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380 躲不过的厉家,通敌叛变的姐姐(3更)

380 躲不过的厉家,通敌叛变的姐姐(3更)

  家教?

  陆时渊此话一出,苏呈先是愣了下,后来转念一想。

  大学生出来兼职,做家教的比例相当多。

  在燕京,一对一辅导课业通常是按小时计费,解决自己生活费是不成问题的,这也是大部分学生的选择。

  “去哪儿做家教?”苏呈询问。

  此时,

  一直没说话的厉成苍开口了:“我家,辅导我堂妹。”

  苏呈:“……”

  而此时,包厢的灯,忽然全部熄灭。

  一如此时苏呈黑暗的心情。

  满脑子都是:

  我死了!

  最近厉成苍并未找他做什么错题或者试卷。

  苏呈还想着,某人是不是良心发现。

  加之生日将至,苏呈度过一段时间的欢乐时光,没想到……

  他居然在这里等着他!

  这次不是做试卷,比之前更绝,居然要让他正面辅导。

  他此时最后悔的是:

  让陆时渊帮自己留意兼职。

  那时候,他这脑子绝壁是被门给挤了,被驴给踢了。

  全部灯都熄灭,包厢内光线暗淡,伸手不见五指,引起了一点小小的骚动。

  随后,门被缓缓推开,伴随着生日快歌响起,许阳州推着三层蛋糕进来,上面插着蜡烛,微微将房间照亮……

  却怎么都照不亮此时心如死灰般的苏呈。

  他原本亢奋的小心脏。

  已被直接拍死,再也蹦跶不起来,嗨不动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包厢内,同学们也跟着起立哼唱。

  一瞬间,

  好似全世界的快乐都再也与他无关。

  几个室友推搡着将苏呈拉到了蛋糕面前。

  “别愣着,许愿。”苏羡意笑着看他。

  “我的愿望是不想当家教。”苏呈完全是脱口而出,而后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怕耽误她高考。”

  黑暗中,厉成苍说道:

  “你是不是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苏呈:“……”

  言外之意:

  他必须得去!

  满屋子都是笑声。

  苏呈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

  他双手合十,满脑子都是去厉成苍家里做家教的事。

  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该许什么愿望。

  干脆许愿:

  【希望厉家的小堂妹能考上大学。】

  如果真的去厉家做家教,苏呈自然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能够顺利考入理想学校。

  若不然,

  厉家人怕是会把他吊起来打吧。

  蜡烛吹灭,满屋子的灯打开,蛋糕上还点缀着他喜欢的大奔图案,看得出来,许阳州也是用心准备了。

  “弟弟,生日快乐啊。”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

  “谢谢阳哥。”

  “你刚才说什么做家教?”

  “厉大哥让我去辅导他的堂妹。”

  许阳州愣了下,压着声音说,“弟弟,希望明年这时候,哥哥还能给你过生日,那我就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吧。”

  “……”

  切蛋糕时,苏呈给厉成苍断了一块最大的。

  奶油多,上面还有水果和巧克力。

  冲着他,笑着讨好:“哥,我没辅导过别人,没有经验,你的堂妹又是在高三关键期,我怕耽误她,您要不找别人?”

  “我相信你。”

  “哥,我……”

  厉成苍伸手,从口袋拿出一张纸和一张卡递过去。

  白字黑字,打印着四个字:

  【聘请合同】

  “这是?”苏呈懵了。

  “我觉得还是落实在合同里比较稳妥,我对她成绩应该提高多少没有太多要求,你尽力就好。”

  厉成苍说着,指着卡,

  “为了表示我们家的诚意,卡里有6000,一千是我送你生日礼物,另外5000算是预支的工资。”

  “你如果后期觉得实在不行,再告诉我,我们再商量后续该怎么办。”

  ……

  此番种种,倒是搞得苏呈有些为难。

  他看向自家两位姐姐。

  求助二人帮忙。

  苏羡意正在给自己的同学分发蛋糕,没理他;至于苏琳,苏呈冲着她挤眉弄眼,希望她解救一下自己。

  结果苏琳却说:

  “厉警官跟我打过招呼了,我同意了。”

  苏呈脑子“嗡——”得一下就炸了!

  怎么自家姐姐和厉成苍还私下达成一致了?

  简直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你不知道他多可怕吗?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通敌叛变啊。

  陆时渊笑着看他,“小呈,我的生日礼物,你好像不太喜欢啊。”

  “没有啊。”

  苏呈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我特别喜欢,喜欢的快死掉了!”

  厉成苍:“那你在合同上签字吧。”

  “……”

  ——

  关于做家教这事儿,还得说到十几分钟前。

  苏呈出去给苏永诚打电话,许阳州也去弄蛋糕了。

  苏羡意看向陆时渊,“二哥,你给小呈准备了什么礼物?”

  “我想送他一点特别的。”

  “特别的?”

  送礼嘛,如果对方缺什么,正好能送他那样东西,自然是绝好的。

  苏呈曾明确告诉过他,自己想赚钱。

  加之他揣测过厉成苍的想法,随即看向他,主动提议,“成苍,你家小堂妹最近功课怎么样?”

  “什么意思?”

  “我给他找个家教吧。”

  听到这话,熟悉厉家的几人纷纷看过去。

  厉成苍摩挲着保温杯,“谁?”

  “苏呈。”

  苏羡意傻了眼,二哥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这礼物……

  还真是特别!

  厉成苍神色未动,“你能替他做决定吗?”

  陆时渊没作声,却看向了苏琳。

  全场,

  可以替苏呈答应的,大概只有她。

  毕竟,苏呈怕她,很听她的话,苏琳如果开口,他几乎不会拒绝。

  苏琳从苏羡意口中,了解过一部分厉家的情况。

  世代军警,作风正派,家风严谨。

  她原本就担心,某人18岁生日一过,成年后,又远离家里,就会开始放飞自我,本就是个会惹事的性子,再无人约束,岂不是要反了天?

  如果他能去厉家,最起码不会做出闯破天的事。

  有可能在厉家时间长了,耳濡目染,还能纠正他以往略显浪荡懒散的性格。

  “姐,你怎么想?”苏羡意坐到苏琳身边。

  “我觉得……”

  苏琳将自己的想法与她说明。

  苏羡意仔细一想:

  有道理啊!

  有厉成苍盯着,以后压根不需要担心苏呈会惹事了。

  他这性子有人约束也挺好。

  所以陆时渊这提议。

  不仅合了厉成苍的意,也让分外苏琳满意。

  双方一拍即合。

  当苏琳点头时,厉成苍随即从口袋拿出合同,让她与苏羡意过目。

  所有人:“……”

  你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那你刚才装什么玩意儿?

  陆时渊忽然觉得:

  自己好像做对了什么,又好似做错了什么……

  内心五味杂陈。

  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

  苏呈本以为,两个姐姐会是他坚强的后盾,结果……

  早就把他给卖了。

  生日宴,所有人都很高兴,好像只有他吃着蛋糕,顾影自怜,就连室友故意把蛋糕抹在他脸上,某个孩子都提不起兴致。

  当他签下合同的一瞬间。

  觉得自己好像签下了卖身契。

  厉成苍心满意足收好合同,并且告诉他,这有法律效力,他又是成年人。

  意思就是:

  他逃不掉了!

  “你在看什么?”谢驭看向陆识微。

  “小呈这孩子真的挺可爱。”

  “蛋糕怎么没吃?”

  “没什么胃口。”

  “你最近吃得都不多。”

  “我有嘛?”

  陆识微最近食欲确实不佳,她的目光忽然与自家弟弟相遇,他忽然笑道:

  “姐。”

  “嗯?”

  陆识微用叉子挑了个蛋糕上点缀的黄桃果肉。

  “你那个朋友去检查了吗?”

  陆识微手指一抖,黄桃从叉子上滚落,又掉入盘中。

  “什么朋友?”谢驭问得漫不经心。

  陆时渊伸手摘了眼镜,低头擦拭。

  视线漫不经心从自家姐姐身上扫过。

  陆识微拿着叉子,正冲他勾唇微笑,只是手腕一转,手中的钢制叉子,却恶狠狠地,插入了蛋糕里——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

  这波操作,到底是谁坑了谁?

  弟弟:全世界坑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