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狂妃今天飒爆了 > 第2章 祖母养狼为患

第2章 祖母养狼为患

  乔晚凝拿起铁棍,将滚在地上的谭琳推入火鼎后的花草丛,眼疾手快的寻好角度去撬动火鼎。

  咚!

  火鼎被撬翻,里面燃烧的柴火倒落一地,有的火苗扑在备用的柴火堆上,呼啦啦的燃得更旺。

  “乔晚凝!你做什么?”谭蓉急得大叫。

  “你们不是想玩火么?陪你们一起玩!”

  乔晚凝手不停歇,挥舞铁棍,将那些燃烧的柴火打的满天飞,登时火苗乱散一片。

  眼看谭琳滚在花草丛中,众人一边防着身边的火苗,一边急着冲入被引燃的花草丛中救人。

  趁这混乱,乔晚凝手持铁棍做支撑,一个撑杆跳跨步越过墙头,凭记忆奔回原主平日住的房中,发动意念。

  她的随身医学室随她一起穿来了!

  神识进入医学室,从药房取出止痛药与烧伤药快速地内服外涂,又从手术室取了把锋利的手术刀。

  刚从原主的衣箱里找了件素净的衣衫套上遮住浑身污血,就听得有人从后花园追来。

  “乔晚凝,你躲在屋中没用,速速出来服罪!”

  乔晚凝提力,破窗冲出屋子,抢先一步奔向前院灵堂。

  她记得,原主的外祖母,也就是镇安侯府谭老夫人刚刚过世,原主夜里本在为外祖母守灵,却不觉昏迷,醒来之后已天亮,人躺在侯府后花园,身前便是看似受伤的谭琳,一口咬定是被她所害,致使腹中胎儿流失。

  后花园已经闹成一片,前院的人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惊动。她倒要看看,这风平浪静到几时!

  “乔晚凝?你做什么!”

  正跪在棺椁前烧纸的众人没防备灵堂突然冲进一个人,待谭老夫人的长子谭如海认出斥喝时,乔晚凝已经翻身跃至棺椁后。

  在场的还有不少来到侯府吊唁的客人,盯着乔晚凝那半张被烧毁的脸,“这……这是侯府表小姐?”

  “乔晚凝!”谭如海的夫人马青荷霍然起身,隔着棺椁怒指乔晚凝,“你伤了晟王世子妃及其腹中之子,还胆敢跑到灵堂来兴风作浪,是怕疼爱你的外祖母能合上眼吗?”

  什么?乔晚凝伤了世子妃与世子的孩子?

  众人当中这才炸开锅。

  “原来你们知道后花园中发生的事。”乔晚凝冷笑,“不顾你们的女儿,照常为外祖母守灵,你们一个个还真是孝顺。”

  “母亲过世,我们做儿女的只想让她老人家走的安心!”谭如海怒气腾腾地道,“亏你外祖母平日那般疼爱你,你却在她还未入土为安时便阴险歹毒的谋害你的表姐。我强忍悲痛,本想待送你外祖母之后再拿你是问,你却不知好歹跑到灵堂来惊扰你的外祖母!”

  “呵,等送走外祖母,我也早就被你那世子妃女儿活活烧死,赶去为外祖母殉葬了!就算我说自己没有行凶,谁又听得到?”乔晚凝的手抚在棺椁上,“究竟是谁日夜盼着外祖母离开,令她老人家走的也不安心,不妨请外祖母来问问!”

  音落,乔晚凝目光一寒,双手撑力,竟一把将还未上封的棺盖推开了一大半。

  众人哗然。

  “孽女!”谭如海上前就要打人。

  “快,把她拿下!”

  马青荷催促追来的王府护卫。

  “等不及的话,就让孝顺的大舅先下去给外祖母陪葬!”

  乔晚凝就势一把抓住上前来打人的谭如海,手术刀直抵他的喉前。

  这来自二十二世纪的精良手术刀远非古时工艺可比,虽看起来小巧,锋利的刀口却闪着烁烁寒光。

  “乔晚凝,你这是大逆不道!”

  谭如海的弟弟谭如山也沉默不住了。

  这个丫头不仅面目似鬼,行迹气色也疯癫如鬼,咄咄逼人,突然陌生的很。

  “让外祖母死的不明不白才是大逆不道。”

  乔晚凝一手持刀抵着谭如海,一手伸进棺椁,拉起谭老夫人冰冷的手。

  一股热泪差点涌出。

  这是属于原主的情感。

  原主无父无母,谭老夫人对她这个寄养在镇安侯府的外孙女非常好,甚至许下丰厚的嫁妆,送她风风光光出嫁。

  可是,不等看到原主出嫁,谭老夫人病逝,确切的说是暴毙身亡。

  大夫说,老夫人体内早已虚空,看似偶有小疾,可随时会腐气攻心,无从招架。

  原主虽有疑,可抵不住侯府上下,不仅没有弄清楚外祖母的死因,自己也身遭陷害而枉死。

  乔晚凝想,既然自己顶了原主这具身体重活一回,那么就帮原主为她的外祖母讨个公道!

  与随身医学室一样,乔晚凝在二十二世纪经高科技改造的能够感应死者余留脑电波的特异大脑也随她一起穿来了。

  当她拉起谭老夫人手的那一刻,便感应到老夫人死前那一刻亲眼见过的情形。

  老夫人刚过世一日,脑电波还存留不少,呈现出的画面也很清晰。

  “外祖母告诉我了。”乔晚凝紧握老夫人的手,“她是被人毒杀!”

  “乔晚凝,你胡说八道什么!”

  谭蓉搀扶着谭琳也来到灵堂。

  被丢入草丛的谭琳身上碰了火,衣衫被烧烂好几个洞,头发也被烧焦卷曲,脖子上还落下一片被火灼伤的燎泡。

  堂堂晟王世子妃此时看起来反倒比另外套了件衣衫的乔晚凝还要狼狈。

  “琳儿,你怎么给弄成这个样子?”马青荷一头扑到女儿面前。

  谭蓉告状,“伯母,都是乔晚凝害的。”

  “我的孩儿啊,”马青荷抱住谭琳痛哭,“你祖母真是养狼为患!”

  谭琳推开马青荷,狠狠地怒视正持刀挟持着她父亲的乔晚凝,“若祖母有灵,最先要取的性命就是你!你与你那短命的娘一样,下贱而可耻!”

  乔晚凝将老夫人的手缓缓放好,“若外祖母恼我,又怎会亲口告诉我说她被人毒杀的事实?”

  “不可能!”一个老者从旁走出。

  乔晚凝认得他是曾给外祖母看病的杜太医。

  “我给老夫人仔细检查过,身上毫无中毒迹象,不信可请其他大夫或仵作查验!”杜太医昂首板脸,十分不服。