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占金枝 > 第七章 黄不了

第七章 黄不了

  都这样了还要议亲?季二老爷意识到季崇言话里有话,忙看向季崇言,问他:“言哥儿,你什么意思?”

  季崇言没有出声,只是抬了抬下巴,指向季二老爷身旁的季二夫人道:“方才,我进宫见舅舅时遇见了高公公,你也知道高公公是个管不住嘴的,他同我道安国公府不日将有喜事临门,我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喜事的,想来二婶应当知道。”

  众人愣了一愣:高公公是太后身边的老人,他所透露的消息应当与太后有关了。

  季二夫人脸色发白,这一刻倒是难得的母子连心,与季崇欢有了一样的感觉:这言哥儿是不是同她有仇啊!一家人,有什么事关起门来说不好吗?何苦一定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那厢季二老爷早已忍不住开口问季二夫人了:“王氏,你倒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安国公夫妇没有出声,冷着脸看着她,一副并不打算开口的样子。

  季二夫人见状这才不得已道出了实情:“应当是太后下了懿旨……”

  季二老爷听的两眼一翻差点没背过气去,季二夫人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先前看着杨大小姐美貌温柔又有才情,哪哪儿都挑不出毛病来,哪知道这一定亲,便来了个大毛病,早知如此,她何必为了欢哥儿的面子去求太后下懿旨?

  如今倒是好了,懿旨一出,绝无更改了。

  季二老爷只觉得胸口一滞,闷得慌,待到那几个客人“很有眼色”的离开之后,当着安国公夫妇与季崇言的面便忍不住朝季崇欢发火了:“你这蠢儿!成日里就知道吟诗作对,旁的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魏家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说罢,不等众人开口,他又抱怨,“早知这个杨大小姐是这样的人,还不如就要先前那个姜四小姐呢!”

  这话一出,季二夫人便本能的开口道:“姜四小姐便罢了吧!”

  那姜四小姐的身形跟座小山似的,光想想便觉得胸口堵得慌,还赶不上好歹还有些美貌的杨大小姐呢!

  “是啊!姜四小姐就算了吧!”一旁的季崇言保证双臂,一副看戏的样子,跟着懒洋洋的搭话道,“杨大小姐与二弟还是极其般配的,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旁顶着茶叶渣滓的季崇欢似是直到此时才神游回来,闻言下意识点头解释了起来:“阿娴只是担心魏家舅舅,杨大人不肯插手,她担心杨夫人,实是不得已才请我说的情。况且她也不知道魏家舅舅竟贪……贪了那么多钱,是魏家舅舅诓骗了阿娴。”

  他虽然不懂政事,不过此时见祖父祖母父亲母亲这般愤怒,再加上先时那位户部大人帮忙算的那笔账,他也意识到这魏家舅舅确实贪的多了些,根本不是魏家舅舅同阿娴说的“就那么点钱”,说到底还是阿娴单纯心善,才会被骗了。

  还在帮着外人说话!季二老爷有气无处撒去,只得指着季崇欢的脑袋又骂了几声“蠢儿!”,本就被国公爷的茶盏磕破了脑袋的季崇欢被季二老爷这一指,才好的伤口再次裂了开来,原本还有些埋怨儿子的季二夫人见状顿时心疼了起来,忙抱住季崇欢,对上愤怒的季二老爷,下意识开口道:“老爷,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是啊!还能如何?愤怒的季二老爷脸色一僵,抬头看向上首好一会儿不曾出声的安国公夫妇:“父亲、母亲。”也不知父亲母亲有没有什么办法……

  可令他不曾想到的是先时还十分愤怒的安国公夫妇此时脸色却变得复杂了起来,对上季二老爷望来的目光,安国公迟疑了一刻之后,开口道:“其实,细一想,若是舅家一出事便忙不迭地撇清关系,那这个杨家娴姐儿我安国公府也不敢要了。”

  凡事皆有两面,此时都得了太后懿旨,也只能这般想了。左右老二家的一贯是当富贵公子养的,又不是言哥儿,真娶个心思太过缜密的,保不了往后会不会心大闹出什么矛盾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杨大小姐虽说有个不靠谱的舅家,却有个极靠谱的父亲,杨大人也是同他一样力求重判魏家的一方。

  要不是杨大人不肯出手,杨家那个娴姐儿也不至于求到安国公府来。

  这件亲事黄不了。外有二婶亲自求来的太后懿旨,内有杨大人坐镇,再者那个杨大小姐同他二弟一样的喜好诗词歌赋,一样的“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呃,拎不清状况,如此般配的两个人若是不成了才叫可惜呢!

  季崇言抱着胳膊懒洋洋的出了安国公的院子,二叔一家此时正在商议事关二弟亲事的家事,他这个外人就不要掺和了。

  迎面而来的是被人“请”来的杨大人,自家嫡长女在安国公府闹出了这么一桩事,杨大人自然是前来善后的。

  季崇言朝迎面而来的杨大人抬手施了施礼,杨大人回以一礼,笑着唤了声:“世子。”

  季崇言嗯了一声,两人擦肩而过。

  ……

  ……

  远在宝陵的姜韶颜打了个喷嚏,嘀咕了一句“不知哪个混蛋又在念叨我了”,便解下身上的披帛放在一边,扯碎了艾草叶用石臼砸了起来。

  砸了艾草叶研磨成汁,这是青团之“青”的重要来处。

  这一步是个体力活,演示了两下的姜韶颜便将研磨的活计交给了一旁的香梨,自己跑到一边去准备馅料了。

  砸石臼这种活日常除了厨房之外,旁的丫鬟,尤其是姜韶颜身边的大丫鬟香梨还从来没有做过,砸了两下,兴致顿起,十分卖力。

  看着小丫鬟兴奋的样子,姜韶颜笑了笑,一边切开手里的咸蛋取黄一边道:“你若是喜欢便跟在我身边慢慢学,会的东西多了,难保将来有一天不会派上用场。”

  不管是前世还是上上辈子,她都习惯了握些东西在手里,哪怕有朝一日重新来过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若非习惯了如此,下了苦功夫同那位张神医学了医术,她又怎会发现这具身体中了毒,得以开始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