改成了几百上千年,季崇欢已经愤怒至极,眼下听季崇言用那懒洋洋的语调将话就这般漫不经心的说了出来,季崇欢更是气到险些没背过气去。

  “祖父、祖母,你们说说大哥怎能如此?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若是不愿本该一开始拒绝我便是了,何苦这般作弄魏家舅舅?”季崇欢愤怒的看向季崇言。

  季崇言懒洋洋的回了他一个白眼,没有理会他。

  坐在上首的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此时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本想立时发作的国公夫人迟疑了起来:因着先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厮过来禀报是几个男客彼时正在同国公爷说话,便一同跟了来。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次孙虽说糊涂,可是教训次孙这种事还是要关起门来……

  正这般想着,只听“啪”一声,一道茶盏落地的声音,国公夫人被这声音一惊,本能的抬头望去,却见素日里温润俊美的次孙额头沾了几片茶叶,脑袋湿了一大片,而那只茶盏正孤零零的在一旁打滚。

  扔茶盏的是国公爷,季崇欢此时显然已经懵了。

  安国公与国公夫人一惯是好说话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如今日这般朝小辈扔过东西,如今季崇欢倒成了小辈里的第一人。

  季崇言抱着双臂,看着得了安国公“第一扔”的季崇欢笑了笑,眼里满是嘲讽之色。

  原本还想着“家丑不可外扬”,眼下国公爷都扔茶盏了,国公夫人自然也不再犹豫,挥了挥手叫来身边的老人,道:“去将老二家的两口子叫来。”

  这老二家的自然指的就是安国公府的二老爷和二夫人了。

  光叫自家的也是不够的,国公爷冷笑:“你们也莫要忘了去请杨大人过来,老夫倒要问问他自家的岳父母小舅一家犯的事,自己不出面,怎的竟要我们安国公府出面!”

  魏家那一家子上下干的叫人事吗?禹城地处几州要塞,水路沿岸发达,自古以来都是富庶之地。

  这魏家一家子自打去了禹城,百姓便从富庶一方变成了食不饱穿不暖的流民,大量离开禹城,前往大周各地。

  听闻当地事由,但凡经由官府所办之事,便没有不给钱就能办成的事,禹城当地,从下至上,贿赂成风。

  陛下派出官员前往探查此事时,魏家上下居然连陛下派出的官员都妄图贿赂,如此贪且大胆的可说自大周开朝以来从未见过。

  陛下因此震怒,事后查出魏家上下贪走的银钱足够整个虞城百姓吃足整整十年了。

  一贪便贪走了整个禹城百姓十年所得,魏家这“大周第一贪”的名号可谓实至名归。

  按说魏家上下犯的事,便是长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若非已故的魏家祖父曾对陛下有救命之恩,得过陛下一个“网开一面”的承诺,陛下是万万不会这般轻饶的。

  原本对这个判决朝中官员甚至陛下本人心里都膈应着,安国公更是主张“重判”的官员,哪知他在朝堂据理力争的请求重判,自家这个整日里就知道吟诗作对,不干正事的次孙居然还想让长孙出面求情。

  安国公气的整个人都快背过气去了。

  眼看头上沾着茶叶和茶水,看起来滑稽可怜的季崇欢似乎回过神来了,他直至此时仍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和善的祖父母会如此生气,只是下意识的想开口说话,一旁看好戏似的季崇言见状便再次开口了:“二弟,你若是不满意不如我再去见一次皇帝舅舅?”

  这话一出,堂内众人脸色便是一僵。

  还去见?这见了一次已经去南边挖煤,没个几百上千年回不来了,再去一次估摸着能帮魏家上下准备后事直接就地埋了。

  季崇欢自然不敢再“劳烦”他这个大堂兄了,他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个大堂兄就是看不惯他,不是错觉,是真的。

  不仅如此,连祖父祖母都帮着他,季崇欢恨恨的看向季崇言。

  季崇言倒是不甚在意,反而是盯着季崇欢正要发怒的安国公看见了他这“恨恨”的一眼,当即想要抓起手里的茶盏再来“第二扔”,只可惜一抓抓了个空,意识到自己手边的茶盏已经被扔掉之后,安国公愤怒之下,换了只手随手抓起国公夫人的茶盏便砸向了季崇欢。

  不知道是不是光顾着盯着季崇言嫉恨了,以至于国公爷这不顺手的一记砸来,季崇欢并没有及时躲开,与茶盏一记硬碰硬的对撞,季崇欢的脑袋不够硬,当场便被碎瓷片划伤了额头,血流如注。

  “欢哥儿!”匆匆赶来的安国公府二老爷同二夫人正巧撞见了这一幕,二夫人当即便发出了一声惊呼。

  “叫什么叫,大男人流点血怎么了?”安国公正在愤怒之中,这一下连带着季二夫人一同迁怒了一番。

  季二夫人也懵了,安国公夫妇对待子嗣一向宽厚和善,她自嫁进安国公府,还不曾被如此喝骂过,今日也算是头一遭了。

  季二老爷虽说也疼惜儿子,不过好歹在安国公夫妇面前,他还知道克制,因此一见这等状况,开口便将季崇欢骂了一顿:“你这逆子到底做了什么惹怒了父亲,还不快认错?”

  安国公冷笑了一声,没有开口。

  一旁素日里同季二老爷关系不错的一个大人见状忙将事情的前后同季二老爷说了一遍。

  听完这一切,季二老爷同季二夫人也懵了,待到回过神来,季二夫人神色复杂,季二老爷更是当场暴怒了起来:“你这蠢儿!魏家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要是能救魏家,杨家怎会连屁都不放一个?那杨大小姐就是拿你当枪使,还议什么劳什子亲……”

  听到季二老爷口中念叨出“议什么劳什子亲”时,一旁同样愤怒的季二夫人脸色却突然僵住了。

  做了一整日“好人”的季崇言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一码归一码,二叔,这亲事还是得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