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内娱顶流她只想下班 > 第182章 好像赢了,又好像输了...

第182章 好像赢了,又好像输了...

  只要不违法不悖德且劳务给的到位,田馨觉得自己没什么工作不愿意接。

  她爽快答应,并且提出自己的要求:“如果我赢了,让公司给小孙斌哥和李武强都涨工资,行不行?”

  “那有什么不行的!”张纯答应的贼痛快:“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给他们发的越多公司就会给你接更多的工作赚更多的钱。”

  田馨:...

  突然就感觉自己很伟大,一个人要养活那么多人!

  干劲儿十足的田馨觉得自己还没吃饱,可以再啃两个大棒骨。正这时候,厨师端了一大盘的锅包肉过来,田馨一下子就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张纯看着视频那边的几个人分食一盘黄澄澄油亮亮的锅包肉恨的牙痒痒。感情刚才的话都白说了,这群人根本没啥焦虑,只要有好吃的就什么都忘了!

  咬牙切齿的挂断视频,张纯马上联系荀之君。

  荀总最近心情不太好,隔三差五去相亲,出去应酬喝多了不能打电话叫他哥来接他只好勉为其难叫张纯。

  其实张纯心里挺不乐意的,奈何打电话过来的是荀总,是她老板,她就是再不愿意也点儿颠颠的跑过去接人。

  上次接人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对荀之君道:“荀总,您知道现在社会上有个职业叫代驾吗?特别方便,您要不会叫回头我教您。”

  坐在后边儿头疼想吐的荀之君闻言哼哼两声,含糊的回道:“就你聪明!我家还有司机呢,用的着代驾么我!”

  张纯:...

  您家有司机您不叫,大半夜的打电话给公司员工,合着您真拿员工当牛马使唤呢?!

  张纯在心里骂了他一路,到地儿后还是贼殷勤的下车给荀总开车门,给荀总摁电梯,确定人上楼了才屁颠颠的回自己家。

  大概见多了荀之君喝酒之后的狼狈样子,张纯觉得她跟荀总的关系比以前好了那么一点点儿,所以打这通电话之前也没多想,直到她说完跟田馨打赌的事儿那边诡异的沉默下来,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办了蠢事。

  荀之卿就是荀之君的逆鳞,卿君的员工可以拿荀总开玩笑但是绝对不能说荀总他哥一句不好。

  要是张纯和田馨拿荀之君打赌那肯定没事儿,但是拿荀之卿打赌...

  果不其然,荀总怒了。

  “你们有病吧!”荀之君沉声说道:“要是太闲我就多给你安排几个艺人带!”

  他说的还挺克制,至少比张纯以为的克制。

  张纯马上赔礼道歉,态度非常好。

  荀之君也没揪着不放,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纯松了口气,太好了太好了,看来今儿荀总心情还行,没发火儿...

  荀之君那边呢,挂断张纯的电话直接拨出他哥的电话,一接通就欠欠儿的问道:“哥,我听说你微博还有一个小号,之前叫陈弦的舔狗粉现在叫陈弦的小跟班,是不是?”

  荀之卿:...

  “我各大平台的账号都叫别扒了别扒了,这你应该知道。”荀之卿特别沉着淡定的说道。

  真的吗?

  荀之君才不信。

  “我说的是那个小号,不是这个!你可别装了哈,你早都暴露了,人家陈弦早都知道了!”荀之君幸灾乐祸道。

  荀之卿:...

  荀之君不知道见好就收,甚至还得寸进尺。

  “哥,你要不承认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哈”,荀之君笑着说道。

  他能怎么不客气?

  还真是挺不客气的,上网搜出陈弦的小跟班的主页,从上往下开始读小跟班发过的微博...

  “你找死!”,特别冷酷无情的甩下这三个字,荀之卿直接挂断电话。

  “哈哈哈哈...”荀之君捧腹大笑。

  自打他哥出国他就没这么笑过。

  他哥这是恼羞成怒吧?绝对是恼羞成怒!

  真是太有意思了,果然只有爱情才能让一个正常人变得不正常,他哥现在就像一个被狐狸精迷晕了的毛头小子,实在太有趣。

  “狐狸精”田馨真没想到跟张纯打赌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接到了荀之卿的电话,她更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四个人竟然大了一圈儿的电话。

  接通之后,荀之卿无奈又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个是我?有时候我自己回翻以前发过的微博都不敢相信那是我发出去的,画风完全不一样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嘿,赢了!

  荀之卿果然是舔狗...

  “感觉,就感觉那个是你”,田馨如实回道。

  行吧,女人的第六感永远那么神奇。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荀之卿清清嗓子,佯装淡定道:“你那边时间不早了吧,早点休息,我还有事,再见。”

  田馨:“哎哎,有事也不急这一分两分钟吧。我就一个问题想问,你还有别的马甲吗?”

  荀之卿:...

  “有,好几个!”荀之卿实话道。

  田馨并没有问他其他账号都是什么,成年人么,就算再亲密的关系也该给彼此留有个人空间。再说,知道他还有小号,自己去慢慢发现多有成就感,他直接告诉她反而没意思了。

  跟荀之卿聊完,田馨马上给张纯打电话汇报打赌的最新进展,让张纯想办法给小孙他们涨工资。

  张纯没想到会是田馨来告诉她结果,絮絮叨叨把刚才自己跟荀之君打电话的内容告诉田馨,末了还道:“嘿,这荀总可真有意思哈,跟我这儿放完狠话就给他哥打电话八卦去了,他就不怕惹荀老师生气。”

  “荀之卿生气他可能更高兴”,田馨轻笑道:“他们兄弟的事儿咱们不聊了,继续聊小孙他们的工资,你说涨多少合适?百分之十五会不会有点儿少?”

  张纯没接她的话,轻咳一声心虚道:“陈弦,打这个赌的时候我觉得我百分之百能赢...”

  田馨:...

  所以呢?

  这才过去一个多小时,张纯就在没等到确切的结果之前,给她谈下来一个工作。

  “工作内容简单,也不用花费你很多时间,最主要的是劳务很高,绝对的好资源,真的陈弦,你一定要相信我!”张纯信誓旦旦的说道。

  都谈下来了,相信不相信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因为她不愿意就推掉么?这种得罪人的事儿肯定不能办啊。

  “你直接告诉我什么工作吧”,田馨心如死灰的说道。

  张纯尴尬的笑一声,回道:“就现在最火的那档综艺,你去做一期飞行嘉宾就行...”

  田馨:...

  如果她没记错,现在最火的那档综艺之所以火,是因为节目策划有问题,硬生生被观众骂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